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底層故事:“我們還是擺個小攤子吧”


2020年3月3日上海一處蔬菜攤。

中國總理李克強“兩會”上倡導地攤經濟的話一出,燃起中國底層一些困難戶的希望。他們開始盤算擺攤的事情,盼望地方政府落實這項新經濟政策。不過,有關地攤經濟的信息混亂,看來不是很容易。

希望燃起

“媽媽,我們還是擺個小攤子吧,我的‘低保’不是能長期吃的。”上海居民朱金娣的兒子沈佳君說。

為了自己殘疾兒子的補助和生計,朱金娣對美國之音表示,已沒有精力再和地方政府糾纏,李克強的話畢竟為她家帶希望:“我到街道去說了,李克強不是允許我們可以擺地攤了嗎?我們也不願意為了一百塊錢,兩百塊錢和你們政府糾纏,讓我們自食其力吧,擺個小攤頭,給我們一個地方。我的兒子受迫害致殘,到哪裡去找工作?沒有一個地方要,正常人和沒有什麼毛病的人現在找工作都難。”

算筆細賬

朱金娣是上海市浦東新區人,2008年因與政府就拆遷補償未能達成協議,私房被強拆。期間兒子失業,並在鄰里糾紛中精神受刺激,生存艱難。街道後來在2010年發給沈佳君900元“幫困補助”,今年沈佳君還拿到每月1160元低保。

李克強“兩會”上說,全國6億人每月人均收入1000多塊人民幣。沈佳君的低保收入,與這個平均數大抵相當。朱金娣說,1000元是個平均數,有人可能不到一月1000塊,也就幾百塊,或者沒有收入,他們怎麽生活?

朱金娣說,兒子2020年5月剛拿“低保”:“1160元低保不是長期吃的,3個月或者幾個月(要核准一次),要求限制你家電費數量,等等。我孩子身體不好,夏天開空調,每月至少300多塊錢電費吧?用了這個就沒有吃的了。還要看病,房子管理費呢?如果只是吃飯1000塊還可以,油鹽醬醋水電煤,出門乘車子,兩塊錢最起碼,來回四塊錢,在上海絕對不夠用。”

一路走來

朱金娣是上海老上訪戶,除為兒子生計著急,自身因房屋拆遷補償糾紛曾常年北京上訪,直到人麻木了,入了教會。她說,也希望能擺地攤,貼補家用。很多像她這樣人,例如“老三屆”中的人,都有這個想法。

回憶走過來這些年,朱金娣說:“我已經看透了。小時候光腳沒有鞋子穿,60年代困難時期,撿菜皮。我們家姊妹5、6個,家裡窮,條件不好嘛,只能跟父母去撿菜,有時撿到好菜自己吃,別的賣給人家養豬場,這是三年自然災害的時候。大了點兒趕上文革,沒有念什麼書,文革出來後上山下鄉,下放回來後又下崗,房子明明住的蠻好,又要動遷,本想靠自己的雙手……”

李克強地攤經濟概念使朱金娣母子二人看到“人間煙火”。她說,她賣過水果、茶葉蛋,還曾學過老式攝影沖洗技術。如果能夠擺攤,可以繼續賣水果,或者小商品之類的東西。

導向多變

上海市城管執法局印發《優化營商環境的指導意見》,稱將支持“新消費業態發展”,支持特色小店“外擺位”經營,對外擺時間、範圍等實施精細化管理。

然而,市裡的宣傳和下面實施似乎不一致。朱金娣說,我去詢問擺地攤的事:“街道直接就說,'沒有,不可能的'。我對他們說,這是李克強說的,街道的人會說,'(李克強)他們說話算什麼?'”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說,“地攤經濟升溫不能發燒” 。央視稱,一線城市不宜推行“地攤經濟”! “簡單化一哄而起地讓‘地攤經濟’在一線城市野蠻生長,看似能解一時之急,如果此風猛吹,後患無窮” 。 《北京日報》表示,地攤經濟不適合北京。

6月13日,人民日報最新評論員文章呼籲,“解決好群眾操心事、煩心事、揪心事,紮實做好下崗失業人員、高校畢業生、農民工、退役軍人等重點群體就業工作”。

地攤政治

地攤經濟問題是否折射中國高層分歧?能否解決中國嚴重失業,縮小巨大的貧富鴻溝?不是很快進小康了嗎?

被上海市和區街道的矛盾說法弄迷糊了的朱金娣表示,“看不懂,麻木了”。

山東煙台居民趙文章說:“以前共產黨最反對地攤,借助城管掃除之,說影響市容,現在反過來又提倡這個,不叫擺地攤他們說得振振有詞,叫擺地攤也說的振振有詞,這麼好的政策,為什麼不早實行?我對地攤經濟不看好,解決不了嚴重失業問題。”

南京居民孫銀之說,南京地攤經濟似乎比較突出,“但是,我覺得,假的還是比較多,並不是普通老百姓就可以去。你要申請啊,辦手續很多,那些真正需要通過擺地攤賺取生活費的人反而沒有參與。以前擺地攤被抓的人都被請回來,但是,這些人也不敢擺啊,或者人家早就不擺,工具都沒有啦,還要去進貨,人家不願意,都已幹別的事去了。”

孫銀之說,地攤經濟是“政治秀”,目的是擺脫失業危機的社會壓力。如今擺地攤同30年前改革開放初期早已不能同日而語。地攤上賣的很多東西,網上可以買和快遞。如果地攤商品比網上還貴,誰還去買?如果價格低廉,擺地攤的人怎能生存?

至於說有關地攤經濟的輿論混亂暴露習李矛盾,孫銀之認為:“絕對不是,有矛盾在中國不敢這樣公開(表現),在中國不是那樣的。如果真有矛盾,他絕對沒有這個膽量用這種方式,不可能的。”

地攤經濟發展趨勢如何還有待觀察,全國各地情況不盡相同。然而,對朱金娣來說,目前她不能迴避的是如何保住兒子“低保”,貼補養老。如果地攤擺不成,接受過洗禮的她,或許只能從教會獲得“喜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