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區議員完成宣誓共49名民主派被DQ 前區議員批港府扭曲民意


2019 年 11 月 23 日,香港市民在海怡半島的區議會選舉中排隊投票 (路透社照片)
香港區議員完成宣誓共49名民主派被DQ 前區議員批港府扭曲民意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9 0:00

香港政府9月初開始分批安排區議員宣誓,最後一批新界西區議員宣誓上星期四有結果,再多16 名民主派區議員被取消資格(DQ);最終宣誓無效被DQ的民主派區議員共49 人,缺席宣誓直接喪失議席的6人;加上宣誓前因政府“放風”主動辭職的超過260名民主派區議員,目前全香港只剩下63名民主派區議員,比2019年區議會選舉勝出的389人大幅減少84%。有被DQ的民主派區議員批評,港府藉宣誓DQ民主派區議員是扭曲民意,預期香港可見將來不會再有一人一票、單議席單票制的民主選舉,可能影響香港國際城市的地位。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今年3月底大幅修改香港選舉制度後,香港立法會今年5月隨即通過修改有關公職人員宣誓的條例,將2019年11月24日透過選民一人一票、單議席單票制直選產生的452名民選區議員,納入必須宣誓效忠的行列,相關條文5月21日刊憲,當日生效。

再多16 名民主派區議員被DQ

有關區議員宣誓的修例通過接近4個月後,香港政府9月10日才正式開始,分批安排區議員宣誓,期間懷疑多次透過傳媒“放風”(放出風聲),7月中下旬會安排區議員宣誓,如果被界定不符合宣誓效忠要求,將會被DQ(取消資格),並且會被追討去年1月上任起所有薪酬及津貼,估計每人涉及超過100萬港元(約13萬美元)。

據多家香港傳媒統計,9月10日首批區議員宣誓前,有超過260名非建制派區議員主動辭職。

最後一批新界西區議員宣誓上星期四(10月21日)有結果,再多16 名民主派區議員被取消資格(DQ),包括去年曾參與民主派立法會初選的民主黨“主選派”元朗區議員及前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元朗區議會主席黃偉賢、離島區議員王進洋等人。

2019年11月24日反送中運動白熱化期間舉行的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取得史無前例的大勝,18區 452 個民選議區議會議席當中,民主派贏得389席,事隔接近兩年,經歷辭職潮及宣誓DQ之後, 2021年10月底,民主派區議員只剩63人,大幅減少84% (美國之音湯惠芸)
2019年11月24日反送中運動白熱化期間舉行的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取得史無前例的大勝,18區 452 個民選議區議會議席當中,民主派贏得389席,事隔接近兩年,經歷辭職潮及宣誓DQ之後, 2021年10月底,民主派區議員只剩63人,大幅減少84% (美國之音湯惠芸)

共49名民主派區議員被DQ

最終宣誓無效被DQ的民主派區議員共49 人,缺席宣誓直接喪失議席的6人;加上宣誓前因政府“放風”主動辭職的超過260名民主派區議員,目前全香港只剩下63名民主派區議員,比2019年區議會選舉勝出的389人大幅減少84%。

2019年11月24日反送中運動白熱化期間舉行的區議會選舉,創下多個歷史紀錄,共有接近300萬名登記選民投票,投票率創下71.23%的歷史新高,民主派取得史無前例的大勝,18區 452 個民選議區議會議席當中,民主派贏得389席,除了離島區之外,在其餘17區取得主導權。

經過宣誓DQ以及辭職潮之後,目前民主派剩下63名區議員,與建制派人數相同。不過,在多區失去主導權,而港府並沒有安排出缺的300多個區議會議席進行補選。

被DQ民主派區議員批紅線不清晰

在10月4日新界東區議員宣誓後被DQ的前沙田區議員李志宏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負責監誓的民政事務局沒有明確表示DQ他的理據,批評港府的紅線並不清晰。

李志宏說:“即是(當局)不信納我們(宣誓)的信件,要我們解釋那封信件,信件入面提了3樣即是最主要的內容,一件就是跟初選有關,即是民主派初選包括(參與)名單以及(提供議辦作為)票站,再者之後就是那個聲明,就是‘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的這個聲明,是說我有參與,最後就說我有展示過港獨的旗幟,即是首先就講這三部份,之後我就寫了一封解釋信,之後它(當局)再回信給我,就說我(被)DQ了,裡面是沒有寫明我是那一樣事情而DQ。”

