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立法會狄志遠成“非建制派”獨苗 “三低”議會內恐成橡皮圖章


2021年12月19日,香港投票站門前的大幅標語呼籲選民投票。 (美國之音記者 鄧凱欣拍攝)
香港立法會狄志遠成“非建制派”獨苗 “三低”議會內恐成橡皮圖章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37 0:00

在12月19日舉行的香港立法會換屆選舉中,自稱“非建制派”的候選人全部落敗。在社會福利界功能界別勝出的“新思維”主席狄志遠成為唯一當選的非建制派。但是,狄志遠以往的政治取向與主流民主派背道而馳。部分輿論相信,他將難以在“清一色”的議會內起到制衡作用。

本屆香港立法會選舉10個地方選區,有12名候選人被視為非建制派,但當中只有3人得票超過一萬,其他都在8000票或以下,當中有4人得票更不足總投票數百分之三,被沒收5萬港元選舉保證金。

從政近40年,以獨立身份參選的馮檢基在選舉結束後對媒體表示,對落選表示失望。

馮檢基說∶“投票率太低,所有非建制派全軍覆沒,看到每一個直選區兩個議席被壟斷。將來整個立法會也會變成一言堂。”

狄志遠價值觀偏離主流民主派

在“清一色”選舉結果當中只有打著“非建制派”旗幟的政黨“新思維”突破重圍。 “新思維”主席狄志遠在社會福利界功能界別選舉,以1400票當選,領先於最接近的親北京政黨“民建聯”對手500多票。

曾在港英時代立法局出任議員的狄志遠出身香港民主黨的前身,論政團體“匯點”。多年來,他的政治取向和價值觀被認為偏離香港主流民主派.

香港立法會(路透社2020年6月4日)
香港立法會(路透社2020年6月4日)

1994年,港英政府最後一屆立法局面臨在九七主權移交後解散。獨立議員劉慧卿在立法局提案,建議乾脆把立法局60個議席全數由直選產生。當時有兩名民主派議員投了棄權票。狄志遠是其中之一。

退出政壇約20年後,狄志遠2006年復出擔任民主黨副主席,但隨著社會矛盾加劇,他和民主黨的立場越走越遠。

2012年,港府推出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引發反國教運動,狄志遠卻支持國民教育科,不認同國教科會造成“洗腦”。時任民主黨主席何俊仁曾發聲明,批評狄志遠的言論有違民意和民主黨的立場。

2014年,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就香港政改作出“831決定”,包括行政長官參選人必須獲得提名委員會支持才能成為正式候選人。當時民主派主流拒絕接受有關決定,要求公民提名,狄志遠卻呼籲民主派暫時接受此政改方案,其後更與另一支持方案而被開除黨籍的黃成智合組政黨“新思維”,並退出民主黨。

自稱“1:89”願和建制派合作

成為新一屆香港立法會“非建制”獨苗的狄志遠接受美國之音專訪。他說,作為立法會唯一的非建制議員,“1:89”是自己的新編號。所謂“1:89”是指新一屆香港立法會共90席。狄志遠是議會內唯一"非建制派"。其餘89席由親北京陣營所壟斷。

“新思維”主席狄志遠當選香港立法會社福界功能界別議員 (狄志遠提供)
“新思維”主席狄志遠當選香港立法會社福界功能界別議員 (狄志遠提供)

狄志遠認為,一個聲音總比沒有聲音好。世上很多政治領袖都要孤單作戰,卻又表示,自己與建制派在福利、民生政綱上有很多共通之處。

狄志遠說:“在下屆立法會90個議員當中,我是一個極少數。在爭取民主的過程當中,我會稍為孤獨。議會未必會集體推動爭取民主這個議題。在民生議題上,我卻沒有那麼孤單。近期我所接觸的建制派政黨與我在勞工、福利、教育有很多共通點。”

狄志遠認為,香港議會裡民主派和親北京陣營之間的“黃藍對決”已成歷史。雖然民主派政黨在立法會從來都是少數,但往後仍然有影響力。

狄志遠對美國之音說:“在議會採取抗爭手段已經不是有效的方法。以往議會內出現很多抗爭。我看不到這對於社會發展有積極作用。我在立法會不會和任何黨派樹立敵對關係。這樣做沒有多大建設性。針對不同議題,如果志同道合我們可以合作,否則大可以各自表述。”

