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民主派47人被控顛覆罪一年未定審期 政黨批未審先囚剝奪探視


社民連主席陳寶瑩及成員余煒彬2月28日到西九龍裁判法院外抗議,批評民主派初選47人案33名被告不獲保釋,未審先囚一年,違反程序公義及無罪假定原則 (美國之音湯惠芸)

47名香港民主派人士因參與2020年立法會35+初選,去年2月28日被警方正式控告”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件至今在法院提訊一年,仍未定正式審訊日期。其中9名被告星期一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再次提訊,以交付高等法院審理。案中被告之一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的妻子、社民連主席陳寶瑩與另一名成員到法院外抗議,批評案件至今只有14人獲准保釋,其餘33人未審先囚一年,違反程序公義及無罪假定原則。陳寶瑩表示,懲教署以防疫為由封鎖監倉檢測,暫停在囚人士親友探訪安排,她批評措施剝奪在囚人士及親友的基本人權。

香港民主派47人被控顛覆罪一年未定審期 政黨批未審先囚剝奪探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4 0:00

香港警方國安處去年1月6日動員超過1千名警力進行大搜捕,拘捕53名民主派人士,指控他們策劃及參與2020年”立法會35+初選”,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其中47人去年2月28日被警方正式控告”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 是《港區國安法》實施超過一年半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檢控,被稱為香港”2-28事件”。

民主派初選47人案被檢控一周年再提堂

47名被捕時年齡介乎23至64歲的被告,包括首被告香港大學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前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以及多名年輕的抗爭派社運人士黃之鋒、岑敖暉以及袁嘉蔚等,各被告從事的職業包括學者、立法會議員、區議員、醫護人員以及大律師等,涵蓋民主派最激進及最溫和的政治光譜。

案件去年3月1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首次提堂,至今在法院提訊一年,仍然未定正式審訊日期。

其中9名被告包括戴耀廷、區諾軒、趙家賢、鍾錦麟、譚文豪、胡志偉、尹兆堅、郭家麒、楊岳橋,星期一(2月28日)即是被捕一周年,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再次提訊,以交付高等法院審理。其中鍾錦麟、林卓廷等多名被告的囚倉有確診個案,沒有被帶上法庭。

押後3月4日再提訊

另有至少17名被告列席,包括前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前立法會議員范國威、梁國雄、黃碧雲等。多名被還柙一年的被告步入犯人欄時,向到庭旁聽的親友揮手致意,有被告表示還未”中招”(受感染),可能差不多”中了”,也有被告表示要用”鬚刨”剪頭髮,估計監獄內可能也受疫情影響,關閉理髮服務。

處理案件的國安法指定法官、署理總裁判官羅德泉表示,部分被告需要進行病毒檢測,因此缺席聆訊,案件押後至星期五(3月4日)再作提訊日,進行交付高等法院審理的程序。

防疫二人限聚令下,社民連主席陳寶瑩與成員余煒彬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外結束請願行動後,數名警員隨即上前將他們包圍,要求搜查隨身物品。(美國之音 湯惠芸)
防疫二人限聚令下,社民連主席陳寶瑩與成員余煒彬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外結束請願行動後,數名警員隨即上前將他們包圍,要求搜查隨身物品。(美國之音 湯惠芸)

社民連批未審先囚一年剝奪探視人道災難

案中被告之一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的妻子、社民連主席陳寶瑩與另一名成員余煒彬,星期一早上開庭前,到西九龍裁判法院外抗議,批評民主派初選47人案,至今只有14人獲准保釋,其餘33人未審先囚一年,違反香港人熟悉的程序公義,以及無罪假定原則,社民連成員在法院外高呼口號"初選無罪、未審先囚一周年、濫捕濫囚、剝奪探視人道災難;思想無罪、言論無罪,釋放所有政治犯"等 抗議口號。

陳寶瑩發言表示,今日是2月28日,她清楚記得去年今日與丈夫,外號“長毛”的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到警署報到,他當晚被警方正式起訴,至今一年未知幾時可以與梁國雄重聚。

