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專家:重啟TPP談判?拜登缺乏足夠政治支持


原TPP成員國2017年11月11日達成新CPTPP協定
專家:重啟TPP談判?拜登缺乏足夠政治支持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40 0:00

中國和亞太地區的其它十幾個國家星期日(11月15日)簽署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 協議,組成了目前全球最大規模的區域貿易聯盟。美國輿論呼籲,華盛頓應該重啟“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的談判。

不過,專家表示,美國目前缺乏足夠的政治支持來重啟TPP談判,只有推動更深層的雙邊貿易關係才能更好地保護美國的經濟利益。

儘管特朗普總統競選團隊仍然對2020年大選結果提出訴訟,當選總統拜登上任後將如何應對亞太地區經貿和安全新局面,如何處理美中貿易戰和美中雙邊關係已經成為廣泛關注的問題。

美國是否應重啟TPP談判?

星期天簽署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協議囊括了東南亞國家聯盟的10個經濟體,以及中國、日本、韓國、新西蘭和澳大利亞;其成員的經濟規模大約佔全球經濟總量的30 %,覆蓋全球22億人口。

美國金融服務公司“標準普爾”首席經濟師肖恩·羅奇(Shaun Roache)日前接受CNBC採訪時談到,在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議之後,美國應該推動重啟“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的談判。

儘管拜登早先曾經表示,一旦當選將會重新推動TPP談判。但是貿易和安全專家認為,拜登重啟TPP談判將遇到來自國會和共和黨方面的壓力。

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政治與軍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魏茨博士(Richard Weitz)對美國之音表示,即使拜登明年1月份入主白宮,恐怕也很難推動重啟TPP談判,因為拜登目前在美國得不到足夠的政治支持來重新談判TPP協議。

“因此,拜登政府可能應該尋求新的機制,如擬議中的D-10(G-7加澳大利亞、日本和韓國),以及印度等其它國家的合作,” 魏茨博士說。

資深經貿分析師、公共政策博客RealityChek的創辦人艾倫·托納爾森(Alan Tonelson)的觀點,呼應了魏茨的看法。托納爾森對美國之音表示,即使拜登贏得白宮,美國可能只會加入、或至少與一些區域機構進行密切合作,去拼命'追趕'和推動'重新接觸亞洲'的政策,而無法很快重啟TPP。

“即便遭遇他的許多民主黨同僚的反對,他(拜登)也無法很快推動美國重返TPP的行動,”托納爾森說。

美國肯尼索州立大學(Kennesaw State University)經濟與金融學教授劉學鵬對美國之音表示,美國貿易的當務之急不是重啟TPP談判,而是“應該尋求與貿易夥伴更深層次的一體化,以更好地保護美國的利益”。

特朗普總統在貿易方面的主要擔憂是,在目前的國際貿易體系下,美國的利益沒有得到適當的保護。劉學鵬認為,目前特朗普所採取的貿易政策強調雙邊,分別與每個合作夥伴談判、簽署雙邊協議;因為這樣做的確“有利於增強美國在貿易談判中討價還價的能力”。

此外,最初的TPP是一個雄心勃勃的計劃,涵蓋了許多與貿易有關的問題。劉學鵬說:“鑑於其複雜性,即使美國決定回到談判桌前,也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達到這個目標。因此,這不是美國與其貿易夥伴進行進一步貿易談判的捷徑。”

劉學鵬預期,由於面臨新冠疫情和其它緊迫的問題,拜登政府即使上任也不會帶來美中關係和區域關係的突然變化;更何況目前的拜登團隊可能根本沒有任何具體的計劃。

“不過,我相信拜登可能會對中國採取不同的做法。特別是在貿易問題上,拜登可能會在特朗普主義和奧巴馬政府之間採取一種中間態度,”他說。

RCEP是否對美國經濟構成威脅?

有分析稱,RCEP的簽署使得北京已經僭越了華盛頓的地位,成為區域經濟體的主持人。而美國目前正處於政府過渡期的尷尬局面,沒有華盛頓參與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議是否給美國的經濟和地緣政治安全帶來隱患。

美國肯尼索州立大學(Kennesaw State University)經濟與金融學教授劉學鵬對美國之音表示,儘管RCEP是全球數百個貿易集團中規模最大的一個;但是“除非RCEP協議中有特別條款不公平地損害美國利益,否則美國應該不用擔心”。

劉學鵬分析,RCEP將有助於中國鞏固與近鄰國家的經濟關係,緩解美中貿易戰和不斷惡化的美中關係的負面影響。 “由於世貿組織框架下多邊貿易自由化的進展緩慢,各國與近鄰國家建立自由貿易集團成為大勢所趨,”他說。

資深經貿分析師托納爾森(Alan Tonelson)也認為,RCEP的簽署不會對美國經濟利益帶來太多損害。這是因為,“特朗普總統已經認識到,美國與東亞地區更成功經濟接觸的關鍵,是利用美國的經濟槓桿;而不是創造新的、基本上無法執行的'道路規則',” 托納爾森對美國之音說。

托納爾森認為,只要美國仍然是依賴出口的亞洲經濟體的重要市場,任何一個理解經濟實力平衡的美國政府,是會遵循這條常識性的道路的。

不過,肯尼索州立大學教授劉學鵬指出,“由於這個貿易集團涵蓋了許多發展中國家,它不會是一個很深度的交易集團;這意味著一些有爭議的問題:如知識產權保護、環境和勞工標準等,可能會部分或全部被拋在一邊。”

劉學鵬預期,包括日本和韓國等美國親密盟友在內的其它國家,將會在RCEP的框架下陸續簽署貿易協議。拜登政府上台後可能會與其它國家,特別是親密盟友合作,重新進行貿易協議的談判。

RCEP是否對美國構成地緣政治威脅?

哈德遜研究所政治與軍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魏茨博士認為,RCEP的啟動對美國在亞洲的安全聯盟並不構成直接的安全威脅。

“過去,這些東亞國家的主要經濟和安全夥伴往往是同一個國家:英國或美國。但在過去的十年裡,儘管它們與中國的經濟聯繫已經超過了美國,但這些國家仍然是美國穩固的盟友,” 魏茨說。

不過,魏茨同時指出,中國現政府與過去相比,似乎更願意利用這些經濟關係來發揮槓桿作用。幾年前,北京因為韓國部署“薩德”(末段高空區域防禦THAAD)系統,而對韓國實施過經濟制裁。

最近,因澳大利亞反對中國所推行的政策,中國也以削減經濟聯繫的方式懲罰過澳大利亞。因此,RCEP的創建未來將會給中國提供更多的影響力機會。

魏茨說,如果拜登上任,建議拜登政府通過推行多邊關稅削減(無論是通過修訂過的TPP或其它機制),努力減少日本和韓國之間的摩擦,以及加強美國經濟的國際競爭力,來幫助應對這些不利的經濟趨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