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日本謀求擴展在亞洲的經濟實力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東南亞領導人在馬尼拉舉行的東盟峰會上合影。(2017年11月13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49 0:00

日本在加速在東南亞的援助和投資,幫助其跨國公司在東南亞做生意。與此同時,日本同政治對手中國競爭,對周邊較小鄰國施加長期影響。

這個富有的亞洲國家正在幫助在馬尼拉附近修建一條鐵路線,在柬埔寨興建一個港口,以及在美國1月退出TPP之後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予以新的支持。這只是日本最近為東南亞做的三件事。

日本首相本安倍晉三出席了在馬尼拉召開的東盟峰會,同10個東盟成員國領袖會面。他們同意加強已經實施9年的東盟-日本貿易協議。

安倍的發言人丸山則夫說,日本這個超現代化亞洲國家希望能確保有一條沒有麻煩的、遠至非洲的陸地和海上運輸線。東南亞位於這個陸地和海上運輸線的沿線。日本是在中國之後亞洲第二大經濟體。日本尋求從周邊小國家獲取土地、廉價勞動力和資源。

丸山則夫在馬尼拉東盟峰會期間的一個記者會上說,“對四周環海的日本而言,海上秩序極為重要”。

他說:“但是海上秩序面臨一些威脅,包括海盜、恐怖主義、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自然災害,因此我們需要推動消除這類威脅的理念,建立這個地區的國際和公共空間,給所有國家帶來相同的穩定和繁榮”。

運輸線、工廠基地

根據新加坡發展銀行的估計,從2011至2016年,日本在東南亞6個最大國家的投資每年平均200億美元,比2006至2010年的平均投資增加一倍多。

根據截至到2011年的統計資料,日本全球援助的大約35%在東南亞。

日本坦普爾大學歷史講師和作家金斯頓說,東京尤其希望能獲得開放的運輸線。日本可能會擔心,北京會設法全部控制南中國海上的航行。中國不顧4個東南亞國家的聲索主張,宣稱對南中國海的大部分地區擁有主權。

金斯頓說:“在資源、地緣政治位置方面,東南亞對日本極其重要。東南亞是連接日本和中東和非洲的主要貿易線。很多日本的投資,很多離岸的工廠設施在這裡。”

在國際場合,政府官員們舉行談判,弄清楚東南亞哪個國家,什麼地方需要幫助。例如,日本政府官員上個月提出幫助菲律賓重建因為同穆斯林反叛分子戰鬥而遭蹂躪的一個城市。

金斯頓說,日本最終希望能幫助制定規則,就像東盟為其集團6億3千萬人民制定規則一樣。他說:“日本希望能主導為這個新興地區秩序制定規則”。

與2015年相比,日本去年全球直接援助增加12.7%,達到103億7千萬美元。日本外務省的網站說,日本還擴大了對援助的授權,根據不同國家的需要包括“人類安全”和“可持續性發展”。

同中國的爭議

中國和日本仍要面對二戰後尚未解決的問題,以及圍繞東中國海島嶼的爭議。2013年以來,為了聲索主權,中國定期派遣艦船和飛機到這些島嶼附近。

分析人士認為,東中國海問題,以及日本對北京對南中國海控制的警惕之心,促使東京在做援助盤算時要考慮航行自由,法治和安全。南中國海問題是另外一個爭議,不涉及日本。

與中國過去5年來突如其來,大規模的援助不同,日本的援助通常是零打碎敲的,經由政府和私人渠道提供。

中國向世界展示的是4年前提出的耗資9000億美元,橫跨歐亞的“一帶一路”基礎設施計劃。

菲律賓社會福利和發展部副部長伊曼紐爾說,在11月13日和14日馬尼拉峰會期間,東盟注意到了日本和韓國的支持。

伊曼紐爾星期一在峰會的間隙說:“我認為,在很大程度上,這兩個國家都非常、非常支持東盟倡議,儘管他們不是東盟成員國。他們支持我們的活動,並非是直接出資,但他們的一些活動跟東盟的活動一致”。

東京的國際基督教大學政治學資深副教授史蒂芬·納吉說,由於美國總統川普缺乏類似的活動範圍,日本在東南亞的作用會更加明顯。

川普在馬尼拉對東盟領袖們說,他希望該地區能有更“公平的貿易”,但卻沒有提出提供一系列援助或投資的項目。

納吉說:“作為該地區不斷發展戰略夥伴關係的一個支柱,日本在該地區發揮重要的作用,以此平衡中國在該地區不斷擴大的經濟、外交和安全足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