陳寶瑩說:今日是2月28日,在去年的2月28日我記得很清楚,我就是送 “長毛”(梁國雄)去牛頭角警署,跟他分開Say Goodbye(說再見),之後就沒有機會可以一齊,可以不用隔著玻璃、隔著監獄去見面,那日是最後的一日,我不知道幾時我跟他才可以重聚。

估計交付程序可能再拖一年半載

陳寶瑩表示,案中33名被告未審先囚已經失去一年的自由,而由區域法院交付高等法院審訊的程序,至今一年都還未完成,她估計這個交付程序可能再拖”一年半載”。

陳寶瑩批評,當局近兩年的濫捕濫控導致”監獄迫爆”,最近第5波新冠疫情失控,監獄亦爆發疫情,懲教署以防疫為由封鎖監倉檢測,延長暫停在囚人士親友探訪安排,但無視懲教署職員在社區感染,再傳入監獄的風險,她認為是剝奪在囚人士與親友的基本人權。

社民連主席陳寶瑩估計,民主派初選47人案的交付程序,可再拖一年半載,加上法庭程序內容禁止新聞報道,擔心47人案會被公眾淡忘。(美國之音 湯惠芸)
社民連主席陳寶瑩估計,民主派初選47人案的交付程序,可再拖一年半載,加上法庭程序內容禁止新聞報道,擔心47人案會被公眾淡忘。(美國之音 湯惠芸)

擔心47人案會被公眾淡忘

陳寶瑩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作為被告家屬,她認為控方一直拖延交付程序,可能是想令到更多被告認罪,對各被告是一種心理的折磨,再加上現階段的法庭程序內容禁止新聞報道,她擔心47人案會被公眾淡忘。

陳寶瑩說:即是用一個心理的磨折那樣,以及另一方面就是因為那個新聞報道是不准報道(法庭程序內容),這樣的話這件事(47人案)是會淡出在這個主流社會的眼中,這樣的話是會令到無論家屬,或者是被捕的人,其實那個心情各方面,即是會是一個低潮,感覺上是沒有一個支援,我覺得這兩件事情是對於被捕的人,是一個很大的打擊,一方面沒得報道、社會也不能夠跟著去發聲或者去關注,而另一方面就好像漫漫無期,這個時候、這種心靈的折磨是很難以承擔的。

對於懲教署實施”鎖倉”管理,延長禁止在囚人士親友探視安排,陳寶瑩批評是不人道,加上Omicron變種病毒的傳播力超強,她認為要做到監獄”病毒清零”,可能要全面禁止懲教署職員下班回家。

陳寶瑩說:那個Omicron的傳染力很強,除非它(懲教署)是完全密封式管制,即是說連(監獄)職員也不准回家,也沒有人來探(在囚人士),要不然就很難是不會有人不確診,因為你一跟外界接觸,就自然會可能有這個危險,而它每一次就要封閉(監獄)的時候,我們家屬以及囚友見面的機會是不知幾時啊﹗因為我聽到他們懲教有些人講,就要等他們(在囚人士)做完(病毒)檢測之後,那個報告出了,才會考慮恢復(親友探視),那你想想現在政府都已經說,那個檢測的能力是不夠,它一定是做一些最要緊的,即是譬如那些比較生命危險那些,這個時候我們(探視囚友)就更加遙遙無期。

在囚人士與親友見面可能遙遙無期

陳寶瑩表示,她擔心特首林鄭月娥一直堅持”動態清零”的防疫政策,在囚人士與親友見面可能遙遙無期,甚至部份在囚人士出庭的權利都受影響。

陳寶瑩說:如果林鄭月娥這個防疫政策繼續是這樣的,即是很重視這個確診率,而不是重視那個重症、死亡,或者其他的話,我想我們囚友以及家屬,基本上這個見面的基本人權都沒有了,以及現在就好像在荔枝角(收柙所)那些,就簡直是沒得上庭,你就連一個司法、法律的權利都沒有了,我覺得這樣拖(延)真的不知道幾時,無論是探監以及上庭那個時間,都不知(道)是會拖到幾時,這個是對於他們(在囚人士)的權利,一個很大的打擊來的。

旁聽人士冀為公義發聲

到法院旁聽的香港市民徐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覺得法治與以往的香港有很大分別,47人案的被告都未定罪,30多名被告已經還柙一年,他又認為國安法實施後,香港的言論及表達自由被大幅收窄,他進入法庭的時候連佩帶寫上有關公義的聖經金句口罩都不容許。

