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訪民訴國家信訪局 連日抗議法院拒受理

  • 葉兵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來自中國各地的訪民數十人連續多日到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交訴狀,針對國家信訪局局長舒曉琴發表不實言論,起訴國家信訪局不作為。法院拒絕立案,並派法警在法院外阻止訪民進入法院,引發訪民不滿,訪民們每天都在法院外面集體抗議。事關中共領導層人事佈局的19大日趨臨近之際,這些在北京舉行的抗議活動備受關注。

今年3月北京人大政協兩會期間,中國國家信訪局局長舒曉琴對媒體表示,2016年全國信訪案件解決了80%,在國家信訪局網站上投訴解決的案件有60%左右,訪民認為舒曉琴言論不實,因而提起行政訴訟,控告國家信訪局不作為。

連日來,幾乎每天都有幾十名到上百名訪民在法院外呼喊口號,要求見院長。8月7日和8日,又有數十名訪民在北京一中院門口聚集,當局派出公安到場戒備。

曾到現場的遼寧丹東訪民姜家文對美國之音表示,8日仍有部分訪民到一中院聚集,目前在現場戒備的警方沒有採取鎮壓行動。

姜家文:“當局沒有鎮壓之前每天都會有(訪民集體抗議),因為訪民在不斷覺醒,並漸進絕望狀態。”

網路視頻顯示,法院內一名不願透露身份和職位的工作人員對訪民稱,已經收到一些材料,再收就沒有意義了,結果都是不予受理,引發訪民不滿。訪民認為,遞交的訴狀均為不同個案。

這些 訪民認為,現有信訪制度不但不起作用,反而成為國家信訪局與地方政府權錢交易的管道,並利用維穩經費從中牟利。

安徽省前檢察院檢察官沈良慶認為,中國多年以來上訪問題得不到解決,根本上屬於制度問題。沈良慶稱,設立信訪制度的最初目的在於搜集資訊,掌握社情,而非解決問題,現在信訪制度給當局帶來了相當大的維穩壓力。

沈良慶:“在這種情況下信訪制度不解決問題,訪民要求取消信訪制度倒是很正常。按道理講訪民向國際機關請願,希望解決問題。他們應該很歡迎這個制度,他沒有其他管道,這是最後的稻草,但是發現這個管道不解決問題。”

黑龍江訪民郝淑娥週一上午到北京市一中院外。她對美國之音表示,當時約有200多人在法院門口聚集,近期幾乎每天有訪民來到法院,很多向法院提交訴狀的訪民沒有得到立案,少數得到立案的訪民則拿不到立案通知。

郝淑娥:“天天都有人去,不是去幾次的事了,最近一段時間基本上天天都有訪民去要求立案,國家信訪局就是擺設,根本不解決訪民的訴求。我們覺得到信訪局沒有用了,各個信訪口沒有用了,這樣子還不如取締呢。本來以為起訴能立案有效果,可是立案也沒效果,剩下一批根本不給立案了。”

郝淑娥稱此次起訴國家信訪局是希望在中共19大前,自己的案子能有個說法。

沈良慶認為,中共日常採取運動式治理的方式,每逢重大事件或者敏感時期就會加強維穩,不過近年來當局執政風格轉變,胡溫時期當局唱道德高調,近年來對於訪民打壓態勢日趨強硬。

胡溫時代早期曾有訪民當面向時任總理溫家寶遞交訴狀,其反映的問題據說獲得了一定程度解決,但後期許多訪民遭到地方當局打擊摧殘,訪民被抓捕拘留關黑監獄送勞教所成為常事。著名北京維權人士曹順利2014年在獄中病重不治身亡和黑龍江訪民徐純合2015年被警察毆打槍殺,是中共18大後發生的兩個影響很大的訪民非正常死亡案例。

近年來,中國訪民出國告洋狀和在海外攔截中國高官喊冤的事件漸趨增多。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期間,其車隊幾乎每次出行都遇到訪民攔車遞狀子的尷尬場面。2015年9月,習近平在華盛頓進行國事訪問期間被攔車後曾派兩名官員收下北京訪民李煥君等人的訴狀,但官方至今未對訴狀作出回應。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