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三愛”高於信仰?宗教生存空間進一步縮緊


資料照:中國浙江省平陽縣一所基督教教堂建築的十字架被政府拆除。 (2015年7月29日)
“三愛”高於信仰?宗教生存空間進一步縮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34 0:00


中國即將施行的一項管理辦法,要求宗教教職人員必須“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觀察人士稱,中國民眾不僅被剝奪了依照憲法應享有的宗教信仰自由,還必須要效忠與宗教教義相悖的中共“教義”,此舉預示著宗教自由將面臨著中國當局的進一步打壓。

新規定違背基督教教義

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今年初制定並公佈的《宗教教職人員管理辦法》(簡稱“管理辦法”)將於5月1日起施行。這個主要針對宗教教職人員的管理辦法第三條規定,宗教教職人員應“熱愛祖國,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擁護社會主義制度”。

“管理辦法”還要求宗教教職人員抵制非法宗教活動和宗教極端思想,“抵禦境外勢力利用宗教進行的滲透”等,並言明對違反該管理辦法的宗教教職人員,將按照《宗教事務條例》第七十三條等規定予以治安管理處罰,或追究刑事責任。

在很多西方民主國家,政教是分離的,宗教信仰與政黨理念涇渭分明。以基督教為例,基督徒信奉“聖父、聖子、聖神”三位一體的耶穌基督。因此,中共要求教徒必須擁護共產黨的做法,對基督徒來說違背了基督教的基本教義,因為基督教反對任何凌駕於神之上的偶像崇拜。

資料照:中國河南省南陽市當局關閉了一個家庭教會。 (2018年6月4日)
資料照:中國河南省南陽市當局關閉了一個家庭教會。 (2018年6月4日)

與此同時,為配合今年中共建黨100週年,中國佛教協會、中國道教協會、中國伊斯蘭教協會、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中國天主教主教團、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以及中國基督教協會日前發出開展“愛黨愛國愛社會主義”(三愛)主題教育的共同倡議,要求宗教信徒系統開展以黨史為主的“四史”學習活動,重點學習中共黨史,同時學習新中國史、改革開放史、社會主義發展史。

分析人士指出,中共通過意識形態和思想教育控制人民思想的做法由來已久,在10年內亂的“文革”期間,更是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在中國逐漸完善所謂“法治”的今天,這種意識形態控制更是深入到本應獨立於政黨、政體之外的宗教領域。分析人士認為,把中共黨史作為唯一歷史版本,強制宗教人士接受的做法,本身就不尊重歷史事實,無法為廣大信徒所接受。

傳道人:你規定你的 我傳講我的

美國普渡大學“普世東亞研究中心”主任、社會學教授楊鳳崗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國施行宗教教職人員管理辦法,與過去幾十年來的政策一脈相承,中國提出的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之一就是“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因此現在中國推出這個管理辦法並不足為奇。

他說:“中國的宗教政策最近兩三年有了重大的調整,以前雖然是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但宗教教職人員有很大的自由空間,但現在這個自由空間被壓縮了。因為從原則上講,中國共產黨堅持馬列主義,其中就包括無神論。中國當局要求有神論的宗教教職人員要擁護共產黨,擁護無神論對他們的領導或者統治,這裡邊確實有邏輯上的問題。”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會聖愛團契長老徐永海對美國之音說,中國要求宗教教職人員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這與“政教分離”的基督教教義背道而馳。他說:“堅持家庭教會,堅持政教分離,堅持教會是屬靈的,是屬天的,堅持教會就是改變心靈的,把我們耶穌的心放在自己的心裡,讓耶穌進入我們自己的心裡,讓我們具有耶穌那顆愛人的心。教會就起這個作用,教會不應該成為社會團體,更不應該成為政治團體。”

深圳基督徒傳道人郭永豐對美國之音說,基督徒的使命是信上帝、信耶穌,傳福音。對於當局要求宗教教職人員要“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他表示,作為基督徒,他不反對,也不支持。

