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學者解讀彈劾審判:黨派政治扮演重要角色


參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 R-KY)也投下了無罪票。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05 0:00

針對前總統特朗普的彈劾審判在預料之中以無罪判決告終。不過,黨派政治在這次審判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受到了政治學者的關注。

喬治城大學政治學家漢斯·諾埃爾(Hans Noel)教授收集並統計的數據顯示,參議員們最終投票有罪或是無罪,與他們所來自的州的選民對前總統特朗普的支持程度有著不小的聯繫。

許多參議員在投票前後都表示,自己投票的理由是基於對特朗普究竟有沒有煽動暴力的判斷,或是彈劾審判本身是否違反憲法。但諾埃爾教授的數據給出了另一種解讀方式。

他發現,在投下有罪票的全部50位民主黨人裡,幾乎所有人都來自特朗普去年得票率低於50%的州。而絕大多數投下無罪票的共和黨人都來自特朗普得票率超過50%的州。而加入民主黨投下有罪票的7位共和黨參議員中,也有3位來自特朗普得票率不超過50%的州。參議員的投票選擇和選民的政治偏好有直接聯繫。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共和黨人在投下無罪票後給出了模棱兩可的聲明。比如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共和黨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 R-FL) ,他在聲明中認為,參議院的這次審判違憲,應該“讓歷史,如果必要的話,法庭,來裁決這些發生了的事件” 。

參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 R-KY)也投下了無罪票,認為審判違憲,不過他在隨後的演講中卻直指特朗普對1月6日的事件負責。

他說道:“衝擊這幢大樓的人相信他們是根據總統的意願和指令。這種信念是影響力不斷增強的錯誤聲明、陰謀論、不負責任的誇張言論帶來的可見後果。敗選的總統一直通過地球上聲音最大的話筒傳達這些信息。”

諾埃爾教授認為,麥康奈爾明白特朗普在共和黨內依然擁有大量的支持者,但同時他希望能通過譴責特朗普,來拉攏那些並不支持特朗普或是衝擊國會山的共和黨商界人士。

諾埃爾並不認為特朗普會是2024年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但特朗普所代表的民粹主義將被保留在黨內。

他說:“民粹主義之前就存在於共和黨當中,不過特朗普絕對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而且這在短時間內不會消失。對共和黨領袖們來說,這會很艱難,像麥康奈爾那樣對不同的群體傳達不同的信息會很艱難。所以我想這是為什麼共和黨人不願意背離特朗普,因為這不僅是背離特朗普,這也是背離了一些選民,他們認為民主黨在威脅他們,在說謊,他們需要在那一層面戰鬥。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這都會是共和黨的一部分。”

另外,諾埃爾教授還提到了黨派政治給美國的權力製衡帶來的限制。

參與彈劾審判的100位參議員應該扮演的是中立的陪審團的角色。但作為民選代表,他們必須很大程度上去考量黨內選民的偏好,所以他們所屬的黨派幾乎決定了他們最終會投下什麼樣的票,於是給本來應該體現立法權制衡行政權的彈劾機制的有效性造成影響。

他說:“這並不令人驚訝,不過這確實指出了我們的憲法的一些局限,即它的設計能否有效執行它的初衷。”

在上週審判開始之前,從各個共和黨參議員對媒體透露的信息,外界不難預測出民主黨無法得到足夠票數來定罪特朗普。包括左右兩個陣營的民眾都有人質疑這次彈劾審判的意義到底在哪。

諾埃爾教授認為,民主黨決定開啟審判,除了是因為他們的選民會支持以外,也是因為特朗普拒絕承認敗選,讓人對民主制度的未來產生了擔憂。

他說:“特朗普的第二次彈劾審判結果是歷史上得到兩黨贊成票數最多的一次。事實上,特朗普是唯一一位在彈劾審判中受到他自己黨派成員反對的總統。這是一個信號,一種聲明。把這些記錄在案很重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