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駐日官員PO圖諷美丟人肉炸彈 日本專家:好宣傳但不買賬


(資料照)中日兩國國旗。
中駐日官員PO圖諷美丟人肉炸彈 日本專家:好宣傳但不買賬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00 0:00

中國駐大阪總領事薛劍的推特近日遭到洗版,從本月19日至24日出現超過千計的批評,抗議薛劍在18日貼出諷刺美國在阿富汗撤軍的漫畫。日本專家分別分析中國對日外交對日本社會與文化關係的影響,以及通過圖像和社群媒體在政治宣傳上的效益。

中國重視對日公眾外交

本月18日中國駐大阪總領事薛劍在推特貼出諷刺漫畫,嘲諷美國軍機在2001年對阿富汗丟下炸彈,2021年則丟下人肉炸彈。

日美關係專家,大阪教育大學教養學科教授安部文司( Bunji Abe )在接受美國之音的訪問時指出,美國曾經對於中國政治的轉型有所期待,但是事實與美國的預期相反,中國已經成為一個既不民主,對於美國也相當不友善的專制大國。如果思考中國的歷史,美國當時的期望真的是太樂觀了。

因此為應對中國崛起,美國從奧巴馬總統第二任後半期開始就改變了對華政策,特朗普政府時期已經明顯敵視中國,一直延續到現在的拜登政府,中國當然也將美國視為頭號敵人,在國際外交上設法打擊美國的形象。

大阪教育大學教養學科教授安部文司(照片提供: 安部文司 )
大阪教育大學教養學科教授安部文司(照片提供: 安部文司 )

他說:“美中衝突愈演愈烈。中國駐日本的外交官自然也隨著美中衝突的加劇而增加對美國的批評。外交本來是屬於政府間的談判。然而,在現代大眾社會中,輿論不僅在民主國家,而且在威權國家也對外交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因此,公眾外交與政府間外交變得一樣重要。中國外交官當然知道這一點,並使用推特這種日本社會大眾廣泛使用的社群媒體推動公眾外交,因為他們認為這是一個將美國的責任直接訴諸日本公眾輿論,而不是日本政府首腦的最有效的方式。”

日本網誌《REALKYOTO》的發行人、京都藝術大學藝術研究院教授小崎哲哉( Tetsuya Ozaki )也同意這個看法。他對美國之音說:“以中國目前的對日外交策略來說,重點之一是打擊美國在日本的形象,因此這是一個與中國官方外交方向一致的政治宣傳。我個人未必同意中國外交的立場,但是這是一個跟得上國際潮流、對駐在國社會宣傳管道與效果有相當程度了解的外交方式,可見得中國駐日外交單位有做好基本的功課。”

推特煽情貼文 特朗普開先例

自8月19日至24日6天之間,有眾多日本網民在薛劍的這個推文下面留言,抗議身為外交官的薛劍這種作法是“輕忽人命”,非常沒品。還有網友故意寫上“天安門事件”或貼上1989年天安門事件“坦克人”的圖,反諷中共當年在天安門事件以武力鎮壓要求民主化的學生,造成多人死傷。

小崎哲哉教授說:“以藝術表現而言,插圖確實不怎麼精緻出色,但傳達力很強。推文的目的和插圖相符,我個人認為這並不是‘沒品’或‘輕忽人命’。其實‘外交官不該以真名發布可能被視為輕忽人命的內容’這個觀念已經落伍了’。自從前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以來,推特就因為他的操作而成為了一種簡單直接的‘政治武器’,他發表的內容也未經審核,而且不乏爭議性的話語。既然美國總統可以把這種操作當作家常便飯,中國也用一樣的平台和方式對付美國,似乎頗合理的。”

小崎哲哉教授表示,本來政治家和官僚在社群媒體上發表意見並不符合正式發言管道,但以外交目的而言,使用各國外交官可以使用的“武器”進行信息戰是很自然的。這時使用插圖等特別製作、簡單易懂的煽情內容,其目的不僅是在互聯網上引起注意,而且是要將話題擴散到其他大眾媒體上,在造成社會熱烈談論。

批美友日挑撥離間

中國駐日大使館於今年4月曾在官方推特賬號貼出一張身上印有美國國旗的死神,敲著伊朗、利比亞、敘利亞的門,而所有的大門都流著血。貼文則寫下“這就是美國帶來的民主”。不久前的8月13日薛劍在個人推文寫道:“真是笑死人了,美國竟然要舉辦民主高峰會,現在的美國有民主嗎?只有腐敗的民主、金權的民主、泥沼化的民主。在COVID-19疫情中有60多萬人喪命的美國,誰該負責呢,應該沒人負責吧!”

