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我們的民主才是真民主” 中共重新定義民主對抗拜登民主峰會


資料照:建築工人走過北京一個居民小區外面,牆上有宣傳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富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民主》(2016年12月13日)
“我們的民主才是真民主” 中共重新定義民主對抗拜登民主峰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12 0:00

12月9-10日,美國總統拜登召集全球110個國家的政府、公民社會以及私營部門領導人,舉辦為期兩天的線上“民主峰會”。中國和俄羅斯等國均未受邀參加。峰會雖然沒有直接批評中國,但是邀請台灣和香港異見人士羅冠聰的做法對中國共產黨來說無疑於明確挑戰。中國政府在峰會召開前後大張旗鼓的進行了一系列“反制”行動,包括召開大規模的線上國際會議,發布讚美中式民主和批評美式民主的白皮書等,並且發動官媒進行聲勢浩大的宣傳。

中國共產黨力推“中國版民主”

美國東部時間12月9-10日,總統拜登召集全球110個國家的政府、公民社會以及私營部門領導人,為期兩天的線上“民主峰會”正式舉辦。本次全球民主峰會設立的三大主題分別是加強民主、對抗專制獨裁、打擊腐敗和促進對人權的尊重。拜登在開幕和閉幕日分別緻辭。

雖然沒有直接點名批評中國,但此次峰會邀請了台灣以及流亡英國的香港異見人士羅冠聰參加,對於中國政府來說無異於赤裸裸的挑釁。中國政府並未沉默以對,並且大張旗鼓的舉行了一系列“中國版”民主宣傳和美國民主峰會進行“對抗”。

北京政治觀察家凱波(化名)認為此次美國民主峰會對於中國共產黨來說是一個非常嚴重的衝擊。他認為,民主峰會的召開時間,也就是六中全會之後和二十大之前,對中共來說是一個大忌諱。

他告訴美國之音說:“北京從來沒像現在這樣急於把自己裝扮為世界上最民主的國家,同時詆毀美國民主。民主峰會和民主議題的發酵,實際上對於習近平來說,是威脅到他連任的問題。因為國內已經沒有聲音了,國際社會是直接威脅。北京在過去九年已經完成新集權機制的確立,而新集權機制是在乎意識形態的。意識形態和民主都是政權合法性的關鍵。這是他們對民主議題,對任何意識形態都高度敏感重視的根本原因。”

12月1-4日,廣州舉辦“讀懂中國”會議。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通過視頻強調“讀懂今天的中國,必須讀懂中國共產黨”。線上出席者包括英國前首相戈登·布朗、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俄羅斯國家杜馬第一副主席伊萬·梅利尼科夫等15位國際政要。

12月2日,中國公共外交協會在北京舉行“中外學者談民主”對話會。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在出席會議時說,個別國家以民主領袖自居,召集什麼“民主峰會”,人為把世界各國分成三六九等,貼上“民主”和“非民主”標籤,是假民主之名、行反民主之實。同日,樂玉成在同俄羅斯副外長莫爾古洛夫舉行視頻磋商時表示,所謂民主峰會完全是一場鬧劇,是典型的冷戰思維。

12月4日,中國國務院發布《中國的民主》白皮書。全文長達2萬多字,盛讚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實現全過程人民民主。白皮書強調,“一個國家是不是民主,應該由這個國家的人民來評判,而不應該由外部少數人指手畫腳來評判”。

YouTube《文昭談古論今》頻道主文昭(照片由文昭提供)
YouTube《文昭談古論今》頻道主文昭(照片由文昭提供)

對於中國政府的自我讚美,“文昭談古論今”的油管頻道主文昭評價道,中國的“全過程民主”,其實就是“全過程沒民主”,這是中國共產黨黨文化的一種話術操作。

他告訴美國之音說:“就像奧威爾在《1984》裡說的,自由等於奴役,戰爭等於和平。他把兩個意思完全相反的詞內涵換一下,等同起來。中國領導幹部不換屆,搞終身製,他就說是‘領導層有序更替’,那原來兩屆換一次就是無序。然後開改革開放倒車呢,叫做‘把握改革開放正確方向’。停電叫‘有序用電’。”

國際社會對中式民主並不買賬

12月5日,外交部發布1萬4千字的中英文雙語《美國民主情況》,指責美國政治已經淪為“金錢政治”,名為一人一票,實為少數精英統治。長文炮轟美國“民主實踐亂象叢生”,“輸出所謂民主產生惡果”,指責美國作為“民主燈塔”招致全球批評。

12月6日,由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主辦的“《十問美國民主》研究報告發布暨研討會”在北京舉行。報告開頭把此次美國民主峰會稱為“新的國際表演秀”,提出十個關於美國民主的問題,強調“世界上沒有唯我獨尊的民主模式”,“民主是豐富的、多元的,而非被迫強加的單一套路”。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當日例會上重複了這十個問題,包括“美國民主到底是多數人的民主還是少數人的民主?”、“是實現權力製衡還是導致權力濫用?”、“是維護世界和平還是破壞國際秩序?”等。

12月7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也在其推特以“十問”為主題,連發十條推文,包括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中央電視台在內的中國官媒更是連篇累牘的大幅刊登報告內容。

