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特首回應萬人遊行 眾志鳩嗚團持續抗爭

  • 湯惠芸 香港

旺角「鳩鳴團」成立1,000日。(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16名學生領袖及社運人士,上星期因律政司覆核刑期,由社會服務令被上訴庭改判即時入獄6至13個月,引發星期日數萬港人遊行聲援。特首林鄭月娥星期一傍晚回應外界質疑律政司政治檢控表示,不認同當事人是「政治犯」或被政治迫害,她強調律政司覆核刑期是從法律方面考慮。香港眾志及鳩嗚團等政黨及民間團體表示,會持續街頭抗爭,聲援獄中的社運人士及爭取真普選。

香港數萬人遊行,聲援最近被改判即時入獄的16名學生領袖及社運人士,結束接近24小時之後,特首林鄭月娥星期一傍晚在特首辦會見記者回應遊行表示,律政司在檢控、上訴和覆核刑期上,完全是從法律方面考慮,絕對沒有任何政治動機,她又表示,形容當事人是「政治犯」或被政治迫害的說法完全不正確。

林鄭月娥對無理攻擊法官表遺憾

林鄭月娥批評,任何評論指香港法庭裁決是受政治干擾的言論是不負責任,對於向法庭、法官或司法機關作出的「無理攻擊」,她表示極度遺憾。

多名記者追問林鄭月娥,今年2月區域法院法官,判處7名警員在佔領運動期間,襲擊社運人士曾健超致造成身體傷害罪名成立,判入獄兩年,當時7警案法官被親北京傳媒及人士辱罵、批評,為何林鄭月娥當時無表示遺憾﹖是否雙重標準﹖

強調對法官遭批評回應無雙重標準

林鄭月娥一度沒有回應這個問題,在記者追問下回應表示,明白經過過去幾年,大家對政府少了一份信任,但是律政司的工作對香港非常重要,因為它們是香港法律的把關人,也是維護法治精神。林鄭月娥重申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在律政司內部有不同意見的情況下,堅持向上訴庭申請覆核16名社運人士的刑期,是基於法律的依據,她又否認自己對法官受批評的回應有雙重標準。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林鄭月娥說:作為在甚麼時候講甚麼東西,都要看看我的身份,即是如果當日我作為政務司司長,有個這樣的場合、好多人都希望我作一個回應,我可以保證我都是這個回應,就是大家不能夠因為一個裁決,去批評我們的司法不獨立,去批評法官是受政治干預。但今日我作為行政長官,我更加有責任第一時間出來講,因為如果你記得,我都解釋過行政長官的憲制地位,它不單只是行政機關的首長,亦是整個特別行政區的首長,特別行政區裡面有行政、有立法、有司法,如果見到其中一個這麼重要的司法制度受到無理的評擊,我一定會出來要「講嘢」,因為這個是我要履行我的憲制責任。

香港萬人遊行籌超過32萬美元

數以萬計港人星期日在酷熱天氣下,遊行聲援重奪公民廣場案、反新界東北規劃案,被判入獄的16名學生領袖及社運人士,大會表示遊行人數創2014年雨傘運動後新高,星期一並公遊行期間籌得超過32萬美元的捐款,將用作支援在囚社運人士、他們的親友以及案件上訴的費用,支援小組正籌備成立基金,稍後公佈詳情,多個政黨及民間團體亦積極落區向市民講解事件,以凝聚民意。

香港市民寫你給在囚的「雙學三子」。(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市民寫你給在囚的「雙學三子」。(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眾志星期一傍晚,萬人遊行後首次在銅鑼灣擺街站,聲援該黨被上訴庭改判即時入獄8及6個月的主席羅冠聰、秘書長黃之鋒,以及十多位在囚的社運人士。他們準備的傳單在一個小時內幾乎派光,期間在街站準備白紙及筆,讓市民即時寫信給在囚社運人士,大批市民響應。

眾志指籌款數字摑政權一巴

香港眾志常委周庭接受傳媒訪問表示,星期日遊行的籌款數字,對他們以及16位上星期被判入獄的抗爭者來講,都是鼓勵,亦反映雨傘運動結束接近3年來,港人的政治冷感有所轉變,也是對政權的警號。

香港眾志常委周庭(左)和林淳軒。(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眾志常委周庭(左)和林淳軒。(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周庭說:其實對於整個香港民主運動,以致對於願意去犧牲的抗爭者來講,都是一個鼓勵,而且亦都是一個對於政權、其實是摑了政權一巴,因為政權正正就是想利用,今次有抗爭者入獄想去阻嚇我們參與公民抗命,或者以後一些直接的社會行動,但是今次很明顯見到,政權它們的目標是失敗。

香港眾志常委林淳軒表示,林鄭月娥批評市民不同意法庭的裁決就是攻擊法庭,是荒謬的講法,林淳軒認為,破壞香港法治的其實是香港政府。

林淳軒說:要重申一次,一直以來破壞香港法治的是香港政府,我們自從去年的人大釋法案,政府透過法庭去損害立會的權威、立會的尊嚴、取消議員資格,我們就見到真正損害香港法治的是香港政府,而不是眾多想去守護香港的市民。

