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各界關注記者查冊被判罪成 憂港府收緊公司查冊損金融中心聲譽


香港會計手足工會及白領工會擺街站,反對當局收緊查冊安排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各界關注記者查冊被判罪成 憂港府收緊公司查冊損金融中心聲譽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17 0:00

香港電台外判編導蔡玉玲去年透過車牌查冊報道7-21事件,最近被法庭裁定作出虛假陳述罪名成立判處罰款,成為首宗記者因查冊作調查報道被定罪的案件,引起各界關注除了新聞界之外,會計界、地產代理等其他需要進行查冊的行業亦會受到相關案例影響。有工會最近發起街站,收集巿民簽名,反對港府以打擊“起底”為理由,收緊多項查冊安排。香港公司註冊處前處長鍾悟思星期一在報章撰文表示,新規定將會破壞香港商業生活核心的問責制,損害金融中心的形象和聲譽。

香港電台新聞專題節目《鏗鏘集》外判編導蔡玉玲,去年5、6月期間製作7-21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一周年電視特輯,名為《7-21誰主真相》,她兩度透過車牌查冊尋找事發時懷疑運送木棍等武器的汽車車主,讓觀眾了解事發時更多細節。

蔡玉玲成首位記者因查冊作報道被定罪

由於蔡玉玲申請車牌查冊的時候,運輸署修改了查冊申請表,不再提供其他原因的選項,亦沒有提供傳媒報道作為查冊原因的選項,蔡玉玲選擇“其他道路交通運輸相關事項”為理由,取得車牌查冊資料,她去年11月被警方拘捕及控告她兩項“為取得道路交通條例下的證明書明知而作出虛假陳述”罪名。

案件上星期四(4月22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作出裁決,蔡玉玲被判罪名成立,合共被判罰款6千港元(折合約775美元),成為首位香港記者因查冊作調查報道而被定罪,引起各界關注。

公民記者指港人應在灰色地帶爭新聞自由

化名“和牧師”的網台公民記者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警方拘捕蔡玉玲反映7-21事件背後的真相並不簡單,而記者被判有罪,就如同全世界其他國家,爭取民主的過程被定罪甚至坐牢是最低限度的付出,他認為案件亦反映香港新聞自由崩壞的趨勢,他又認為香港人應該在灰色地帶繼續爭取新聞自由。

“和牧師”說:“新聞自由所有現在香港步向那個崩壞的制度,這個亦是一個很自然的趨勢,但是最重要我們不要。剛剛我說過,我們的自由是不要受外在環境去影響,所以現在就是如何在這些灰色地帶,我們繼續去表達那個新聞自由,這個是重要的,所以現在我日日都在買蘋果日報,為甚麼呢﹖因為這些隨時都可能變成‘收藏版’的。你不會知道的,但是當我們仍然享受這種自由的時候,我們繼續去,不需要自己恐懼了。”

“和牧師”表示,在國安法之下紅線不是當局劃出來,而是每個人自己心裡設限,就算有些知名的傳媒人在國安法之下停寫專欄,或者有記者被定罪,他認為不會影響他日常採訪工作,只要香港市民仍然願意保存言論自由,他相信百花齊放的聲音是會繼續存在。

“和牧師”說:“無名的人物,你就百花齊放冒起了,不要緊的,沒有了那些‘名嘴’、‘名筆’,但是那個聲音不會完全沒有的,只要香港一日繼續有保持自己言論自由的市民,這個聲音是繼續存在,不會全滅了。”

記協指蔡玉玲案例對新聞界帶來很大衝擊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上星期五(4月23日)接受香港電台節目訪問表示,新聞行家對於蔡玉玲被判罪成都感到傷心及心情沉重,他表示,查冊在新聞界是常見的做法,但是在聆訊期間以至判刑,法庭都沒有提出,蔡玉玲透過查冊取得的資料涉及侵犯私隱,而查冊對事主亦沒有造成影響。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表示,記者為追求真相,鍥而不捨, 前港台外判編導蔡玉玲因查冊報道被定罪的案件成為首宗個案, 對新聞工作者來說有很大衝擊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表示,記者為追求真相,鍥而不捨, 前港台外判編導蔡玉玲因查冊報道被定罪的案件成為首宗個案, 對新聞工作者來說有很大衝擊 (美國之音湯惠芸)

