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一國兩制指數維持歷史低點 近6成市民指修改選舉制度有負面影響


香港政治團體“民主思路”在8月30日公佈最新一輪的“一國兩制指數”,其中香港市民的民意調查評分為3.62分,與半年前無升跌,維持在歷史低點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一國兩制指數維持歷史低點 近6成市民指修改選舉制度有負面影響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16 0:00

由香港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擔任召集人的智庫”民主思路”,星期一公佈每年一次的”一國兩制指數”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新一輪的指數是5.6分,較半年前微升0.12分,其中香港市民的民意調查評分為3.62分,與半年前一樣維持在歷史低位,當中言論自由的評分下降7.9%至3.61分,創2019年10月以來的新低,估計與6月底《蘋果日報》停刊等事件有關。調查亦顯示,接近6成受訪者認為,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今年3月修改香港選舉制度,對一國兩制有負面影響。有學者分析,結果反映經歷過幾十年選舉洗禮的香港人,不能夠接受修改選舉制度之後,剝奪大部份港人選擇權的”假選舉”。

由香港前立法會議員、現任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擔任召集人的智庫”民主思路”,從2017年香港主權移交20年開始,發表第一份”一國兩制指數”報告,一方面透過民意調查,反映香港市民對一國兩制9個範疇的評分,以及國際社會對一國兩制的評價,有關報告每半年發表一次。

一國制指數言論自由顯著下跌

民主思路星期一(8月30日)召開記者會,公佈新一輪”一國兩制指數”調查結果,其中民意調查委託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在今年6月21日至7月9日期間,以電話調查訪問了1,001名18歲以上的香港市民。

結果顯示,新一輪的一國兩制指數為5.6分,較半年前的歷史最低點5.48分,微升0.12分,其中香港市民的民意調查評分為3.62分,與半年前一樣維持在歷史低位,國際智庫的國際評價為7.58分,與上次的調查相若,民主思路認為,經歷長期跌勢之後,一國兩制指數的評分回復穩定。

負責一國兩制指數研究的民主思路聯席召集人(研究)潘學智在記者會上表示,一國兩制指數民意調查有12個範疇,今次調查跌幅最大的是言論自由的評分,下降7.9%至3.61分,創2019年10月以來的新低,而跌幅第二位的是獨立司法權,由上次的4分下跌至3.8分,跌幅達5%,估計與6月底《蘋果日報》停刊,以及反修例運動8-18流水式集會判刑等事件有關。

潘學智說:相信同我們調查期間,其實大家見到就是6月底去到7月初,這樣正正就遇到《蘋果日報》停刊的事件,亦都有這個調查會影響到調查結果的,也跟這半年裡面,有幾宗的兩年前示威,關於非法集結的案件,那個判刑有關的。

近60%指修改選制對一國兩制負面影響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3月底全票通過,修訂香港《基本法》有關特首及立法會選舉制度的議案,大幅修改香港選舉制度,調查顯示,接近6成受訪者表示,修改香港選舉制度,對一國兩制有負面影響;認為有正面影響的有21.5%;有11.2%認為沒有影響;另有7.6%表示”唔知道/好難講”,淨值是負38.1%。

潘學智回應美國之音提問表示,接近6成受訪者認為修改選舉制度,對一國兩制有負面影響是多的,不過,他認為調查進行期間,選舉制度改革公佈沒多久,包括即將在9月19日進行的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的提名期都未結束,他認為後續發展有待觀察。

民主思路聯席召集人(研究)潘學智表示,接近6成受訪者認為修改選制對一國兩制有負面影響是多的,不過,他認為後續發展有待12月的立法會選舉後才會更明朗。(美國之音湯惠芸)
民主思路聯席召集人(研究)潘學智表示,接近6成受訪者認為修改選制對一國兩制有負面影響是多的,不過,他認為後續發展有待12月的立法會選舉後才會更明朗。(美國之音湯惠芸)

