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中冷戰,還能拉起“哥們兒”形成兩大陣營嗎?


一名中國警察在前美國駐成都總領館大門外執勤。(2020年7月27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14 0:00

隨著美中互關閉各自在對方的領館,美中衝突進一步惡化。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上星期呼籲自由世界聯手對付共產中國。越來越多的觀察人士指出,美中關係正呈現越來越多的冷戰特性。那麼,世界還會像美蘇冷戰時期那樣裂變成兩大對立陣營嗎?

“五眼聯盟”步調逐漸一致, 兩大陣營初步顯現?

新西蘭星期二(7月28日)宣布,鑑於香港《國安法》的實施,新西蘭將中止與香港的引渡條約。新西蘭是繼澳大利亞、加拿大、英國之後,宣布暫停與香港引渡協議的最新一位五眼聯盟成員。

同一天,美澳公佈雙部長會議聯合聲明,重申兩國在香港《國安法》、維吾爾人權、台灣、南中國海、網絡安全等諸多問題上的一致立場。

在美國宣布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待遇後,加拿大緊跟美國腳步宣布中止與香港引渡條約。7月8日,“五眼聯盟”還開會討論起“香港局勢”。此次會議之後,新西蘭表示會“重新審視與港關係”,澳大利亞、英國則相繼宣布暫停與香港引渡條約。

7月23日,澳大利亞向聯合國提交聲明,稱中國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主張沒有法律依據。澳大利亞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與美國一樣。美國7月13日表示,中國在南中國海許多主張“非法”, 稱中國試圖在南中國海打造“海上帝國”。

7月14日,英國文化大臣奧利弗·道登(Oliver Dowden)宣布,英國決定停止在5G建設中使用華為設備。

在香港、華為5G和南中國海問題上,美國的盟友們越來越追隨美國的腳步。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的高級防務專家何天睦(Timothy Heath)認為,美中衝突越來越像冷戰,兩大陣營的雛形正在顯現。

他告訴美國之音: “我們看到美國和中國的經濟在分離。雙方都在努力尋求盟友和夥伴,中國也在這樣做。我們開始看到兩個陣營的出現。美國和中國正在迫使其他國家作出選擇。不是正式的盟友的那種,而是成為朋友,他們想知道'你是中國的朋友還是美國的朋友?'這兩個國家都在做這些事情。其他國家正在做出反應。”

美國已經明確在呼籲盟友和夥伴們作出選擇。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7月23日在加州發表演講時呼籲西方國家聯手共同應對共產主義中國。

他說:“我們不能重複過去幾年的錯誤。面對中國的挑戰,需要歐洲、非洲、南美、特別是印度-太平洋地區的民主國家使出力氣,投入精力。”

他還說:“如果我們現在不行動,最終,中國共產黨將侵蝕我們的自由,顛覆我們各國社會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基於規則的秩序。如果我們現在屈膝,我們的子孫後代可能會受中國共產黨的擺佈,他們的行動是當今自由世界的首要挑戰。”

此前,6月19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哥本哈根民主峰會上呼籲歐洲盟友在“自由與暴政”之間做出選擇,站在美國一邊,“明確發聲”並“果斷行動”。

而中國也以自己的方式迫使其他國家作出選擇。中國在南中國海、新冠疫情、香港、以及維吾爾人權問題上的“戰狼”外交,令越來越多的國家對中國反感。另外,中國還將自己巨大的經濟實力作為政治脅迫的工具。因為澳大利亞政府呼籲對新冠疫情的起源進行國際調查,中國停止了從澳大利亞進口牛肉和大麥。

6月30日,在日內瓦舉行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已經出現了兩個陣營的較量。白俄羅斯和津巴布韋53個國家簽署了一份聲明,支持中國為香港製定新國家安全法。而以英國為首的27個民主國家譴責香港《國安法》,這其中包括大多數的歐洲民主國家,加上日本、澳大利亞和新西蘭。

歐盟對中國從“天真”轉向現實,但是站隊美國還有所顧慮

7月28日,有報導說,歐盟也將限制可能被用於鎮壓或監視的技術向香港出口,這是歐盟對中國實施香港《國安法》做出的第一個具體回應。不過,與美國不同,歐盟還沒有提出對中國政府採取直接行動。

近兩年來,歐盟對中國的態度也從“天真”轉向現實。2019年,歐盟將中國指定為“系統競爭對手”,歐盟建立了外國投資監控機制,並對中國提出了對等的要求。

6月22日,在中歐視頻峰會上,歐盟領導人強有力地表達了歐盟在人權和虛假信息宣傳等問題上的立場以及對北京計劃在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的反對,並敦促中國履行開放其經濟的承諾,為完成中歐投資協定的談判做出更多的努力。

歐盟對外關係委員會亞洲計劃的主管揚卡·厄特爾(Janka Oertel)6月底在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舉行的有關中國如何看待與美國的戰略競爭的研討會上說,歐盟在貿易上對中國越來越強硬,要求對等的聲音也越來越高,這為美歐合作提供了可能,但是並不能自動提升合作的前景。