楊健興強調,記者為追求真相,鍥而不捨,今次案件成為首宗個案,對新聞工作者來說有很大衝擊。

楊健興說:“我們在做的事情都是希望追求真相、一些真理,很大的衝擊的,即是我想對新聞工作者、一些的理念,當然不是說我們要動搖、要質疑我們做的事情有沒有價值,但是在現在這樣的制度低下,政府這樣去處理一些查冊的申請,而最後一個法律程序、法律觀點,法官作一個這樣的裁決,它裡面對‘交通及運輸用途’的解讀,它說無關就無關,有沒有法律空間去爭議呢﹖這個要交回一些法律團體,但是我想我起碼即時的感覺,是很沉重。”

傳媒日後會減少甚至停止車輛查冊

楊健興表示,這宗案件引伸的問題是過往曾經做過查冊報道的傳媒或者記者可能都會有責任,造成沉重的心理包袱,擔心可能會被秋後算帳,據他了解傳媒日後會減少甚至停止車輛查冊。

楊健興說:“看報道有些媒體同其他的媒體講,都有提到是停止了車輛的查冊,如果一些報道怎樣去做,不清楚,即是每個媒體其實它怎樣操作、即是它怎樣去評估那個風險,這個(記者協)會很難主動去問,但是我們理解的都是,其實拘捕(蔡玉玲)當日之後,都已經是很小心要再評估了,現在就更清楚了。”

對於判詞表示,傳媒可以向運輸署提出書面申請查冊,楊健興表示,此說法聽起來有道理,但根本問題是,如無清楚說明採訪用途屬於查冊的理由,便永遠會有這方面的風險,運輸署長亦不可以作出酌情權。

多名軍裝及便衣警員,截查擺街站反對當局收緊查冊安排的工會成員 (美國之音湯惠芸)
多名軍裝及便衣警員,截查擺街站反對當局收緊查冊安排的工會成員 (美國之音湯惠芸)

工會擺街站反對當局收緊查冊安排

經歷2019年反送中運動之後,港府以“保障私隱”、打擊“起底”為理由,收緊多項查冊,繼車牌查冊之後,相隔8年、今年3月底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再向立法會提交文件,要求以“三部曲”禁止公眾查閱公司註冊資料,涉及董事、公司秘書通常住址以及完整身份證號碼。

反送中運動之後冒起的白領工會以及會計手足工會,上星期六(4月24日)在銅鑼灣東角道行人專用區擺街站,收集巿民聯署簽名,反對港府收緊查冊的安排。

參與擺街站的白領工會代表黃小姐表示,港台外判編導蔡玉玲即使不是以查冊獲得的資料作違法用途,亦被定罪,令人擔憂公眾會否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墮入法網。她強調,這次不是政府第一次試圖收緊查冊安排,但查冊關乎一切與公眾利益有關的真相,並非只有記者及商業公司需靠查冊發現利益衝突。

黃小姐說:“為甚麼我們今日要來到反對收緊查冊呢﹖是因為譬如由昨日(4月22日)7-21蔡玉玲小姐的案件都見到,記者會透過查冊去查明對公眾利益相關的一些真相,而現在其實是各方各面的查冊都收緊的,包括在商業上一些公司查冊,在現在其實是已經開始沒辦法查閱一些公司董事的資料,譬如不知道他們的真實住址在哪裡,不知道他們的身份證完整的號碼是甚麼,沒有了這些資料其實對香港的公眾有甚麼影響呢﹖譬如記者沒辦法再查到高官有沒有利益衝突,商業公司沒辦法查到它們合作的夥伴有沒有持有另外一些公司,有沒有利益衝突。”

