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港府公佈高鐵一地兩檢方案 民主派批評如割地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政府召開記者會公佈西九高鐵總站一地兩檢方案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政府星期二召開記者會,公佈連接中國大陸的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方案,將位於九龍市中心的西九高鐵總站,地庫出入境樓層部份地方,以及月台範圍劃為中國口岸區,全面執行中國法律。對於通車後乘客能否在月台自由上網,香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未能回答,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亦沒有正面回應中國執法人員會否配備槍械。民主派形容一地兩檢方案是「割地」,不符合《基本法》。我們通香港的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的電話,連線報道港府公佈的高鐵一地兩檢方案,以及民主派的回應。

持人:湯惠芸,你好﹗香港政府星期二公佈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方案,請你講下方案的主要內容﹖

記者:香港政府星期二召開記者會,公布廣深港高鐵香港段,西九高鐵總站一地兩檢方案細節。高5層的高鐵西九龍總站,地面為大堂,北上乘客在西九總站B1層的售票大堂購票後,將直接前往B3層的「香港口岸區」辦理香港出境程序。在離開「香港口岸區」後,在法律上已經離境,所以由B3層中國人員辦理檢驗的區域開始,至離港乘客候車區,B4層月台及列車車廂,均屬「中國口岸區」的範圍。換言之,乘客辦理中國的入境程序時,已進入中國管轄範圍。

即是港府以租賃的方式,將西九高鐵總站地庫出入境樓層部份地方,以及月台範圍劃為中國口岸區,全面執行中國法律。中國管轄範圍合共10.5萬平方米,佔西九總站面積4分1,營運中的高鐵車廂包括行駛、停留和上落客亦視為「中國口岸區」。

持人:一地兩檢方案的立法程序如何處理﹖

記者:香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表示,香港政府與北京有關部門達成共識,採用「三步走」方式在高鐵西九龍站實施一地兩檢。第一步由中國及香港政府達成落實一地兩檢的合作安排,第二步由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決定批准及確認合作安排,第三步就是兩地各自進行相關程序予以實施,在香港將涉及本地立法工作。

香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袁國強表示,就西九龍高鐵總站擬設的「中國口岸區」,有意見認為只應執行涉及通關的中國法律,但香港政府認為,不能清晰界定那些法律屬通關程序。另一方面,西九龍站是由香港鐵路營運商管理的車站,如果完全排除香港特區的法律與司法管轄權,會造成民事法律爭議及商業運作困難,因此,有數項事項擬由香港特區依據香港法律管轄,包括有關建築物及設施的建設、保險、維修、消防標準與責任的事項;營運商及服務供應商的設立、稅務及香港特區員工僱傭權益和保險等事項;有關規管和監察鐵路系統安全運作的事項等。

袁國強表示,中國與香港特區雙方都沒有計劃尋求中國人大釋法落實一地兩檢。

持人:將來有那些中國執法人員進駐西九高鐵總站中國口岸區﹖他們的權限如何﹖

記者: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表示,西九高鐵站中國口岸區的執法及法律,都會根據中國的法律及司法管轄範圍去處理。除了部份香港指定的民事及商業事項,包括勞工、保險及服務合約等。

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李家超表示,中國口岸區裡面的執法機關,只可以在中國口岸區的範圍內執法,在該範圍以外沒有執法權。而派駐中國口岸區的單位有5個機構,包括第一、負責出入境及邊檢,等如香港的入境處;第二、海關亦等如香港的海關;第三、檢驗檢疫;等如香港對食物檢查以及疾病檢查的單位;第四、口岸辦公室,沒有執法權,主要功能是統籌不同單位的日常工作,例如一個單位的工作時間等;第五、治安管理單位,等如香港的派出所。

李家超表示,這5個機構是中國口岸一般處理日常通關工作所需要設立,當乘客進入中國口岸區的時候,就要遵守中國法律,中國口岸區的執法人員擁有全面的執法權,但不能夠離開中國口岸區範圍,下班要離開香港返回中國,不在香港過夜。

持人:中國口岸區佔西九高鐵總站4分之1面積,而且全面實施中國法律,如果將來有乘客在中國口岸區高呼「平反六四」等示威口號,會如何處理﹖

記者:香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表示,無論實施一地兩檢或者兩地兩檢,當旅客進入其他管轄區的檢疫範圍的時候,都是要守當地的法律。

袁國強說:正如我們現在搭直通車(香港至廣州),若然你是去了內地(中國)的檢疫區,你都是要遵守內地(中國)的法律,而一地兩檢只不過是將兩個口岸拉在一起,所以在法律上的權益是無改變,也是這樣的原因。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補充,如果有乘客在中國口岸區跳入路軌,香港方面會當作非法入境者處理,中港兩地有協調聯絡機制處理。

持人:中國大陸不能夠自由上網,而西九高鐵總站的月台屬於中國口岸區,將來乘客等候高鐵的時候,可不可以自由上網﹖

記者:有記者以英文提問,將來乘客在等候高鐵列車的時候,能否自由上網,例如瀏覽中國禁止的面書、推特等社交網站,袁國強回應表示,他自己都不知道答案是甚麼,他都想知道。

另有記者問及,如孕婦在西九站的中國口岸區或者運行中的高鐵分娩,嬰兒是當中國還是香港出生,保安局長李家超表示,會當「非香港出生」。

持人:有香港傳媒報道中國執法人員會配備槍械,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如何回應﹖

記者: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表示,西九高鐵站的中國口岸區實施中國法律,在運作方面必須尊重自主權由中國相關單位去決定,有關的實際運作模式。李家超表示,中國口岸區的運作與一般廣東省的口岸區無分別,公安人員巡邏的時候,會配備警棍,但是他沒有明確回應是否在執行反恐任務,或者甚麼情況下會配備槍械。

