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俄印等國圍繞阿富汗有分歧 塔吉克斯坦或成角力場


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在塔吉克斯坦杜尚別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峰會上通過視頻發表講話。 (2021年9月17日)
中俄印等國圍繞阿富汗有分歧 塔吉克斯坦或成角力場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21 0:00

中國繼續在臨近阿富汗的中亞國家擴充軟力量。塔吉克斯坦因為對阿富汗局勢的影響正越來越受到各方重視。在杜尚別剛剛閉幕的上合組織峰會顯示了中俄印等國在阿富汗問題上的分歧矛盾。

中國繼續經營塔吉克 建培訓中心擴大影響

上海合作組織峰會9月17日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別閉幕。中國與塔吉克斯坦當天簽署協議,中國將為塔吉克培訓各種技術人才,這一舉動顯示了中國繼續擴大它在阿富汗鄰國塔吉克斯坦的影響。

根據這項協議,中國將幫助塔吉克斯坦建立技術人才培訓中心,為塔吉克訓練礦產開發,寶石加工,金屬製造,電器,食品生產等眾多領域的技術工程師,計劃每年將訓練300人。來自中國蘭州的大學和在塔吉克斯坦的中國礦業開採資本將負責這一項目的實施。

在塔吉克活動的中國礦業資本不久前還特別向塔吉克官方捐贈了一批汽車,用來幫塔吉克在這次峰會上接送嘉賓。

在中亞國家中,塔吉克不但與中國關係十分密切,所欠中國債務也最多,對中國的依賴非常深。中國長期在塔吉克經營,推動許多援助和各種投資等項目。除了築路,鋪設高壓輸電線等項目外,中國更控制著當地的許多礦產開發領域。

塔吉克不但是與阿富汗擁有最長邊界的中亞國家,阿富汗塔吉克人數量更要遠遠超過塔吉克斯坦。塔吉克與阿富汗的這種特殊關係,以及塔吉克對阿富汗的影響導致這個中亞國家越來越被各方關注。

俄不想落後中國 沿阿富汗邊境多次演習

中國並不是唯一一個在塔吉克尋求擴大影響的國家。俄羅斯目前正在當地大量興辦俄語學校,同時加強有官方背景的“俄羅斯之家”的活動。這家機構正在克里姆林宮所推動的民間和公共外交中扮演日益重要角色。俄羅斯總統辦公廳副主任科扎卡在出席杜尚別的兩個峰會期間,特別訪問了當地的兩處“俄羅斯之家”。

中國外長王毅這次代表習近平訪問了杜尚別。但出席峰會的俄羅斯代表團的級別和規模都要超過中國。普京這次派出了總統辦公廳副主任科扎卡,外長拉夫羅夫和國防部長紹伊古共同率團抵達杜尚別會晤塔吉克領導人拉赫蒙。

科扎卡長期代表普京負責協調處理烏克蘭等地事務和烏克蘭東部衝突。卡扎卡這次訪問杜尚別可看出克里姆林宮對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的重視。

與上合組織峰會同時舉行的獨聯體集體安全防務條約組織峰會所傳出的消息說,由俄羅斯主導的這個組織將在10月份沿塔吉克和阿富汗邊境再舉行3場軍事演習,重點是如何應對邊境地區武裝衝突,偵查和情報收集,以及後勤保障和補給。最近兩個月,俄羅斯與集體安全防務條約組織的其他成員在塔吉克和阿富汗邊境已經舉行了多次演習活動。與此同時,俄羅斯繼續加強駐塔吉克的俄軍第201步兵師戰力,一批新式主戰坦克剛剛抵達這支部隊服役。

日本、印度、土耳其跟進

日本多年來一直對塔吉克提供各種援助,包括出資在塔吉克地方上興建小型醫院和學校等等。日本駐塔吉克大使不久前曾參加了日本援助的一家地方醫院的落成典禮。

印度更長期與塔吉克斯坦保持密切關係。早在20多年前塔利班第一次執政時,印度曾與塔吉克和俄羅斯密切合作,向主要由塔吉克人、烏茲別克人和哈扎拉人所組成的反塔利班北方聯盟提供過大量援助。

為了加強在中亞和阿富汗影響,土耳其與塔吉克兩國領導人最近互動頻繁,許多土耳其高官也訪問了塔吉克斯坦。

塔利班與塔吉克人將在杜尚別談判

塔吉克總統拉赫蒙最近兩天分別會晤了到訪的伊朗新任總統萊西和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漢。伊朗和巴基斯坦均對阿富汗局勢擁有重要影響。塔吉克和巴基斯坦領導人會晤後的一個主要結果是,在杜尚別有可能舉行塔利班與阿富汗塔吉克人之間的談判。

潘杰希爾山谷的反塔利班力量主要以塔吉克人為主。拉赫蒙在峰會上呼籲國際社會為目前遭到塔利班封鎖的潘杰希爾山谷居民提供人道援助。他再次強調阿富汗新政府應該包容包括塔吉克人在內的其他阿富汗主要民族。

立場不同背後有俄影子 利用塔吉克制衡塔利班

塔吉克針對塔利班的立場與另外兩個主要中亞國家烏茲別克斯坦和哈薩克斯坦明顯不同。烏茲別克和哈薩克領導人在峰會上都強調應該與塔利班對話合作。塔利班在8月末和9月初甚至特別向烏茲別克示好,祝賀烏茲別克斯坦獨立30週年。烏茲別克高級官員親自率團,幾天前通過鐵路向塔利班運去了麵粉和其他食品等人道援助。

塔吉克的一些政治分析人士說,拉赫蒙原來甚至曾想邀請潘杰希爾山谷反塔利班力量領導人,塔吉克人出身的阿富汗副總統薩利赫訪問杜尚別出席峰會。但在中俄兩國和巴基斯坦的壓力下只好放棄這一打算。

分析人士認為,拉赫蒙針對以普什圖人為主的塔利班表達強硬立場,通過打捍衛塔吉克人利益這一民族主義牌可大大鞏固他在國內的執政地位。但更重要的是,拉赫蒙最近與普京經常通電話,兩人頻繁互動,因此拉赫蒙針對塔利班的立場事先可能與普京協調商量。因為俄羅斯雖然一直對塔利班示好,但仍然不相信和懷疑塔利班,利用塔吉克斯坦,這可成為未來俄羅斯制衡和影響塔利班的重要工具。

分離力量或擴散 圍繞阿富汗各國站隊

塔吉克人是普什圖人之後的阿富汗第二大民族。 90年代阿富汗各派軍閥混戰時期,就曾有一些分析討論過阿富汗有可能分裂瓦解。

俄羅斯中亞問題學者庫爾托夫說,如果阿富汗的分離主義力量抬頭,對周邊國家,尤其對中國都將產生很大影響。

庫爾托夫說:“如果這個國家解體,分裂成為普什圖人,塔吉克人,烏茲別克人,哈扎拉人等部分,這種分離浪潮的迴響也會向外擴散蔓延,中國當然會對此感到不安。”

一些塔吉克當體媒體和政治評論人士並不太相信普京真的因為疫情和自我隔離原因這次無法訪問杜尚別,這可能與俄中印和其他國家在阿富汗問題上的立場分歧有關。這些分析評論認為,在阿富汗議題上,中國與巴基斯坦立場接近,而塔吉克與印度這次幾乎站在一起,伊朗不久前針對塔利班進攻潘杰希爾山谷曾表達不滿,俄羅斯位於中間在旁觀。

但儘管如此,中國、俄羅斯、伊朗和巴基斯坦四國外長9月16日在杜尚別仍然舉行會議,四國外長共同協調了阿富汗立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