安部文司教授說:“隨著美中衝突的發展,日本試圖倡導“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並提出建立日本、美國、澳大利亞和印度的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與美國靠近。日美關係緊密是中國最不樂見的,因此中國駐日外交官一方面批評美國,另一方面與日本建立友誼,試圖在日本和美國之間挑撥、製造分歧,試圖離間日本和美國。

小崎哲哉教授說: “薛劍發系列推文的目的,是為了讓日本輿論在美中衝突格局中更靠近中國。這可能是中國對日外交路線從如北風一般的戰狼外交路線,轉向如太陽一般的溫暖柔和路線。但這僅限於對日本國內的民眾,想要灌輸‘可信、可愛、可敬’的形象。今年4月底趙立堅在推特上貼了一張模仿日本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的畫作,諷刺日本政府決定將經過處理的‘核廢水’排放入海,就不是這個路線。趙立堅的推文是英文,是針對全世界的宣傳。薛劍的推文是日語,是針對日本大眾。”

薛劍上任後積極使用推特貼文,對日本放軟身段強調日中友好,經常在推特轉發中國媒體“人民中國雜誌社”的貼文,其內容除了嘲諷美國的插圖之外,還有許多介紹日本景點、美食與文化的旅遊宣傳。

討好日本的效果有限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7月公佈一項最新民調,在調查的17個經濟體中,69%受訪者對中國持負面看法,其中又以日本的88%最高。

安部文司教授表示,其實從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到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時代,日本人的對中國的觀感並不差,而且一直帶有一種贖罪的心態。雖然侵華戰爭是政府的決定,但是當時連私營企業也積極配合中國的經濟發展和公共福利的提高。

安部文司教授說:“在江澤民時代,可能由於中國的強權政治的角力,江澤民轉向反日使日中關係惡化,導致了歷史意識和尖閣諸島等種種爭議性問題又浮上檯面。即便是習近平上台後的中國共產黨,至今對日的態度也沒有改變。美中矛盾激化,習近平政府又轉向希望安撫日本,但這不過是中國試圖制衡美國戰術,中國的對日政策的基本上似乎沒有改變。只要中國的抗日立場不從中央轉變,駐日使館再怎麼表演日中友好。日本人只會覺得是廣告。”

京都藝術大學藝術研究院教授小崎哲哉(照片提供: 小崎哲哉 )
京都藝術大學藝術研究院教授小崎哲哉(照片提供: 小崎哲哉 )

小崎哲哉教授說:“自前首相安倍晉三執政以來,網絡右翼就一直呼籲“反中反韓”,這一點至今未曾改變。執政的自民黨政府一直與美國親近,網絡右翼等為數不少的民眾人都支持親美政策。而且隨著中國在二月實施的海警法,以及中國船隻頻繁出入尖閣諸島(中國稱為釣魚島及其周邊島嶼)海域,都讓日本社會對中國感到不滿,現實的威脅擺在眼前,中國駐日外交官要改變日本的輿論實在是難上加難。”

中國推文或別有用心 日本終究親美離中

小崎哲哉教授表示:“對美國來說,從奧巴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以來,從阿富汗撤軍一直是一個夙願。從這個意義上說,民主黨和共和黨都是同一方向,但網絡右翼也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因此,趙立堅的戰狼作風和中國駐日外館看起來似乎與共和黨同樣在加強對拜登政府的批評。從另一個角度看,他們的推文可能真正旨在為特朗普平反喔。現任的拜登政府在人權問題上比前任特朗普政府更反對中國,如果要中國在兩者之間取捨,當然會希望特朗普重拾政權。”

他指出,以這個前提,中國駐日外交官推文諷刺現在的美國政府,引起網絡右翼的熱烈討論,就是合理的做法了。

安部文司教授認為,無論中國駐日外交官這些推文是在醜化美國,友好日本,抑或是別有用心,對日本官民來說都不太會改變親美離中的想法。

他說:“當然有一小部分的日本人認為我們應該在美中衝突中調停,當和事佬,緩和美中之間的關係; 有的人主張即使美中衝突加劇,日本也至少當不沾鍋,同時與美中保持良好關係。我覺得這種期待根本不現實,因為日本沒有能力做到這一點。在中美衝突不可避免的前提下,日本只能選擇其中之一,而日本政府應該會選擇美國,因為這也是唯一而正確的選擇。這其中包含兩個原因: 一是日本在國家安全上依賴美國,所以日美同盟是最重要的;二是日本與美國有著共同的價值觀,也就是認同普世價值,比如自由民主政治、尊重基本人權、法治等。”

安部文司教授表示,日本在現實與精神上都需要美國,和以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的認同契合,所以中國駐日外交官的政治宣傳手腕雖然合理,但效果恐怕會讓中國失望。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