他說:“因為支持也好,反對也好,都無關緊要。我們就是傳福音。作為當官的,你信主,我們就高興,你不信主,我們就對你很憐憫,很同情。不存在擁護不擁護的問題。共產黨要求你口頭上要擁護,我們不反對,也不支持,你願意怎麼搞,那是你的事情。”

北京附近一個村莊的天主教徒在復活節早上參加彌撒。 (2021年4月4日)
北京附近一個村莊的天主教徒在復活節早上參加彌撒。 (2021年4月4日)

專家:提防宗教淪為中共操縱的工具

《宗教教職人員管理辦法》還規定,宗教教職人員不僅要遵守憲法、法律、法規和規章,還要“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堅持“宗教獨立自主自辦原則”,堅持“宗教中國化方向”。

普渡大學教授楊鳳崗認為,任何一種宗教傳入都要適應本地的社會政治制度和文化,因此堅持“宗教中國化方向”字面本身沒有什麼問題,但必須要提防宗教被淪為中共操縱的一個工具。他說:“當提中國化,連道教也需要中國化的,那顯然現在所說的中國化,並不僅僅是中國化,而實際上是黨國化。有很多宗教人士對此難以接受。”

徐永海長老表示,與外國的教堂和十字架等教會場所相比,中國的家庭教會最“中國化”。他說:“中國的家庭教會什麼都沒有,就是一些弟兄姊妹,在自己的家裡,大家聚在一些學聖經。如果說中國化,我們最中國化。我們只在精神上強調是耶穌的聖徒,其他方面我們都不強調,都可以改變。因為耶穌不變,其他的變不變都不重要了。”

傳道人郭永豐強調,耶穌基督的真理是絕對的、永遠的,不可能中國化。他說:“如果每個人都要把信耶穌個人化,我要把基督教轉化為適合我的宗教,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我們每一個人都這樣的話,那就是異端邪說。”

中國浙江省十字架被拆的教堂上改插五星紅旗。
中國浙江省十字架被拆的教堂上改插五星紅旗。

根據2018年中國發布的第二部宗教白皮書“中國保障宗教信仰 自由的政策和實踐” ,中國擁有3800 多萬名基督徒。但據非官方統計,實際人數可能高達9千多萬,甚至超過中共黨員的人數。其中一部分基督徒歸順於官方的三自教會,大多數屬於被官方禁止的“地下教會”(又稱“家庭教會”)。

基督教越打壓發展越快

徐永海長老說,“管理辦法”施行後,宗教自由空間會受到進一步的擠壓,家庭教會的教職人員和信徒也肯定會受到進一步的打壓。但是他說,當局越是打壓,中國的家庭教會發展就會越快,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中國的基督徒人數就從幾百萬發展到幾千萬。

他說:“所以我們也不怕打壓,即使我們被迫要回到家庭聚會的形式,回到地下聚會的形式,我們仍然能夠'為主作工',對於這一點我們非常有信心。我們不怕打壓,不怕空間縮小。”

徐永海說,現在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二十年代,即使當局進一步收緊對家庭教會的控制,乃至打壓,也很難回到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八十年代非官方的基督教會教職人員和教徒遭受的境遇。

1950年代,主張無神論的中共建政後對基督教開展了“三自愛國運動”(自治、自養、自傳),要求民間的教會加入官方的“三自教會”。但是北京地區11個獨立教區負責人拒絕參加官方的三自教會。其中包括中國基督教家庭教會領袖之一袁相忱,以及自立教會的代表人物王明道,他們都被以“反革命罪”判處無期徒刑。

徐永海說,中國的獨立教會並沒有因此而消亡,反而從50年代所謂的“非法”,逐漸發展到80年代的“地下”,進而在90年代“走到地上”,現在的家庭教會雖不隸屬於官方,但已從過去的“偷偷摸摸”,完全公開化。

郭永豐說,當局打壓基督教徒,在中共主宰的中國是很正常的。但是他說,當局迫害基督教,未必能戰勝基督教。他提到,古羅馬時代,很多基督徒慘遭迫害,但是基督教反而越來越發展和壯大。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