李家超說:在甚麼情況之下他們需要去添加裝備,是那類裝備呢,一定是要按實際情況,由當地的機關去決定。以我們在香港的運作模式,亦是要按實際需要去決定我們用甚麼樣的巡邏模式,或者裝備如何我們都要按實際情況的。

持人:港府以方式劃出中國口岸區,租賃期以及租金是多少﹖會不會成為一個先例,令香港其他地方都有可能全面實施中國法律﹖

記者:對於中國口岸區的租賃期限及租金,出席記者會的三位官員,包括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以及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都沒有正面回應。

至於會否開壞先例,在香港其他地方實施一地兩檢,袁國強表示,高鐵是由香港政府拍板興建,他強調並無任何意圖破壞一國兩制,今次決定實施一地兩檢的唯一原因,是發揮高鐵香港段的最大效益,呼籲各方不要將問題過度政治化。

持人:如果一地兩檢方案受到法律挑戰港府如何因應﹖如果方案未能獲得香港立法會通過,有沒有後備方案﹖

記者:袁國強表示,香港政府不能控制任何人提出法律程序挑戰一地兩檢,應交由法庭決定是否有足夠的理由,他又表示,在推出一地兩檢方案前已深入探討,相信完成「三步走」步驟後,可以處理任何的法律挑戰。

袁國強表示,將中國口岸區視作香港範圍以外,是參照2007年設立深圳灣口岸的做法。對於立法會一旦未能通過相關立法程序,袁國強表示沒有後備方案,希望可以在2018年第3季高鐵通車前,能完成所有「三步走」的步驟。

持人: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對港府公佈的一地兩檢方案有何回應﹖

記者: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星期二召開記者會,表明反對港府公佈的一地兩檢方案,他們認為一地兩檢方案開了極壞先例,將成立關注組跟進,並表明會在立法會審議方案的時候,盡力阻止方案通過。

本身是執業大律師的公民黨立法會陳淑莊表示,一地兩檢方案以《基本法》第20條作切入點,要求中國全國人大做決定,再在香港做本地立法,她認為今次的安排是「割地」,「租賃」只是技巧的說法。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陳淑莊說:我們今次見到的就是,內地(中國)公安零距離、繼續可以有一個移動的邊界進入香港境內,而今次還是我們的特區政府聯同中國政府一齊去「自閹」,然後要求立法會配合。

陳淑莊續說,港府表示一地兩檢與深圳灣口岸模式相同,事實上是並不相同,因為深圳灣口岸模式是在香港以外的地帶實行香港法律,即原本香港並無的權力,但現時的一地兩檢是香港範圍裡面。

陳淑莊並表示,香港人不能接受一地兩檢,因為今日可以將西九割出去,多了移動邊界,日後太子深港直通巴士站又說要做一地兩檢,每個關口都要做一地兩檢的話,不能任由這種情況繼續發生。陳淑莊認為,袁國強表示一地兩檢無違反《基本法》的說法相當薄弱。

持人:有民主派政黨製作模型槍械抗議西九高鐵總站可能實施一地兩檢,他們的主要訴求是甚麼﹖

記者:新民主同盟多名區議員星期二帶同模型槍械到政府總部,抗議港府計劃在西九高鐵總站實施一地兩檢,而中國公安人員更可能配備槍械。

香港新民主同盟抗議港府計劃在西九高鐵總站實行一地兩檢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新民主同盟抗議港府計劃在西九高鐵總站實行一地兩檢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新民主同盟成員手持紙製槍械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新民主同盟成員手持紙製槍械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前立法會議員范國威質疑,中國執法人員不受香港任何政府部門或機構監察,使用武力的準則亦與香港不同,將會令進入西九高鐵總站的香港人心惶惶,也破壞一國兩制及違反《基本法》。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范國威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范國威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范國威說:試想下李波事件這些,發生在西九總站的話呢,連「洗頭艇」都不需要坐,這個不但是香港人能否作出一些公民抗命示威之類的權利,而是普通市民你帶著一份報紙、雜誌或者收音機,坐上高鐵的列車,只要你在香港境內,如果都有機會接收到一些政治信息,例如報道劉曉波《零八憲章》這些資訊,是否都會有風險﹖日後會在高鐵的車廂、月台、西九總站,違反(中國)大陸的法律,尋釁滋事,被大陸的人員抓到內地(中國)﹖

持人:香港法律界人士對一地兩檢方案有何看法﹖

記者:本身是大律師的法政匯思成員何旳匡表示,港府公佈的一地兩檢方案明顯違反《基本法》,例如《基本法》18條列明,中國全國性法律除《基本法》附件三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他認為,港府單單透過設立中國口岸區,便可實施中國法律,看不到香港政府有任何權力可以這樣做。

何旳匡並表示,按一地兩檢方案,日後如果有香港市民在中國口岸區高叫例如「平反六四」或相關帶有政治色彩的口號,亦有機會被中國執法人員以中國法律,如「尋釁滋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等罪名作行政拘留。何旳匡表示,香港市民本應享有基本人權,不受任意拘留,但如果中國口岸區劃了出去,中國實施行政拘留法,港人隨時可以未經審判都被行政拘留。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