反對當局收緊查冊安排的工會街站,向市民派發印有中國異見藝術家艾未未《透視研究》的透明卡片,呼籲市民”揸緊宗旨,千祈唔好慣”,意即“站穩態度,不要麻木習慣”。 (美國之音湯惠芸)
反對當局收緊查冊安排的工會街站,向市民派發印有中國異見藝術家艾未未《透視研究》的透明卡片,呼籲市民”揸緊宗旨,千祈唔好慣”,意即“站穩態度,不要麻木習慣”。 (美國之音湯惠芸)

籲巿民揸緊宗旨千萬不要習慣

黃小姐表示,工會街站向巿民派發印有中國異見藝術家艾未未的攝影作品《透視研究》的透明卡片,呼籲巿民“揸(抓)緊宗旨,千祈唔好慣”(千萬不要習慣)。

黃小姐說:“另外我們在這裡派發一些不同工會聯合製作的‘揸(抓)緊宗旨’的一些小卡(片),可以大家拿一張卡及拍一張照片,去將這個收緊查冊的議題帶給你身邊的親戚朋友,告訴他們其實現在查冊市民的公眾知情權,已經是不斷收緊了,所以我們很希望各位市民能夠來參與這個聯署,一齊去發聲,告訴政府我們不想見到香港的公眾知情權,見到香港的言論自由是不斷、不斷地收窄。”

會計師及律師都會擔心觸及紅線

本身是會計師的會計手足工會副主席劉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蔡玉玲被定罪的案例,對會計師協助客人做汽車買賣的核數都會有一定影響,因為會計師申請車牌查冊的原因,都沒有特定的汽車賣買審計選項,他們都是要選擇其他道路交通運輸事宜的選項,很多會計師甚至律師都會擔心觸及紅線。

劉先生說:“我們Auditor(核數師/ 審計人員 )其實都是沒有一個位(置)可以按的,我們都是按‘其他’(交通運輸事宜)的,我們業界會擔心,我們按‘其他’(交通運輸事宜)會不會是對呢﹖其實我們有purposes(目的)的,我們的purposes(目的)就是審計了,但是其實沒有這個鍵去‘按’,我們按了‘其他’又會不會觸及紅線呢﹖如果當它(政府)要追究起來,會不會其實我們所有Auditor(審計人員)都犯了這個法呢﹖所以有些東西是連帶的,car search(汽車查冊)可能不只我們的,一些客(戶)可能跟別人做賣買,他自己都想search(查)一下對家那部車是不是他的,或者不只我們,(還有)律師搞一些合約,他要search(查)清楚那部車是不是賣家的時候,其實他們都沒有一個‘掣’(鍵)去‘按’,你說這個是不是有影響﹖絕對有影響了。”

前處長指新規定損害香港金融中心形象

香港公司註冊處前處長鍾悟思星期一(4月26日)在《明報》撰文表示,3月29日香港政府建議限制公眾查閱公司董事向公司註冊處提交的身分證和居住地址的資料。

鍾悟思表示,政府尚未確定由於查冊而濫用個人信息的程度。迄今為止,政府給出唯一理由,公開表明為防止個人信息以及虛假信息和網上仇恨言論的“武器化”,需要實施擬議的限制措施。他認為,儘管保護個人私隱和防止濫用從公司註冊處獲得的信息很重要,但保持不受限制的公眾查冊權利,以確保充分的公司資訊披露和透明性,也至關重要,除非有非常充分的理由阻止此類查冊。

鍾悟思表示,會計師、律師、公司秘書事務所等專業人士須向董事做盡職調查,收緊公司查冊將限制他們作盡職調查的能力,企業舞弊行為(包括腐敗、欺詐和洗錢)的潛在可能將增加。他認為,新聞界為調查報道而不受阻礙地自由對公司查冊的能力,是香港透明度和公民自由的根本重要基石。

鍾悟思表示,新規定如獲得實施,將削弱作為香港商業生活核心的問責、全面披露和透明性的原則,以及香港的公司治理標準,並對香港作為主要國際商業和金融中心的形象和聲譽產生不利影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