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日政府準備12月上海磋商緩和海洋糾紛


日本外務省用12種文字發放擁有尖閣諸島主權的主張。(日本外務省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26 0:00

中日兩國政府準備下個月上旬在上海舉行第八輪“海洋事務高級別磋商”,這是最近中國領導人相繼在越南和菲律賓展示有意改善對日關係的徵兆以來,兩國為緩和釣魚島(日本稱尖閣諸島)主權糾紛,爭取做改善關係的一次鋪墊。

日本部分主流傳媒引述外交界的消息來源稱,中日兩國政府本週一(11月27日)基本達成了12月上旬在上海舉行第八輪日中“海洋事務高級別磋商”的協議,準備討論兩國如何迴避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台灣稱釣魚台)以及周邊有主權爭議海域發生不測事態等課題。

日本外務省、防衛省、海上保安廳的有關事務負責官員將出席這一輪上海磋商,預計中國與之對口的外交部、國防部和海警局的負責官員也將出席

共同社率先報導這一消息時,指出這是基於11月11日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越南會談,中日出現改善關係徵兆以來,兩國主管部門對領土糾紛這個阻礙改善關係的棘手難題,是否能通過這次磋商在一定程度上緩和東中國海中日領土糾紛對峙的緊張局勢是最大焦點。中國商務部官網周二也引述了日媒的報導。

七輪空轉

中日“海洋事務高級別磋商”是2011年9月日本政府購入尖閣諸島、把島權國有化,升級了與中國爭執該島以及周邊海域主權的糾紛後,前日本首相野田佳彥同年12月與時任中國國家主席的胡錦濤會談中,提出設置兩國高層次官員磋商,務求通過對話來迴避東中國海隨時可能發生衝突的建議下構築的機制。 2012年5月在杭州舉行了第一輪磋商,隨後輪流在兩國舉行,今年6月在日本福岡縣舉行過第七輪。

7次磋商中,討論的議題既包括主權爭端擴大到海、空對峙的本身危機和引起東中國海漁業糾紛、中國開發東中國海油氣田引發的糾紛等,也包括兩國取締海上毒品交易、海上救援等原本可行的合作,但最主要還是構築海、空緊急聯絡機制的議題。中方雖同意構築緊急聯絡機制,但7次磋商不僅都沒能具體落實,而且儘管保持了繼續磋商的結果,但因為總是處於不歡而散狀態,所以連原本可行的合作也被擱置。日方相信磋商沒成果是因兩國政治關係惡劣。

購島是非

2011年8月野田佳彥政權匆匆決定購入尖閣諸島的直接原因是時任東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宣布東京都購買尖閣諸島並建設的計劃,石原並已通過公開籌款,3個月就籌集到超過14億日元(約1300萬美元)的購島款項。

至今日本大部分研究尖閣諸島問題的人都不懷疑如果當時石原成功購島,尖閣諸島在石原手裡無論是他揚言的建港灣或駐守設施,都會顛覆中日擱置爭端的默契(日本政府否認存在擱置協議),主權糾紛就會上升到衝突階段。

但日本政府除了購島,是否還有其它阻止石原購島的可行手段,日本的研究者們至今看法不一。不過在當時日本民主黨執政,積極排除官僚主義的內政、外交混亂局面中,野田政權堅信政府購島是便於日後管理、杜絕被政治化的最佳手段。

共同社客席論說委員岡田充是長年研究尖閣諸島的日本人之一,他說2012年日本政府購島期間出任日本駐中國大使的丹羽宇一郎向他說過購島內幕。據丹羽說,野田政權事先沒把購島計劃告訴他。當時中日關係已惡化,中國拒絕安排中日首腦正式會談,野田2011年9月8日在海參威出席國際會議期間,只能“偶遇”胡錦濤。野田站著對胡錦濤說明日本政府準備購入尖閣諸島的計劃,胡錦濤答停止把釣魚島國有化。

危機潛伏

但兩天後,內閣會議決定以20.5億日元(約1864萬美元)購島。日本駐北京大使館緊急開會,丹羽問有誰事先知道購島計劃,誰也不知道,整個駐中國大使館蒙在鼓裡。丹羽批評野田政權把尖閣諸島國有化是把“內政糾紛作為外交理由”,但他也沒能具體指出當時如果用其它什麼手段比國有化更好。

而岡田指出,從2010年中日在東中國海撞船起,民主黨政權的處理方法就一錯再錯,以至於小泉純一郎政權能把中日尖閣諸島糾紛大事化小,而民主黨政權下只有不斷惡化。

近年日本各項民意調查結果說明,大部分日本人對中日關係前景悲觀,主要原因之一是相信中日政府無法化解東中國海領土糾紛。而研究者之間則廣泛認為,中國能與俄羅斯解決領土糾紛,但不可能與日本解決領土糾紛。

在日本,尖閣諸島問題也仍堆著一些“乾柴”,不僅社會上不時有輿論批評尖閣諸島無人駐守是政府管理不善,而且石原籌得的超過14億日元購島款至今存在東京都,由於難以退回,社會上也不時有輿論敦促用於建設尖閣諸島的聲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