厄特爾說,歐盟成員國還是願意在歐洲選民關注的問題上,比如氣候變化以及以製度為基礎的多邊秩序上與中國合作。厄特爾說,美國最近三年的政策也給歐洲帶來了極大的疲勞。

特朗普總統上台後,美國相繼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等國際組織,又退出氣候變化《巴黎協定》、伊核問題全面協議、《中導條約》《開放天空條約》等國際協議。最近,美國還正式退出了《世界衛生組織》。厄特爾認為,美國的“退群”行為以及美歐在貿易上的分歧,造成了歐洲民眾和決策者對美國的疏遠, 使得歐美很難馬上聯手對中國採取一致行動。

她說,“雖然對歐洲來說,在美中之間保持相同的距離不可行也不可取,但是,在當前大西洋兩岸信任度降低的情況下,美中聯手對中國採取統一行動還是有限。”

至於歐洲將如何選擇,歐盟負責外交政策的最高官員博雷利(Josep Borrell)6月19日在一篇博客文章中承認,在美中之間日益加深的相互敵對成為全球政治主軸的背景下,歐洲在兩者之間選邊站的壓力越來越大。

但是,他又說,雖然大西洋兩岸國家在價值觀上相同,但是歐洲必須作出自己的定位。他說,“我們要從戰略上堅持和捍衛自己的利益和價值觀。我們必須以歐盟想要和需要的東西,而不是外界的期望或壓力作為指引。”

巴黎戰略研究院國際發展部主任尼古拉斯·里戈(Nicolas Regaud)最近在外交官網站撰文說: “中國在歐洲沒有提出意識形態的替代品,也不構成生存威脅。北京尋求在不施加政治觀點的情況下與歐洲進行貿易和發展經濟關係。此外,北京承認歐洲人在世界事務中的權利,並大力支持多邊機構。對歐洲來說,這些機構已經是為數不多的真正外交政策資源之一。因此,對歐洲來說,在沒有個人利益或價值觀受到威脅的情況下,捲入與中國的衝突是不合理的。

亞洲不會有“柏林牆”,李顯龍:亞洲國家希望同時與美中保持友好的關係

對亞洲國家來說,在美中之間選邊站也不容易。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Lee Hsien Loong)星期二(7月28日)說, 亞洲國家希望同時與美中保持友好的關係。

他說:“我們與中國都有良好的關係,我們都希望與中國建立良好的關係。但是我們所有國家都與美國有著非常深厚的關係,並希望同時與兩國保持關係。”

李顯龍是在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舉行的視頻會議上這麼說的。當時,他被問道如何看待日益惡化的美中關係。他說,亞洲人擔心兩件事,一件事是美國可能會與中國人在亞洲發生衝突。第二,美國離開亞洲,讓亞洲國家自己保護自己。李顯龍還說,如果美國新總統上台後徵求他的看法,他希望能告訴美國新總統, 穩定與中國的關係至關重要。

他說:“我會說三件事。第一,穩定你們與中國的關係,因為在亞洲其他國家依靠穩定的美中關係。這樣我們擁有一個安全可預測的環境,使我們能夠賴以生存、生活。這是一個很大的請求,但對美國也很重要。”

李顯龍說,他第二件想說的是美國盡快對美國在亞洲的政策形成兩黨共識,不應隨著政府的更替而改變,使其穩定並可預測,第三是美國重新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

米歇爾·弗盧努瓦(Michèle Flournoy)是美國國防部負責政策的副部長。她認為,由於美中經濟的依存以及中國經濟與全球經濟的融合,其他國家很難在美中之間作出選擇。

她6月底在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有關中國的戰略的聽證會上說:“我們現在的處境與冷戰有很大的不同。即使在冷戰期間,美國也沒有面對過像中國這樣規模的經濟體。與蘇聯不同,中國經濟已與全球經濟深度融合,並與我們的經濟緊密相連。其他國家會猶豫在美中之間進行選擇。他們更願意把美國當成首選的安全夥伴,而中國則是其主要的貿易夥伴。在亞洲是不會出現柏林牆的。”

李顯龍在美國最新一期的《外交事務》雜誌上發表文章說得更明確。他說,如果美中迫使亞洲國家作出選擇的話,預期中的“亞洲世紀”岌岌可危。

他寫道,“ 亞洲國家把美國看作是一個常駐大國,在亞太有著重要的利益,同時,把中國看作是家門口的現實。其他亞洲國家不希望被迫在兩者之間做出選擇。如果任何一方試圖迫使亞洲各國做出選擇--如華盛頓試圖遏制中國的崛起,或是北京尋求在亞洲建立一個專屬勢力範圍--美中將走上一段持續數十年的對峙之路,使長久以來預期會出現的亞洲世紀岌岌可危。”

不過,李顯龍在文章中特別談到美國對亞洲的貢獻。他寫道:“美國慷慨、開放的政策極大地造福了亞太區域。這些政策源於根深蒂固的政治理想,及其作為'山巔之城'和'光照諸國'的自我形象,但它們也反映了其明智的自身利益考慮。一個穩定而繁榮的亞太區域,首先是冷戰時期對抗共產主義國家的堡壘,然後是世界上一個由許多對美國友好、穩定而繁榮的國家組成的重要地區。亞太區域為美國企業提供了巨大的市場和重要的生產基地。這也難怪美國在亞洲有最堅定的盟友,如澳大利亞、日本和韓國,也有一些長期合作夥伴,如新加坡。”

中國民間智庫組織察哈爾學會國際輿情研究中心秘書長曹辛在《金融時報》中文網發表文章說,這段話顯示,“李顯龍對美國的親近感表現得顯而易見”。“一旦被迫作出選擇,他們可能很顯然選擇美國。”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