潘學智說:甚至有沒有選舉大家都未知道,這個就是選委會(選舉)而已,選委會(選舉)其實過去這麼多年,那個投票的基數、選民基數都不是大的,所以這方面關注,大家可能集中在立法會(選舉),現在立法會(選舉)大家討論,究竟有沒有民主派的代表參與,或者它那個候選人的數目還沒定的,所以大家是有一定的存在擔憂以及未知,到真的12月進行選舉的時候,大家可能都會受到不知那個人參選,但是肯定有個選舉工程的,當那個氣氛熾熱的時候,選民見到立法會(選舉)有一定的競爭,可能他們那個觀點都會改變的。

學者指港人難以接受修改選制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這個民調結果不令人意外,因為人大修改香港選舉制度之後,第一場的選舉就是即將在9月19日進行的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很多原本有權投票的市民都被剝奪了投票權,他形容選委會選舉是”一個笑話”,而民調結果反映經歷過幾十年選舉洗禮的香港人,不能夠接受修改選舉制度之後,剝奪大部份港人選擇權的”假選舉”。

鍾劍華說:即是1千多個位子(1,500個選委會席位)裡面,有得競爭的、即是理論上有競爭的600多個(席位),但是到頭來只得一半的界別是有競爭,而且那個競爭很多都是15個(席位)選14個那類的競爭,結果最後結果就1.13人爭1個位,這個根本就不是選舉來的,這個根本是一個即是選民就指定了、即是誰人有權被選就被你DQ(取消資格),即是這樣的選舉,我相信經歷過幾十年選舉經驗洗禮的香港人,是很難接受的,現在大家都很清楚,這樣的選舉不會真的選到一些得到市民認同及支持的人,去代表香港市民的。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表示,經歷過幾十年選舉經驗洗禮的香港人, 不能夠接受修改選舉制度之後,剝奪大部份港人選擇權的“假選舉”。(美國之音 湯惠芸)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表示,經歷過幾十年選舉經驗洗禮的香港人, 不能夠接受修改選舉制度之後,剝奪大部份港人選擇權的“假選舉”。(美國之音 湯惠芸)

一國兩制原意是改革政制邁向普選

鍾劍華表示,如果相信一國兩制的原意是維持香港原有的生活方式的香港人,會認為修改選舉制度是一次倒退,因此大部份香港人會認為修改選舉制度,對一國兩制有負面影響。

鍾劍華說:如果你覺得或者相信,一國兩制的原意,就是維持香港原有的生活方式,但亦都根據《基本法》的承諾,一國兩制是在港人治港的前提底下,香港的政治(制度)會不斷改革,最後邁向普選,這些都是《基本法》寫得很清楚的,這次很明顯是一個很大、很大的倒退,這個倒退不只倒退到97年,是倒退到60年代後期那段時間都是這樣,我覺得這個就很清楚的,只是那個研究機構,是真的用嚴謹一點的方法來調查,問卷不要有引導性,有一個公平點的抽樣的話,得出這個結果絕對不讓人意外。

鄭松泰被DQ當然選委及立法會議席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修改香港選舉制度之後,首次設立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由政務司司長李家超擔任委員會主席。

委員會成立之後,上星期四(8月26日)首次在憲報刊登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的候選人名單,共有1,496名參選人的提名有效,兩人提名無效,分別是登記立法會界別當然選委的熱血公民立法會議員鄭松泰,以及未登記成為地方選民而報名參選保險界選委的蔡志堅。

李家超上星期四交代選委會選舉候選人參選資格結果時表示,鄭松泰因為被裁定不符合真誠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區的基本條件而被取消參選資格(DQ),連帶他的立法會議員席位亦被即時DQ。

李家超表示,資審委曾要求鄭松泰就指明的事情提供數據和解釋,並尋求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意見;資審委根據國安委的審查意見書,裁定鄭松泰的登記無效。由於DQ決定涉及國安委,因此不受司法複核挑戰。