香港主權歸還中國已24年,但就香港境內有關國家安全作出指引的“基本法”第23條,由於反對聲不絕,至今未完成立法。經歷了2019年反送中風波,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雙普選更是遙遙無期。

狄志遠說:“23條立法和雙普選都寫在基本法裡。特區政府有憲制責任做好這些事情。我希望23條立法過程當中能反映市民的疑慮,期望政府能從善如流。我也希望政府能就雙普選積極創造有利條件。我們不會改變對於六四的態度和立場。我們認為六四是愛國民主運動,期望中央日後能有更全面的理解和定性。”

狄志遠說,民主和民生問題同樣重要,缺一不可,希望未來四年,能以表現爭取香港人對“非建制派”的認同。

狄志遠說:“我認為必須兩條腿一起跑。很多香港市民都認為,要有民主才能確保民生,但也不能只顧民主而不顧民生。持續的抗爭對社會沒有幫助。如果‘非建制派’(未來)表現和發揮理想的話,慢慢會贏得選民的支持。”

黃偉國:狄志遠以“包裝”取勝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係原助理教授黃偉國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係原助理教授黃偉國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係原助理教授黃偉國對美國之音表示,狄志遠能夠脫穎而出與對手和“包裝”有關。

黃偉國說:“他在年輕時候從政沒有太大的成就。其後沒有再參選,甚至脫離民主黨,甚至不再被視為民主派人士。憑著對政府沒有威脅,對政府唯命是從,披著‘非建制’的外衣當建制派,再加上(社會福利界功能組別)對手很弱,使他能夠勝出這次選舉。”

黃偉國相信,無論主流民主派還是親北京陣營都不會把狄志遠視為“同路人”。

黃偉國說:“建制派人士會覺得,他在利用‘非建制派’為名招搖過市,不會把他看成‘自己人’。在非建制派人士眼中,他參與了被閹割的立法會選舉,還要以勝利者身份成為議員,對他的能力、誠信、道德都會大大的否定, 甚至質疑他會否和其他89名議員一樣,淪為舉手機器和橡皮圖章。”

新制度下首次香港立法會換屆選舉投票率是香港主權歸還中國以來最低,地方直選有135萬多人投票,投票率是30.2%,而上屆選舉是58%。

以往的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和親北京陣營得票率一直維持六四的比例,這次卻逆轉變成一比九。親北京陣營取得超過123萬票,比上屆增加37萬票。在部分選區,非建制派候選人的得票率只有個位數。

智庫組織民主思路派出兩人參選地區直選全部落敗。召集人湯家驊在選舉結束後對媒體承認,他低估了親北京陣營票源的實力。

湯家驊說:“香港的兩極政治需要一段更長時間才能改變,一些非建制派的支持者對選舉不滿意或感到失望,他們不出來,自然是建制派全勝。今天的結果看起來,似乎我們低估了建制派票源的實力。”

民主派支持者不認同“非建制派”

對於絕大部分非建制派落選,包括中國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在內的親北京陣營人士認為候選人入閘已達到中央要求,背景“五光十色”,最終未能當選只是選民決定。

學者黃偉國認為,選舉結果顯示,自稱“非建制派”的候選人根本無法獲得民主派擁護者的支持。

黃偉國說:“民主派支持者對候選人是有要求的,尤其地區工作以及從政和議會經驗。民主派選民期望候選人能以批判的態度與政府建立關係,而不是舉手機器,不是事事聽從政府的政客。民主派的選民也很看重候選人的信念,希望他們擁護民主、人權、法治、自由等核心價值。在新當選的90名立法會議員當中,卻看不到這些。”

他說,這次立法會選舉是香港議會進入“三低”時代的轉折點。

黃偉國說:“低代表性、低能、低認受性。立法會議員為了要表示對北京效忠,會比政府走得更前,走得更盡,走得更過分。預料會出現‘政府左、立法會更左’的情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