美國丹佛大學約瑟夫-克貝爾國際關係學院教授趙穗生認為,最近中國政府推出的這幾份報告,對美國的批評有其事實依據,因為美國現在做的確實不好:“美國現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衰落的民主,所以要找美國民主的問題可以找到一大籮筐”。

趙穗生告訴美國之音說:“但是(共產黨)的自我標榜就很可笑了。中國人民有結社自由,有罷工自由,有抗議自由,這簡直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嘛。現在誰敢妄議中央,輕則丟官,重則坐牢。完全沒有這些基本民主的權利,更不用說自由的選舉政府和領導人的權利,把領導人選下台的權利。現在領導人要搞終身制,沒有一個人能夠公開站出來表示反對。”

美國丹佛大學約瑟夫-克貝爾國際關係學院教授趙穗生 (照片由趙穗生提供)
美國丹佛大學約瑟夫-克貝爾國際關係學院教授趙穗生 (照片由趙穗生提供)

12月4-5日,“民主:全人類共同價值”國際論壇會議在北京舉行。新華社引用來自波黑、塞內加爾、葡萄牙、坦桑尼亞、巴西等國的參會者的發言說,世界上沒有一模一樣的民主,美國也不應該把單一的價值觀強加在各國人民身上。

趙穗生對此評價說:“中國這種軟實力在西方國家幾乎是沒有市場的。但是一些非西方國家,尤其一些經濟欠發達國家,對中國的一些做法有一些正面的評價。這些國家的人出來說這種話我倒是覺得不奇怪,這也說明當前的世界是一個很複雜的世界,不是一個單純的民主和專制的對立。這是拜登的話,我覺得這說的太簡單化了。”

英國《經濟學人》旗下“經濟學人信息社”(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今年3月發布的為全世界167個國家地區的民主排名中,第一名為挪威,最後一名為朝鮮。中國排名第151,也是倒數第16名。台灣排名第11,超過了排名第25的美國。

位於紐約的研究機構“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發布的2021年報告顯示,在幾乎所有關於政治權利的選項裡,比如“領導人是否通過公開公正選舉產生”,“立法機構是否通過公開公正選舉產生”,“人民是否有權選擇不同的政黨”,“不同政黨是否有機會獲得權力”等,中國的得分均為零。

中共無法承認已經放棄民主

對於近期中國政府對於重新定義民主近乎執念的做法,凱波分析說,中共實際陷入到一種話語貧困當中,沒有新的概念。他告訴美國之音:“雖然共產黨是通過治理的方式來削減民主的力量,但是當國際上批評中國不民主的時候,中共發現民主是無法拋棄的。雖然是一個裝飾,但是這個裝飾是中國的痛處。所有東西都無法掩蓋這個,這是中國政權最核心最脆弱的地方。”

趙穗生分析說,即使對於專制政權,也要用民主來裝潢門面,儘管他們對民主含義的解釋完全不一樣。

他說:“民主這個詞從中國進入現代化過程當中,從西方通過日本引進以後,一直就是個正面的東西。中國的知識精英,包括共產黨自己,在很多年裡都是要搞民主的。他們批判國民黨,批判所有的政治對手,都說他們不民主,搞專制,搞獨裁。連毛澤東都要說‘人民民主專政’。這個詞聽起來很奇怪,民主怎麼和專政一起,專政是獨裁呀。但是他把這個民主加在前面好像獨裁就合法了。所以這個詞在中國的政治詞彙當中,具有一種很難替代的功能。”

12月10日美國民主峰會落下帷幕之後,中國外交部緊接著在其官網再次發布批評文章。文章說,“有關調查顯示,72%的美國人認為美國已經不是可供他國效仿的民主典範,81%的美民眾認為美國民主面臨來自國內的嚴重威脅。全球44%的受訪者認為美國是全球民主的最大威脅,52%的歐盟國家民眾認為美國民主制度無效。”

同日,央視新聞引用美國媒體對峰會的批評,以“虛偽峰會”為標題,稱“多國媒體和專家戳穿所謂民主峰會,直言這一會議只是妄圖以意識形態為工具,挑動衝突和對立,維護美國霸權。”新華社也找出各大英文媒體對峰會的評論文章,以“辦砸了!”為標題,對峰會各種冷嘲熱諷。

文昭分析說,中共對待民主的態度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鄧小平時代到到江澤民早期,並不公開否認民主,民主仍然是中國的一個政治前進的方向,雖然1989年是一個重大轉折。到了胡溫階段,中國的開放程度擴大,也引起了很多思想觀念上的衝擊,主要以“中國經濟水平還不夠,不適合搞一人一票的民主”來搪塞。 “但是在習近平這個階段有一個根本性的扭轉。就是說我們已經實現民主,而且是真民主,西方反而是假民主”,

文昭對美國之音說:“所以最近整個是指鹿為馬,顛倒黑白。實際上是表示中共內部已經沒有任何彈性了,失去了任何政治體制做改變的動力。但是他們為了維護現在這個地位,就只有一種宣傳,就是我們已經實現了民主。我們要堅持的不改的東西,恰恰是民主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