因宣誓無效被DQ的前沙田區議員李志宏批評,港府藉宣誓DQ民主派區議員是扭曲民意,企圖推翻2019年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的選舉結果 (美國之音湯惠芸)
因宣誓無效被DQ的前沙田區議員李志宏批評,港府藉宣誓DQ民主派區議員是扭曲民意,企圖推翻2019年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的選舉結果 (美國之音湯惠芸)

李志宏坦言,他在去年7月舉行的民主派立法會初選,是被控國安法“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的47人案,被還柙接近8個月的被告劉頴匡名單成員之一,雖然目前他未有因國安法被起訴,但亦有心理準備可能會被控國安法甚至入獄,而他堅持參與宣誓,是希望實踐對支持他的選民的承諾。

李志宏說:“選舉的時候對於選民的承諾,就是說我要服務他們4年,即是這個就是我的選舉的承諾,我用盡一切的辦法,我都要兌現這個承諾,否則就不叫做承諾了,所以我去到最後即是政府選擇因為宣誓而DQ我,這個是政府的不擇手段,要去令到市民得不到他們應有的服務,他們應有的、即是在地區上面的一些支援,這個是政府導致的後果,而不是我們民主派或者是我本人去導致的一個結果。”

未知DQ是否涉刑事或國安法

李志宏表示,他10月8日被通知宣誓無效取消議員資格,但是當局至今未有通知宣誓無效是否涉及刑事責任等問題,包括是否觸犯國安法等。

李志宏說:“它(當局)不接納我的宣誓,那麼我有沒有違反到宣誓那個相關的法律呢﹖因為我宣了誓的,你現在不接納我即是我違反了(法律),是不是這個意思呢﹖這個第一,第二就是裡面它提及的相關有機會觸犯國安法的東西,這個是不是一個證據,或者是不是一個裁決來呢﹖如果這個是一個裁決的話,我就大件事了,這個有機會就是觸犯了香港的法例,包括國安法,甚至我違反了《基本法》,當然違反了《基本法》就理論上沒有一個懲罰,因為違反了《基本法》就不是一個法例來的,但會不會因為這樣導致我失去了一些權力呢﹖這裡政府都是沒有解釋過的,究竟今次的宣誓它所具的法律效力,它有寫到法律效力,但它寫的法律效力究竟是否牽涉到刑事呢﹖都沒有解釋的,而它提及的初選,又是否同現在正上法庭的47人初選案有關呢﹖亦都沒有解釋。”

李志宏表示,初選47人案在法庭仍未有裁決是否違反國安法,他質疑在法庭未有裁決前,民政事務局因為他排名在劉穎匡初選名單而DQ他的話,是未審先判。

批港府企圖推翻2019年區議會選舉結果

李志宏批評,港府藉宣誓DQ民主派區議員是扭曲民意,企圖推翻2019年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的結果。

李志宏說:“是不是想令到民意消失,這個絕對我認同是要令到民意是消失的,因為現在我再不能說我是有幾多人支持我去講一句說話,它(當局)想達到這個效果,我覺得是,這個它已經成功了我覺得,但是一代表居民曾經投過(票)給他們的代議士,這個事實是改變了,它們(當局)改變不了這個事實,它們只能夠取消了我(區議員)的身份,但是它取消不了背後支持我們的力量,我們的聲音、我們那個民意,這個就真的取消不到,因為投過(票)就是投過,2019年大家是因為甚麼事,而投這一班的區議員出來,我相信這一個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

李志宏預期香港可見將來不會再有一人一票、單議席單票制的民主選舉,他又批評港府沒有安排出缺的326個區議會議席進行補選,是不願意再面對民意,用盡一切方法收窄市民發聲的空間。

李志宏說:“其實每一件事情大家都看到是、只不過是將我們可以發聲的空間,愈來愈‘收細(縮小)’而已,這個絕對是的了,無論在選舉也好、無論在遊行集會示威也好,甚至你現在連餐廳都是,你吃‘黃店’這個,那些‘黃店’都是定期會有人去叫做‘掃場’(搜查),這些你見到就是在社會裡面它就不容許你發聲。”

