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科學家:美中合作應對“新冠”有助建立互信


身穿防護服的工人在清理清理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這裡曾被認為是新冠病毒的發源地。(2020年3月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21 0:00

儘管華盛頓與北京的政治人物不斷相互指責,美中兩國科學家正在積極合作調查新冠病毒的源頭。美國科學家表示,這些合作對於抗擊新冠疫情和建立兩國之間的互信,都是至關重要的。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感染和免疫中心主任伊恩·利普金(Ian Lipkin)日前對《金融時報》表示,他正與一個中國研究小組合作,確定冠狀病毒於去年12月在武漢首次發現之前,是否在中國其它地區出現過。

流行病專家、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醫學院教授劉成龍醫生(Chenglong Liu)對美國之音表示,病毒起源的問題是一個很熱門的話題。不僅科學家有興趣研究,社會各階層的人,包括政治人物都很關心。

劉成龍醫生說:“但是,只有科學家的研究發現才可以成為證據。任何無根據的猜測,指責和漫罵都不應當作為事實或證據使用。很高興美中兩國的學術界在這方面進行合作。”

勞拉·卡恩醫生(Laura H. Kahn)是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科學與全球安全研究員。她對美國之音表示,過去的許多年來,美中兩國一直在合作,共同應對流感等人畜共患疾病的威脅。

卡恩醫生說:“這些合作努力不僅對研究和應對新出現人畜共患疾病風險方面極為重要,而且對於建立兩國之間的信任也極為重要。”

約翰斯·霍普金斯衛生安全中心高級研究員阿梅什·阿達利亞醫生(Amesh A. Adalja)對美國之音說:“努力去了解這種病毒的起源,並且弄清它可能來自什麼動物宿主,我的確認為這是很重要的。這些信息可以用來幫助我們為可能發生的下一次大流行做好準備。”

科學家普遍認為,新冠病毒疫情目前仍然在包括美國在內的許多國家肆虐,在現階段查清導致疫情病毒的源頭或者始源,並不是當務之急;因為無論病毒來自哪裡,對於治療和預防來說沒有任何區別。

卡恩醫生說,儘管目前關於新冠病毒疫情到底是如何開始的,有很多爭議;但毫無疑問,原始宿主動物是馬蹄蝙蝠。中間宿主動物很可能是穿山甲。因此,“新冠病毒病(Covid-19)(中國稱新冠肺炎)是一種人畜共患疾病,這一事實對於製定減少未來溢出感染風險的政策非常重要。”

喬治城大學教授劉成龍說,病毒起源的研究有助於了解病毒從何而來,如何跨界傳播及演化的。這對新冠病毒病(Covid-19)的防控,能夠提供更多的有價值的信息。他說:“例如,遠離中間宿主協助切斷傳播途徑,病毒演化信息幫助疫苗製作等。此外,這些研究也對其他冠狀病毒傳播的預防起到積極作用。”

武漢的高密封實驗室引發擔憂,人們擔心可能是實驗室事故引發了大流行,因為該實驗室曾經有過生物安全措施失誤的歷史。而且,儘管高級別安全實驗室發生病毒意外洩漏的機率很小,但是安全事故是無法徹底避免的。比如,2004年沙士病毒(SARS)就曾經在一個實驗室發生過實驗室內感染事故。

普林斯頓大學的卡恩(Kahn)醫生說:“沒有任何實驗室能夠完全杜絕人為錯誤。美國當然也不能完全杜絕實驗室錯誤。所有研究致命微生物的國家,都必須執行並遵循嚴格的生物安全政策和程序。”

人類進入新世紀前後的20多年以來,公共衛生安全日益成為跨國界、跨科學門類和醫學領域的全球安全風險。

卡恩醫生對美國之音說:“將人類、動物和環境、生態系統健康聯繫起來,成為'一體化健康'的方法,對於全球安全和可持續性是絕對必要的。相互透明、誠實和信任是國際合作的關鍵。”

在普林斯頓大學科學與全球安全項目擔任研究員的卡恩醫生(Laura H. Kahn),是“一體化健康倡議”(One Health Initiative)的聯合創始人。

卡恩介紹說:2004年,在炭疽危機之後,美國國家科學院發表了題為《恐怖主義時代的生物技術研究》的報告,其中列出了七項引發擔憂的生物醫學實驗。其中包括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支持的一項有爭議的“功能增益”(Gain-of-function)研究。奧巴馬政府發布了暫停禁令,但特朗普政府上任後取消了禁令,並允許此類研究繼續進行。

卡恩醫生說:“美國在這方面正在走下坡路,為給公共衛生帶來巨大風險的研究大開綠燈。美中兩國應該合作,共同禁止全球範圍的功能增益研究。”

按照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網站的定義:所謂“功能增益” 研究,涉及旨在或預期(或實際上確實)會增加病原體可傳播性或毒性的實驗。這種研究由負責任的科學家進行,通常旨在增進對引發疾病的媒介、媒介和人類宿主的相互作用、以及媒介導致大流行病可能性的了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