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平息親中風波?北京冬奧前的美日2+2會談


美國與日本國旗。 (資料照)
平息親中風波?北京冬奧前的美日2+2會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14 0:00

日媒11月28日報導,美日兩國計劃明年1月在美國舉行外交及國防首長2+2會談。專家認為,美國欲在北京冬奧委會前促使日本抵制中國,日本欲藉外相訪美平息國內對於外相親中的疑慮。

避免爭議與滅火

日媒共同社11月28日報導,美國與日本預定明年1月在美國舉行外交及國防首長的“美日安全保障協議委員會”,俗稱為“2+2會談”。美方將由國務卿布林肯、國防部長奧斯汀,日方將由外務大臣林芳正、防衛大臣岸信夫出席。

上一次美日2+2會談今年3月在東京舉行。美日最初希望今年之內舉行第二次2+2會談,但日本因12月臨時國會召開及2022年度預算案編列作業,推遲至明年1月。

日本大學國際關係學部教授松本佐保(Saho Matsumoto)對美國之音表示,選擇在美國舉行,而且想要儘早舉行,都有特別意涵。

日本大學國際關係學部教授松本佐保(照片提供: 松本佐保)
日本大學國際關係學部教授松本佐保(照片提供: 松本佐保)

她說:“選擇在美國舉行會談是有特別考慮的。這將是岸田文雄新內閣上台以來的首次美日會談,以目前持續惡化的中日關係看來,會談如果在日本舉行,日本就必須謹慎顧及到中國必然的不滿,甚至有軍事上的反應,以及日本國內親中派政治人物抨擊。所以美國當東道主,由美國向日本傳達美國對中軍事安全政策的方向,感覺上是由美國主導,日本配合,就能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衝突。”

在時間點的選擇上,松本佐保認為,美日雙方都希望儘早舉行會談,因為雙方都有迫切的需要。

她說:“美國希望儘早舉行會談,其中很大的原因是想要與2月的北京冬季奧運會的開幕式有些時間區隔。日本政府在中國壓迫人權的問題上對應態度相較曖昧,美國應該會對日本施壓,試圖在北京冬季奧運會開幕前一個月,促使日本跟進美國和歐洲表態抵制。另一方面,日本也希望儘早舉行,因為新的外務大臣林芳正向來被視為親中派,最近又因為是否出訪中國惹來爭議,岸田內閣希望盡快藉由外長訪美表示美日同盟的穩定性,以此安撫民心。”

淡江大學政經研究所所長蔡錫勳也同意這個看法。他對美國之音表示,根據日本民間非營利團體言論NPO於10月20日公佈的“第17回日中共同輿論調查結果”,中國人對日本持負面印象者從去年52.9%上升到66.1%,一共增加了13.2百分點,是睽違8年的惡化狀況。日本國民對中國意識依然冷淡並未改善,對中國抱持負面印象者超過9成。日中雙方國民對彼此的好感度都在急速下降。

蔡錫勳說:“岸田政權的基礎來自於日本國民,因此岸田首相必須考慮國民對中國的負面印象,作為其對中政策的重要基準。這次岸田政府急著與美國舉辦2+2會談,我認為是想要替向來給人親中印象的外務大臣林芳正滅火。其實林芳正擔任外務大臣後已經有兩次滅火行動,但依舊未消除日本國民與外界對他的疑慮。林芳正11月18日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舉行電話會談後,在11月21日朝日電視台的節目中表示,因為受到王毅邀請到中國訪問,將會進行安排。

此話一出,馬上遭受到日本國內的反對聲浪。 ”

蔡錫勳指出,岸田新內閣在10月10日正式上任,隔日林芳正就辭去日中友好議員聯盟會長一職,並在記者會上明確指出是“為了避免在履行外務大臣職務時引起不必要的誤會”,但是過沒幾天,對於林芳正親中的疑慮又因為他是否要訪問中國的議題再度發酵,引起日本國民與自民黨保守派的不滿,這就是日本急於舉辦2+2會談以表示美日聯合抗中路線不變的原因。

