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楊中美:中國開始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但道路仍艱難

  • 葉兵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在北京人大會堂舉行國宴招待到訪的美國總統川普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婭。(2017年11月9日)

美國總統川普在他訪華期間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熱絡互動,雙方在會談中就美方高度關切的朝核危機、貿易失衡等議題進行了深入討論,而對於敏感的南中國海島礁和人權問題似乎著墨不多。美國之音對一些研究美中關係和東亞問題的專家進行了電話專訪,分析川普這次北京之行的得失利弊和美中關係今後的走向及其影響。以下是日本美中日比較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楊中美的分析評論,所表達的觀點不代表美國之音。

記者:川普這次來收穫怎麼樣?

楊中美:應該說中國方面給了精心準備,給了他很大一個面子。應該是川普對媒體宣稱有力的成績吧。川普在競選時的承諾,對今後的中期選舉來說,是他的外交成績,實際上是政治成績,推動了經濟的發展,解決了很多僱傭的問題。這當然是他的成功。另外一點,北韓問題上中國施加的壓力雖然沒達到預期的效果,但是實際是中國嚴格、全面的執行聯合國決議。如果真是這麼做的話,實際上北朝鮮是感到很大的危機的。所以我覺得在這兩個方面,川普基本上達到了一定的目的。當然在人權和南中國海問題上,他也放棄了對中國的批評和指責,用一種妥協。我覺得是雙方各取所需的一種方法,也是一種妥協的意思。我覺得川普取得了比較好的對中國訪問的成績。

記者:中方給了他面子,那麼中方達到了想要達到的嗎?

楊中美:那當然太多了。首先習近平的地位空前提高,有平等的資格與美國談判,而且給足了美國的面子。習近平十九大以後新政權的開局開得很好,對習近平的威望、國內政權的控制、老百姓的民心,起到了很大的好處。第二點,通過投資、購買飛機,不是完全為了給美國錢,也是有雙贏的考慮。比如C919的飛行許可證,美國作為一個禮物給了他,這對中國大飛機工業製造也是很有好處的。另外中國天然氣使用量在大幅增長,天然氣的投資對美國是一個利好消息,對中國來說也是不錯的投資。所以從經濟合作上來說,迴避了貿易戰爭,又取得了一定實惠,這是中國式的策略、中國式外交厲害的地方。另外在南中國海問題上、人權問題上,避免了川普的批判。那麼我覺得這是川普對中國的回報,也沒有提供具體印度洋太平洋新的亞太戰略構想在中國。所以習近平能夠提出,太平洋有著巨大的空間可以容納中美兩國的利益。實際上就是提出了中美共治,太平洋地區新的希望和秩序。所以我覺得中國好像看上去付了很多錢,遠遠大過原來付出的東西,還是中國式智慧取得的勝利。

記者:您剛才說,太平洋的共治,中方取得了進展。中方說正在走進世界舞台的中央,您覺得這次訪問是不是標誌著中國已經進入了世界舞台中央,或者是不是這個目標很快就達到了?

楊中美:我覺得道路還是很艱難的,也就是拉開了序幕,走出了第一步、第二步的感覺,已經有了開始的步伐。你看他在河內的演講,他的掌聲明顯比川普多得多。所以我認為中國現在的大國外交開局還是不錯的,向它的戰略確確實實推進了一步。

記者:雙方大範圍會談開場的時候,川普講了一段話,其中他指責了他前任政府沒有把經貿關係處理好,造成了那麼多赤字,他還說要改變美國的貿易政策,您覺得他指的是什麼呢?

楊中美:他是明確的告訴中國,當然這是一個外交的藝術語言,川普外交藝術語言用得很好。他這樣的解決方法實際上是一個大禮,他當然很高興,但是這根本沒有解決中美矛盾,中美貿易之間的赤字問題,對這個問題的解決有他自己的想法和立場,並沒有作為一種接受。所以說新的矛盾、新的鬥爭、新的貿易摩擦還將繼續。我覺得必須走這樣一個趨勢。

記者:之前美國對中國採取的高科技、軍事技術、國防技術的限制,您覺得也沒有希望通過這次訪問,或者在中美經貿關係、友好關係進一步發展之中,能夠解決或者解除呢?

楊中美:這個跡像已經有了。比如中國的大飛機,得到美國的飛行許可證,意味著中國的大飛機高科技項目,得到了美國的承認和協助,那就可以向美國或者美國以外的世界輸出,這對中國是一個禮物。那麼從這點來看,川普政權和奧巴馬等歷屆政權有點不同的地方,他重視實際利益,重視實際的效果。他很可能在某些項目上和某些事情上,給中國開一些綠燈,解決一些問題,吸引中國的投資換取一些互利。所以說大規模取消是不可能的,在個別的高科技項目和個別領域會採取合作和開放的態度,另外可能輸出一些高科技產品。我覺得這種可能性已經出現了。

記者:長遠來看,美中發展這樣的關係,還有習近平和川普很密切的個人關係,對美中也好、對東亞也好、對世界也好,您覺得會意味什麼呢?

楊中美:首先大家都很清楚,美國在逐漸走向衰落,儘管川普強調美國第一,美國利益等等。但是強調的本身,同時說明美國的利益受到了損失,美國第一的地位受到了挑戰,中國還是在上升趨勢。從中國的開局和各種政策來看,和科技發展的趨向來看,它正出於上升階段,它走向超級大國是鐵板釘釘的事實。中美兩國共同協調的時代基本上要進入了。我覺得早也好遲也好,可能美國無論是新的總統上台也好,可能不得不採取現實的政策,就是中美在很多國際問題上需要協調、需要合作,盡量避免對抗。因為這兩個超級大國對抗,實際上都是兩敗俱傷。我覺得中美兩國共建新秩序的時代就逐漸來到了。不管誰上台當美國總統,或者要改變政策也好,這個大的趨向是不可能改變的。

記者:照這個趨勢發展的話,台灣會怎麼樣?台灣的利益會不會受到影響?

楊中美:台灣的利益,我們講老實話,它挑戰中國的本錢和台灣獨立可能性,實際上沒有了。它儘管某些時候可以藉助日本和美國的幫助和支撐,可能這樣會給中國上點眼藥很難受。但是無論日本還是美國,都不可能竭盡全力幫助台灣獨立。實際上台灣獨立之路已經完全死了,它的力量和中國大陸已經不可比較了。你想廣東這樣,中國排在前面幾個省,到河南省為止,GDP都超過了台灣。深圳市一個市的財政預算就超過了台灣的國家預算。在這種情況下,它經濟上叫板的能力和存在的價值已經很少了。

楊中美:那麼在軍事上,這麼一個台灣海峽不是在以前的時代,在軍事上根本不是等量級的較量了。就是拿下台灣,不是很大的問題。美國也不會派三艘航母或者五艘航母來幫助它。我覺得基本上台灣應當重新調整自己的政策,如何用自己的軟實力和理性的政策來挺進大陸,才是幫助它自己的治理之道。像目前的情況下,不戰、不談、不和、不承認,這樣一種四不主義,實際上就是無所作為,等死的一個政策。將來不是安樂死就是暴死。這個可能是實在的。

(根據電話錄音整理)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