林鄭月娥指民主黨若不參選有點奇怪

另一方面,特首林鄭月娥上星期二(8月24日) 回應記者提問,有關中國全國僑聯副主席盧文端在報章撰文,指民主黨如果全面禁止黨員參與12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將會是”死路一條”的說法。

林鄭月娥表示,作為政黨或政治組織,存在價值是議政、論政及參政,如果一個政黨存在並有大量黨員,但不議政、論政參政,她認為”就要懷疑佢存在價值係咩”,如果有政治組織聲稱日後不再參選香港選舉,不再進入體制論政,林鄭月娥表示”咁係有啲奇怪”。

記者問及,鄭松泰被DQ以及林鄭月娥指如果民主黨不參與今屆立法會換屆選舉,”係有啲奇怪”的說法,兩者是否互相矛盾?

鍾劍華指行政機關決定誰人有權監察荒謬

鍾劍華回應表示,選舉制度的設計沒有一個既定的標準,但是總有一個既定的意圖,他認為經修改後的香港選舉制度,意圖很清楚就是剝奪大部份港人的選擇權,令選舉完全因應當權者的意願及心態,去選擇一些它願意接受的人選,現在當局既擔心沒人願意參加這樣的選舉,又擔心沒有代表性等,他認為整個制度就是充滿矛盾,因此得不到市民的信任。

鍾劍華說:其實你用一個行政權力,去剝奪某些人的投票權,或者剝奪某些人的被選權,本身已經同《基本法》、同人權法、同大家確認了根據聯合國各種公約所講的,公民政治權利是很明顯有抵觸的了,現在無論你怎樣講,說沒抵觸,你就是那班人自己講而已,你可以想像那個處境多麼荒謬,一個應該被議會,或者各種監察機制監察的人,他是有權決定誰人有權去監察他,這個就是一個很荒謬的處境來的,制度本身就不應該容許這種權力,這種是行政權力竊奪了監察權,現在確實是這樣。

鍾劍華表示,港人對修改選舉制度之後選舉沒信心,是造成最近的移民潮的原因之一,他又批評林鄭月娥指,民主黨如果不參與今年12月的立法會選舉就很奇怪的說法,是本末倒置。

鍾劍華說:所以我覺得政府現在這個做法就令到市民,即是大家見到最近的情況,移民率飊升,個人對選舉制度相當之不信任,那個參與率很低,1.3(候選)人爭1個位、選委會(選舉),立法會選舉到時有多少人出來投票,大家都很成疑問,你這個是一個制度造成的結果來的,你還要一個那些甚麼研究學會的人講一句說話,你政府就跟住他的指揮棒來起舞,跟著就說人(民主黨)不參加(立法會選舉)就奇怪,我覺得你政府有權去令到某些人沒得選,這個才是奇怪。

前香港政策透視主席龔偉森表示,鄭松泰被DQ立法會議席只是遲早的事。(美國之音湯惠芸)
前香港政策透視主席龔偉森表示,鄭松泰被DQ立法會議席只是遲早的事。(美國之音湯惠芸)

評論員指鄭松泰被DQ只是遲早的事

前香港政策透視主席龔偉森回應美國之音提問表示,港府可能用一些福利措施,例如即將在10月公佈的特首施政報告,可能會“派糖””(派福利) 以平定社會氣氛,他又認為鄭松泰被DQ,只是遲早的事。

龔偉森說:鄭松泰被人DQ,即是我身邊的接觸,就是都是看遲早的事而已,即是都很接受啊,反過來說,原來很可笑、或者很可惜的就是,在今日經歷過朱凱迪被DQ、一堆民選區議員被DQ,鄭松泰當時都沒有集體辭職之後,似乎大家都已經很接受了,其實它們只不過是“籠裡雞作反”這樣的狀態。

林鄭月娥星期二(8月31日)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記者,仍然拒絕透露鄭松泰被DQ的原因,她重申由於個案涉及國安委,內容不會公開,裁決亦不予上訴。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