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華全國僑聯警告香港民主黨:不參選“死路一條”


香港立法會(路透社資料照)
中華全國僑聯警告香港民主黨:不參選“死路一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1 0:00


北京出手改變香港選舉制度後,民主黨是否參加今年12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成為關注的焦點。中華全國僑聯副主席盧文端週一(8月23日)撰文說,民主黨正面臨“生死存亡”的抉擇,若抵制立法會選舉等同對抗中央,只有死路一條。民主黨主席羅健熙則重申,最終是否參選交由黨員決定。外界相信, 如果民主黨最終不參選,勢必受到北京打壓。面對兩難,民主黨將如何選擇呢?

僑聯爲民主黨“指點迷津”

Text:中華全國僑聯副主席盧文端以“民主黨的死症與活路”為題撰文,說要為民主黨何去何從的困局“指點迷津”。他說,民主黨的死症是死抱對抗思維不放,以不參選立法會的方式“攬炒民主黨”。他說,民主黨正面臨“生死存亡”的抉擇,若抵制立法會選舉,等於對抗中央,是“攬炒民主黨”,連帶民主黨區議員是否符合宣誓要求都會被質疑,對抗過新選制後,下一屆是否合資格參選,“同樣大有疑問”。

盧文端聲稱,如果民主黨公開“攤牌”,拒絕參選立法會,民主黨要面對是否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區的質疑,該黨的人能否再任區議員,以至還是否符合資格參選下一屆區議會、立法會,都會成為疑問。

盧文端表示,雖然民主黨支持香港回歸中國,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民的一分子”,“有愛國的因子”,但多年來“抓住民主拒共旗幟不放”,而“民主拒共”思想不可能與國安法之下愛國愛港標準相容。

不參選真的“死路一條”?

他又說,民主黨要從根本上拋棄“拒共反共”理念,否則會與愛國者標準格格不入,若不能以黨名義參選,最少要准許黨員個人以“民主黨成員”的身分參選,“可以為民主黨留一條活路”,若全面禁止參選就只有“死路”一條,

盧文端又聲稱,社會上有一種講法,民主黨是以不參選“要脅”中央,以換取被捕的民主黨成員從輕發落,他認為民主黨愈對抗,中央愈不可能退讓,法庭判刑都有認罪從輕處罰的原則,民主黨的核心人物擺出對抗叫板的架勢,叫檢控官如何從輕檢控、法官如何從輕發落?他說,將來香港立法會裡面仍然可以聽到不同的聲音,所以,民主黨把參選與否作為向中央討價還價的籌碼,顯然是嚴重誤判,是一步“死棋”。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週二出席行政會議前,沒有直接回應盧文端的說法,但她說,政黨的價值在於議政、論政、參政。

林鄭月娥說:“如果一個政黨存在很多黨員,但既不議政又不參政,便會懷疑其存在價值何在,若有一個政治組織說,它從今以後不再參與香港的選舉,即不再進入政治體制來論政,是有點奇怪。從我們的政治體制及選舉制度,一定可接受不同政見的人參選,因中央官員曾說,完善選舉制度不是搞清一色。”

羅健熙:政黨價值不限於參選

民主黨主席羅健熙接受香港24小時電視新聞NOW新聞採訪時表示,無可否認選舉是很重要,但政黨的價值不僅限於參選。

香港民主黨副主席羅健熙。(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主黨副主席羅健熙。(美國之音湯惠芸)

羅健熙說:“我不會簡單地說,如果一個政黨不參與選舉就等如它不是政黨,或者沒任何價值。例如我們在地區仍有一些根基,與市民仍有一些連繫。我相信仍有一部分市民會告訴大家,民主黨一些工作、想法、理念,與他們的價值觀最相近,仍可代表某些人的意見時,這就是民主黨仍可繼續在社會存在、有我們的空間。”

羅健熙強調,最終是否參選,留待下月的會員大會,按政治形勢、風險及未來發展等評估,交由黨員決定。

接受美國之音專訪的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譴責盧文端的言論奇怪而極端。

劉慧卿說:“什麼叫攬抄(同歸於盡)?選舉應該是自由的。自己決定是否參加。不是給人喝罵才去。不去就是攬抄?到底和誰攬抄?他們把很多事情都混為一談。很多香港人都不明白,聽見他的講法都啞口無言。感到非常詫異。”

劉慧卿以往曾多次參與香港的直接選舉。她說,很多香港人對於這次所謂經過“完善”的立法會選舉感到不滿。

劉慧卿說:“在我(以前)參與的這些選舉,都可以自由爭取提名,各方人士可以自由參選,自由競爭,然後市民自由投票。這是我所認識,香港在中國主權下所搞的選舉。但是這次選舉改變了很多,要參選人到處請求人家給予提名,甚至要拿一些親北京人士的提名,甚至要遭到審查。我聽到很多香港人對這做法十分反感。他們都認為民主黨不應參與。”

民主黨被標籤為“拒共反共”,劉慧卿表示難以理解。

劉慧卿說:“香港人希望有‘一國兩制’,當然,這也是中國共產黨的政策,也是中共在1984年與英國政府簽署的聯合聲明(的內容),同意‘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自由生活方式不變,並且可以發展民主。我們希望至少到2047年能夠一直實踐。我不知道說這些是否就是‘反共抗共’。”

李永達離港加深黨內矛盾

民主黨就是否參選一直意見分歧,今年8月初,一直表明該黨不應參選的副主席李永達離開香港前往英國,預計短期內不會回到香港,從而導致黨內內部矛盾升級。前副主席林卓廷隨後批評黨內有極少數人,選擇擁抱“完善”後的選舉制度謀求上位。其後有消息傳出,若民主黨最後決定不參選,黨內一批年輕區議員,包括副主席梁翊婷、中委蘇逸恆等,可能另謀出路成立新組織。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院主任曾銳生告訴美國之音,香港民主派陣營面對的困局使他想起中國大陸的民主政黨。

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院主任曾銳生
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院主任曾銳生

曾銳生說:“最好你們都是愛黨愛國愛港。中國政府要選舉你們要參與,但是你參與了之後又不能選上。你要是拿到席位,你也一定要聽中央的話,跟中央合作,好像在中國國內的所謂民主政黨。”

曾銳生說,民主黨如果選擇參選立法會,肯定會失去不少香港熱愛民主人士的支持,但如果不參選,可能換來被北京打壓的結果。

曾銳生說:“因為他們要去參選,參選後又絕對不能贏到足夠議席去影響政策,這個參選來說就是給人家做一個花瓶。要是他們不參選,以中國共產黨的傳統作風來說,就會認定你是反黨反華,那你就沒有政治前途。”

他說,目前看不到民主黨可以有第三個選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