徐先生說:我們對於一些不公義的事情,我們都是作出一個表態,好像我們有時一個口罩、它(當局)認為是觸犯到它的痛處,就算不是政治的口號,好像我以前戴的一個聖經的金句的口罩,都遭到法庭的那些保安一次又一次地驅逐,即是不准我進去旁聽。

學者指長期還柙讓公眾質疑證據不足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民主派初選47人案經過一年的提訊,仍然未完成交付高等法院審理的程序,他認為讓公眾有一個很壞的感覺,控方可能未有足夠證據就作出拘捕以及檢控的行動。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 (美國之音 湯惠芸)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 (美國之音 湯惠芸)

陳家洛說:任何長期的拘禁以及拘留,對於被指控的任何一個市民來講,都是極之不公道的,好像未審已經要服刑那樣,你一直這樣拖下法的時候,只會給公眾一個很壞、很壞的感覺,是說其實你們根本就沒有足夠的證據,只不過 “抓了再算”,然後在過程裡面好像 “翻箱倒篋”,或者是就著那些被拘留的人士當中,去找一些理由出來去指控其他人,或者是去令到這一班被拘留的人,曠日持久地在這些司法程序當中,是遭受到愈來愈不公道的待遇,這樣(民主派初選47人案)已經一年了,即是眨眼之間,現在再加上疫情又多一個理由,連出庭的機會都沒有,這樣一直再拖下去。

陳家洛表示,案件令人憂慮香港司法制度對未定罪的被告的基本人權,未有足夠保障,他又認為懲教署的”鎖倉”防疫,對在囚人士及家屬不公平。

陳家洛說:在過往幾次的出庭應訊當中,連法官都好像站在政府那方面,去為政府說話,這個只是會令到更加多人看在眼裡,對於香港的司法制度的信心是愈來愈低的,懲教署它的 “鎖倉”其實為甚麼不能用其他方法去處理呢﹖它就用一種 “斬腳趾避沙蟲”(因噎廢食)的方法,亦都是一個疫情出現就好像要去懲罰家屬、懲罰被指控的人、被拘留的人,亦都要懲罰公眾的知情權,我覺得是 “全輸”的狀態,又是回去那個司法的制度,都是造成一個很負面的影響。

社民連指猶如秘密審訊引起寒蟬效應

社民連星期一發聲明表示,因為初選案至今尚未進入正式審訊階段,法庭亦多次拒絕豁免傳媒報道限制,公眾人士除非親身來到法庭旁聽,否則無法得知具體指控,案件細節及拒絕保釋原因。國安法之下的多宗案件情況相近,猶如秘密審訊,無疑引起民間寒蟬效應。法庭就像神秘的旋轉門一樣,一個又一個香港人未知道指控自己的證據,就需要經歷以年計的還押日子。

社民連表示,《港區國安法》未經香港立法會審議,未有任何本地公開諮詢,至今卻有超過160人被捕,包括政治團體、地區組織、學生組織、學者、傳媒、工會、藝人,以及一些爭取民主的香港人,社民連批評當局利用嚴刑峻法瓦解公民社會,窒礙民間正常交流,必定影響其管治效能。

要求加強監獄視像探訪設施

社民連表示,2020年3月25日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辦事處促請所有國家釋放 “所有在未有足夠法理基礎下被囚禁的人士,包括政治犯,以及那些因批評政府及持異見而遭監禁的人”,以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減低監獄的擠迫情況。但港府反其道而行,濫捕濫囚,未審先囚、輕罪重判,監獄怎不會迫爆﹖

社民連表示,家屬探訪乃基本人權,但懲教署以防疫為名,由2月5日開始暫停所有在囚人士的親友探訪,不論定罪或還押,一同被剝奪探視權利。本來被還押人士的親友探訪時間只有15分鐘,雙方全程隔著密封玻璃,感染風險甚微,暫停探訪並無實際作用,卻造成囚友和家屬的龐大心理壓力。

社民連要求儘快恢復在囚人士探訪權利,加強視像探訪設施,方便長者及兒童等高危人士探望囚友。

相關內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