憂選舉不符合民主元素或影響國際地位

港府藉宣誓取消49名民主派區議員資格,以及早前懷疑在政府‘放風’下超過260名民主派區議員辭職潮,引起國際關注,美國、英國、歐盟及澳洲先後發聲明關注事件,其中美國再次促請北京及香港當局釋放不當拘捕的人,以及遵守《中英聯合聲明》下的義務。

李志宏表示,香港區議會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方式,是受到國際認同的民主選舉方式,他認為這樣的民意表達方式受到扭曲的話,會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他擔心香港將來的選舉制度不符合民主的元素,可能影響香港國際城市的地位。

李志宏說:“尤其是其他西方民主國家,去關注這件事情(區議員被DQ)是非常之合理,因為它(港府)無疑就是在打壓民主、自由、人權,這3個最基本的元素,我相信這3個元素在不同的民主國家都是一個正常、需要存在的元素,但是香港就已經愈來愈失去,在以前未有一個高壓統治的情況下,都可能還有、尚存一點點,但是現在簡直就是那一點點它(港府)都不想給你存在的話,我們當然就是樂見不同的民主國家去關注這件事情,因為香港是一個國際都會,政府都是這樣去講自己,受到國際關注是一件非常之合理的事情,尤其是我們香港作為一個金融城市,其中一個最主要原因,就是因為我們的稅(制)、我們的法律是得到信任而已,但是如果這兩樣東西被打破,尤其是法律那部份的信任被打破,是會絕對動搖到我們的地位。”

李志宏表示,未決定被DQ區議員資格之後的路向,不過,他表明只要有機會仍然會繼續服務市民。

主動辭職區議員無力感大

今年7月自動辭職的前屯門區議員何國豪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當時政府就宣誓“放風”,就是要“趕走”民主派區議員,他認為與其要宣誓後被DQ,不如自己主動辭職,最後49名民主派區議員被DQ,他坦言無力感很大。

何國豪說:“有些甚麼感受,無力感很大,雖然都知道區議員的實權不是太多的了,但是政府一下子就叫做’反面不認人’,甚麼都做不到,就無力感大啊,都見識到這個官僚體制,有多麼官僚啊。”

今年7月主動辭職的前屯門區議員何國豪表示,當時政府就宣誓”放風“就是要”趕走”民主派區議員,他認為與其要宣誓後被DQ,不如自己主動辭職,對於49名民主派區議員被DQ,他坦言無力感很大 (美國之音湯惠芸)
今年7月主動辭職的前屯門區議員何國豪表示,當時政府就宣誓”放風“就是要”趕走”民主派區議員,他認為與其要宣誓後被DQ,不如自己主動辭職,對於49名民主派區議員被DQ,他坦言無力感很大 (美國之音湯惠芸)

何國豪表示,300多名區議員出缺之後,很多地區事務處於”真空”狀態,批評港府的做法不負責任。

記者問:“但是政府不再補選(區議員),會不會覺得現在社區裡面很多事情?”

何國豪說:“其實已經‘真空’了,我們(民主派區議員)未辭職的時候,街坊(居民)叫做有個人可以找,現在政府(特首)林鄭講了,甚麼都可以找政府的,但是政府仍然是‘朝九晚五’(工作)的,(下午)5點後不理人的,半夜更加沒人聽(電話)的。”

記者問:“即是那些甚麼防火會、滅罪委員會,都找不到的﹖”

何國豪說:“都沒有聯絡的,政府都沒有公佈他們的聯絡,這樣居民怎樣找他們呢﹖街坊怎樣找他們呢﹖即是連電話都沒有的。”

何國豪辭任區議員之後,在屯門區經營寵物小食店,他坦言對前路只能”見步行步”,亦不肯定政府是否會秋後算帳,對未來的路向不敢想太多。

北京促外國停止干預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

針對歐美多國發聲明關注香港民主派區議員被DQ,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表示,香港特區政府依照《基本法》和特區有關規定,取消相關人員的區議員資格,合理合法,敦促外國停止干預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他重申,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任何外國都無權對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指手劃腳,中方敦促有關國家和機構切實尊重中國主權,停止干預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

香港特區政府亦回應,強烈反對並譴責個別外國政客就香港特區的人權、自由和政治參與的所謂問題發表偏頗無理的聲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