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台學生組織聲援被捕港大學生學者 譴責北京圖剿滅港精英


台灣學生和公民團體11月13日在台北香港經貿文化辦事處前抗議港警校園暴力。台灣學生聯合會理事長陳佑維在發言。(美國之音齊勇明拍攝)

香港大學4名學生會成員周三(8月18日)遭國安處以涉嫌宣揚恐怖主義拘捕,震動台灣學術界。當地多個學生團體聯合譴責香港政府施壓學生,並呼籲當局檢討港澳條例,為港人提供更多人道援助。

今年7月初,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一致通過動議,向7月1日晚上持刀襲警後自殘不治的疑凶梁健輝表示悲痛,並提到“感激他為香港作出的犧牲”。

這個決定引起了軒然大波。學生會隨後撤回議案並致歉,幹事會請辭,但風波並未因此平息。四名港大學生,包括港大學生會會長郭永皓、評議會主席張敬生、文學院代表容頌禧及港大李國賢堂代表杜林丞亨,被控違反港區國安法中宣揚恐怖主義罪。控方另外加控四人煽惑他人有意圖而傷人罪,作為交替控罪,指四人非法煽惑他人,意圖使警務人員身體受嚴重傷害。全部人不准保釋。

香港警方處理事件的手法備受爭議。早在7月中旬,國安處人員持法庭手令到學生會綜合大樓以及校園電視辦公室搜證。

8月初,港大校務委員會宣布,所有參與當日會議的學生,均被禁止進入校園範圍及使用大學設施和服務。

台學聯聲援港大學生會成員

台灣多個學生團體對發生在香港最高學府的抓捕學生事件,表示深切關注。台灣學生會聯合會(簡稱台學聯)週四(8月19日)與學者及民間社團,聯合譴責港大和香港警方。

台學聯高校委員會主委黃彥誠。(黃彥誠提供)
台學聯高校委員會主委黃彥誠。(黃彥誠提供)

台學聯高校委員會主委黃彥誠向美國之音表示,近期香港警察針對港大學生會採取的行動十分惡劣。

黃彥誠說:“不管是從過去他們聲援六四天安門事件,到七一遊行,雨傘運動,一直到反送中運動。香港的學生會一直是香港民主自由的重要角色,也是社會運動的強力推手。很顯然,港警接著下來想處理的是學生這一塊。”

台灣經濟民主連合研究員江旻諺畢業於香港大學,曾經歷2014年雨傘運動。他告訴美國之音,自己對港大學生會的巨變感到遺憾。

江旻諺說:“ 香港大學學生會自治的傳統,不管是在資源上,還是在學生會內部的組織規範,組織章程上,其實都是(體現了)相當成熟的公民組織自治精神,並不是隨隨便便一群學生的組合。它是一個有憲政架構,有權力分力架構,有專業從業人員,甚至可能是法律專業,政治專業,各個專業優秀學生組合起來的學生自治自理的團體。一息之間被中共政權所消滅,其實是一件相當難過的事情。”

他指責港大校方完全站在警察一方,沒有為涉案的同學提供支援。

江旻諺說:“香港大學的校方這一次基本上完全沒有為學生提供任何保護乃至協助。香港大學校方基本上是香港政府的走狗。在國安法逮捕學生之前,它們已排除了這些學生就學的權利,甚至安排國安處港警人員進入大學內搜查證據。香港大學校方基本上是香港政府的延伸。它沒有任何自主性。它就是中國政府的一部分。“

江旻諺促請台灣當局檢討修正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第60條

江旻諺說:“(台灣)總統有權力因應香港形勢變化重新盤點與修正港澳條例其他內容,應該要重新盤點香港人目前在台灣的移民政策以及相應的庇護政策。來台灣工作的這些香港人,其實他們取得台灣身份證的途徑,還是十分不明確的,在現有的基礎之上,考慮到香港的情況已相當惡劣。我們應該要作好準備,讓香港人來到台灣,可以真正有方法可以取得定居,取得身份證,在台灣安居樂業。”

學者:港警比國民政府更不堪

台灣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叡人長期關注香港局勢。他對美國之音表示, 香港大學學生會事件使他回想自己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戒嚴時期的親身經歷。

吳叡人說:“在戒嚴時期,我是台灣戰後第一個非國民黨的學生會會長。台大的。我的身邊經常都佈滿了特務。當時台灣的大學有一種系統叫教官,也就是軍人進入到大學裡面,表面上是軍訓課,事實上他們會進駐到每個宿舍,等於實際上在控制學生。我當選之後馬上成為他們的頭號(監控)對象。”

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叡人。(吳叡人提供)
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叡人。(吳叡人提供)

吳叡人譴責香港警察的行動比起戒嚴時期的國民黨政府更不堪。

吳叡人說:“國民黨喜歡用特務。我的電話也是被監聽。可是那時候警察還不會公開穿制服進到台大校園。從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開始,當年下半年警察已經進去過香港大學和中文大學好幾次。香港沒有軍人,所以他們就是軍人。他們進入校園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進到宿舍,進到學生會辦公室,這在台灣就算是在戒嚴時期也是無法想像的。”

過去兩年,香港高校的自主空間持續緊縮,科技大學學生會為反送中運動期間身亡的學生辦追思會,導致6名學生會幹事今年年初被校方處分、正副會長被勒令停學一個學期。最近幾個月,香港大學、中文大學、城市大學、理工大學和嶺南大學相繼宣布停止為學生會代收會費。

吳叡人提到,港大學生會向持刀襲警疑凶梁健輝表達敬意,卻不由分說被認定是宣傳恐怖主義。當局的動機使人懷疑。

吳叡人說:“其實反送中引發的是香港社會的一次大辯論,而且它一下子就丟了一個國安法。國安法規定的罪名都是他們一方片面定下來的。那你怎樣界定'恐怖主義'?都是由你們(當局)界定的,像梁健輝這樣的事情,如果從香港人的角度來看的話,他們會覺得,這是對警察暴力的反抗。”

他說,香港目前的狀況形同1949年中共取得政權後實施的“鎮壓反革命運動”。

“鎮壓反革命”重現香江?

吳叡人說:“國民黨統治底下的舊社會的這些社會精英,對於共產黨來講都是潛在的反革命分子,所以它當時進行了全國性的清除,當時稱為'鎮壓反革命'。香港這個社會對北京來講,就好像1949年的中國社會一樣,這個社會。很多主張和價值觀都和北京不一樣。第一件事就是要把這些英國帝國主義所培養出來的,相信西方價值觀的這些社會領導階層還有他們的價值觀,徹底一掃而空。”

雖然香港公民社會遭受的打擊一浪接一浪,但在吳叡人眼裡,香港仍未絕望,目前正處於“黎明前的黑暗”。

吳叡人說:“香港社會沒有那麼容易被摧毀,但是現在浮在上面的這些領導層是暫時被摧毀掉,但香港社會並沒有被摧毀。香港被解除武裝,但是香港還沒有死掉,正面臨長期被佔領的狀況,接下來要面對長期抗戰的狀況。”

台學聯高校委員會主委黃彥誠則承認,面對香港高校學生會的困境,台方能提供的實際支援相當有限。

黃彥誠說:“確實是蠻無力的,因為我們在台灣很難給予香港同學協助。我們在台灣呼籲政府,在狀況允許的範圍下,盡可能讓需要庇護的香港人、香港同學,有機會可以來到台灣,免於受到中國維權擴張的迫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