雙學三子正籌備上訴

林淳軒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因重奪公民廣場案上星期四(8月17日),被上訴庭改判即時監禁6至8個月的「雙學三子」黃之鋒、周永康及羅冠聰,他們的上訴正在籌備當中,律師團隊正研究上訴庭的判詞。

林淳軒並表示,星期日的萬人遊行可以說是香港民主運動的再起步,他相信民主派裡面不同的政治光譜包括本土、自決可以更團結,而香港眾志會繼續與友好團體落區擺街站,向市民講解如何聲援在囚的社運人士及學生領袖。林淳軒又表示,不擔心「雙學三子」出獄後,5年內不可以參選區議會以及立法會選舉,會減弱他們的政治能量,他們將會繼續堅持街頭抗爭,爭取真普選。

林淳軒說:即是我們的政治能量不是基於我們是否能夠擁有一個參選權,我們一直以來相信,我們能夠推動香港民主運動前進的能量,是因為基於我們堅實地與香港的市民溝通,由基本的組織開始做起,從而推動到大家願意站出來的精神,這個才是我們一直信賴的社會運動的精神。

有市民遊行後擔任眾志義工

星期日的萬人遊行後,多名香港市民響應香港眾志的呼籲,成為該黨的義工,星期一傍晚在街站協助派傳單。40歲從事貿易工作的楊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看到上星期上訴庭重判16名社運人士入獄,覺得港府對泛民、特別是年輕的一群打壓太厲害,令他不再相信法庭是政治中立,所以走出來支援香港眾志。

楊先生說:喚醒一些沉睡中的人,其實現在政府已經對政治收緊得很嚴重,你們不可以再睡覺、行過當看不見,一定要走出來去發聲,做一些你覺得政治需要做的東西,或者可以說是政治正確的事情,不可以由得政府去為所欲為。

楊先生表示,2014年有參與雨傘運動,之後有經歷過低潮,但是看到上星期上訴庭的判刑令他覺得不可以再坐視不理,他不滿上訴庭對「雙學三子」判刑過重,而且覺得律政司有選擇性上訴覆核刑期之嫌。

楊先生說:因為你見到有一些親中陣營的人,在雨傘運動期間或者之後的期間,都有打人被拘捕,有些都是判了社會服務令,但是那些已經有錄影片段看到有肢體的暴力是很明顯的,為何那些又不被上訴(刑期)﹖那些是更明顯更有捉到(證據),(律政司)為何不去做呢﹖反而這一次是宣洩於學生是用語言暴力,說「衝」、「奪」就是一些很暴力的行為,有一點強詞奪理、說不過去。

旺角鳩鳴團持續抗爭1,000

2014年11月26日雨傘運動旺角佔領區清場後,一群香港市民自發每晚在旺角街頭集結及高舉黃傘遊行,響應時任特首梁振英呼籲,佔領行動清場後,希望市民多購物,令香港市道興旺,而遊行的市民不時高呼普通話「購物」的發音「鳩嗚」,因而稱為「鳩嗚團」。

「鳩嗚團」從2014年11月26日之後,一直堅持每晚在旺角西洋菜南街集結,高舉黃傘,以及「我要真普選」的黃色標語,演說遊行、風雨不改,堅持雨傘運動的火種,落實真普選。

多名民主派人士出席旺角「鳩鳴團」街頭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多名民主派人士出席旺角「鳩鳴團」街頭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鳩嗚團」星期一晚紀念成立1,000日,強調要為下一代的自由撐下去。多位民主派人士包括人民力量主席、立法會議員陳志全、新民主同盟的區議員范國威及譚凱邦,以及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姚松炎等,應邀出席街頭論壇,談香港的民主如何走下去。

有成員為下一代爭取不變一國一制

「鳩嗚團」成員錢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她堅持街頭抗爭1,000日,但是坦言本身只是一名家庭主婦,不知道如何回答香港的民主如何走下去,也不知道甚麼時候可以爭取到他們想要的真普選,但是她相信自己要為下一代爭取,不讓中共將香港變成一國一制。

旺角「鳩鳴團」成員錢小姐。(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旺角「鳩鳴團」成員錢小姐。(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錢小姐說:我只是知道,共產黨是不會停止它要將香港盡快實行一國一制,但是要用一國兩制這張花紙去包裝,所以香港人其實就是沒有退路,如果想著不要激怒共產黨,又或者現在說甚麼大和解,又說給時間林鄭這些,只是廢話。我們如果退一步其實就跌下懸崖,所以我們繼續要堅持,繼續要走下去。

港大生指鳩嗚團提醒港人不放棄

2014年參與雨傘運動後,偶有參與「鳩嗚團」的香港大學學生吳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鳩嗚團」最大的意義,是在香港最旺、最多人流的旺角區,堅持街頭抗爭1,000日,是提醒曾經參與雨傘運動及佔領行動的香港人,不要放棄。

吳先生說:有一班這麼熱心的朋友,他們還未放棄,我覺得是對於其他曾經參與過(雨傘運動),或者都是支持民主、但是覺得現在很灰心、或者很絕望的人,即是有一個提醒的作用,以及有一個鼓勵的作用。

吳先生表示,有跟同學一起參與星期日的萬人遊行,他會響應獄中的「雙學三子」呼籲,在監獄外堅持抗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