軍事安保為會談重點

根據共同社的報導,預定明年1月舉行的美日2+2會談將就深化防衛合作達成共識。預計會再次就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以及旨在實現朝鮮無核化的合作達成一致。

日本大學國際關係學部教授松本佐保表示,日本是因為要在會談前先完成年底面臨的2022年度預算案編制,才將會談延至1月舉行。

她說:“包括‘台灣有事’在內,軍事安保將是這次2+2會談的重點,所以在會談之前要先完成軍事預算案的編制工作。關於駐日美軍的駐留經費負擔,日本會在一定程度上同意經費增額之要求,現在已經就此展開最終協調,將在年底確認包括駐留經費負擔在內的2022年度預算案後,再出席2+2會議簽署特別協議。”

松本佐保指出,前首相安倍晉三12月1日與台灣視頻連線,表明日美同盟維護台海安全的意旨。她認為,日美同盟如何準備應對 “台灣有事”,也會是這次2+2會談的重點。

淡江大學政經研究所所長蔡錫勳也認為軍事議題是本次2+2會談的重點,他指出,日本應該會與美國討論對於極超音速飛彈的擔憂。

淡江大學政經研究所所長蔡錫勳(照片提供: 蔡錫勳)
淡江大學政經研究所所長蔡錫勳(照片提供: 蔡錫勳)

蔡錫勳說:“岸田文雄在11月27日時以自衛隊最高長官的身分出席自衛隊紀念日檢閱儀式並發表訓示,論及擔心朝鮮的超音速飛彈。朝鮮只是試射飛彈,其實中國在超音速飛彈的發展非常先進,東風系列發射高度並不算太高,但是射出後會轉彎,根本難以攔截。甚至美國在極超音速飛彈的發展進度都不如中國,因此中國可能以極超音速飛彈破解日本的飛彈防禦系統,日本必須發展自己的敵基地攻擊能力。”

此外,蔡錫勳認為宇宙防衛能力將是這次2+2會談中的新議題。

他說:“宇宙、網絡、電磁波等新領域是安全保障的重點,日本已經將這些領域寫入近年的防衛白皮書中。防衛省強化宇宙領域的能力。前首相安倍晉三在12月1日與台灣視訊連機時也提起‘宇宙空間’和‘擴充日本的戰略空間’,也就是強化‘多次元防衛能力’,是立體空間的概念。如果沒有適當控制宇宙的立體空間,亦即‘宇宙作戰能力’,就無法控制飛彈與飛機的動作。”

蔡錫勳指出,日本航空自衛隊2020年5月18日在東京府中基地成立‘宇宙作戰隊’。防衛大臣岸信夫於2021年11月14日記者會上也表示,明年將於山口縣防府北基地新編‘第2宇宙作戰隊’,加上中國也逐漸晉身宇宙大國,所以宇宙空間的合作應該是本次會談的重要議題。

日本防衛當自強

淡江大學政經研究所所長蔡錫勳表示,如同最近所有民主國家的國際會談,聯合盟友對抗中國必定是明年初美日2+2會談的最大主題,尤其是如何突出美日同盟對抗中國的基軸。

他說:“美國正在主導構築中國包圍網。美中競逐的三個重點場所是東中國海、台灣海峽、南中國海,另外在東盟國家也會有競爭。特朗普政權時是以美國獨自對抗中國,拜登政權是聯合同盟國對抗中國。不過日本在防衛白皮書中,以及岸田文雄與安倍晉三近期的發言中,都會提到‘強化本身的防衛力、擴大自己可扮演的角色’,也就是強化日本提升本身的防衛力,或是修改憲法第九條直接成立軍隊,才能讓日本因應中國威脅時具有伸縮性。”

蔡錫勳指出,美國一直要求日本加強自身的防衛能力,提高防衛預算,2+2會談應該會將美日同盟配合其他國家,提升對中防衛的議題放在印太戰略的範圍內討論。

日本大學國際關係學部教授松本佐保也認同這個看法。她表示,美國會藉由2+2會談提醒日本根據前首相安倍2016年提出的“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構想所應扮演的角色,促使岸田政府明確對中國的強硬態度,並確定岸田文雄之前強調增強防衛力的決心,日本需要在2+2會談前對此有所準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