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民主黨9月底決定立法會參選意向 澳門立法會選舉或成考慮因素


澳門夜景 (路透社資料照片)
香港民主黨9月底決定立法會參選意向 澳門立法會選舉或成考慮因素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17 0:00

澳門落實“愛國者治澳”之後,星期日舉行立法會換屆選舉,首次沒有民主派候選人參選,投票率只有超過42%,比上屆下跌接近15個百分點,創澳門主權移交以來的新低。北京大幅修改香港選舉制度之後,下星期日即將舉行選舉委員會選舉,有選委近日多次談及民主黨參選今年12月舉行的香港立法會選舉的問題,認為如果民主黨不參選可能違反國安法。民主黨主席羅健熙重申,該黨將於9月底舉行會員大會,投票決定參選意向,他認為澳門立法會選舉以及教協等多個香港公民社會組織被逼解散,都會是黨員的考慮因素。

澳門落實“愛國者治澳”之後,星期日(9月12日)舉行第7屆立法會換屆選舉,澳門選管會早前取消(DQ)6組立法會參選人名單,包括3組民主派名單全部被DQ,民主派上訴亦被澳門終審法院裁定敗訴,指民主派參選人參與六四活動,屬於不擁護澳門《基本法》。

澳門立法會選舉投票率創新低

今屆澳門立法會選舉成為主權移交後,首次沒有民主派候選人參選,投票率只有42.38%,首次跌破50%的投票率,比上屆下跌接近15個百分點,創澳門主權移交以來的新低。

由於上屆澳門立法會直選得票超過3萬的澳門民主派參選人全部被DQ,澳門民間一直有呼聲以投白票或廢票表達不滿,今屆澳門立法會直選的白票及廢票總數及比例,都創下主權移交後歷屆選舉最高,共有3,141張白票佔2.3 %,而廢票則有2,082票,佔1.5%。

今屆澳門立法會選舉的白票和廢票合共5,223票,佔3.8%,有人在部份廢票內寫上“垃圾選舉”、“謝主隆恩”,和中英文粗口等字句,表達選民的不滿情緒。

香港選委警告民主黨不參選或違國安法

今年3月底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大幅修改香港特首及立法會選舉制度,下星期日(9月19日)將會迎來第一場的選舉委員會選舉。

新的選舉委員會由1,200人增加至1,500人,除了提名特首候選人及選出特首當選人,還有提名立法會選舉候選人,以及選出40席立法會議員的新職能。

在選委會第五界別“中國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代表”,自動當選的全國僑聯副主席盧文端,近日多次在報章撰文,談及民主黨參選今年12月舉行的香港立法會選舉的問題。

盧文端上星期一(9月6日)在香港《明報》撰文表示,香港的新選舉制度不需要民主黨,反而是民主黨要“求生”就要參選,他認為民主黨“罷選”就是“求死”,參選與否是“激進對抗”與“溫和務實”的路線之爭。

盧文端指民主黨應回到溫和務實路線

盧文端認為,如果民主黨強行阻止黨員參選,等同挑戰及破壞新選舉制度,有可能觸犯香港國安法,他形容是“死路一條”。

盧文端上星期六(9月11日)會見傳媒表示,民主黨不應被黨內數名被他指稱的“激進大佬”綁架,應該盡快適應新選舉制度,他說,如果有符合選委要求的民主派參選立法會,他樂意提名。

盧文端說:“關於民主黨,我在《明報》就寫得很清楚了,我在這裡就沒有新的補充,但是我就希望民主黨不要被幾個‘激進的大佬’所綁架,他們民主黨應該盡快適應新的選舉制度,回到溫和務實的道路上,這樣民主黨才會有出路。如果民主派符合我們選委會的要求,我本人亦都樂意幫它提名。”

羅健熙指澳門立法會選舉或影響黨員決定

民主黨主席羅健熙星期一(9月13日)接受NOW新聞台訪問重申,民主黨將於9月26日舉行會員大會,投票決定12月的立法會選舉參選意向,他認為澳門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候選人無法參選,或香港一些非常溫和、務實的公民社會團體,例如教協,都被迫要解散,這些因素對民主黨成員做決定時會都有影響。

對於有傳聞指,民主黨內正醞釀“第三條路”,即民主黨不直接反對黨員參選,容許個別黨員以個人名義參選,民主黨不給予支援,但亦不會開除相關人士的黨籍。

民主黨主席羅健熙表示,港府應該公開說明政黨不參選是否違反國安法,以免有人誤墮法網 (美國之音湯惠芸)
民主黨主席羅健熙表示,港府應該公開說明政黨不參選是否違反國安法,以免有人誤墮法網 (美國之音湯惠芸)

羅健熙上星期四(9月9日)接受電台訪問時回應,根據政治倫理,黨員應跟從黨內的決定,他期望黨員尊重會員大會的決定。

羅健熙表示,如果會員大會通過不派人參選12月的立法會選舉,但個別黨員仍堅持參選,他會先勸有關人士退黨,他又表示,民主黨正著手研究可以如何處理有關情況。

羅健熙透露,近日繼續有人接觸民主黨,認為民主黨不喜歡的話可以不參選,但要考慮是否可以繼續作為壓力團體在香港生存。

呼籲港府說明政黨不參選是否違反國安法

對於盧文端多次在報章撰文提及民主黨參選,羅健熙上星期二(9月7日)會見傳媒表示,民主黨尊重每一個人提出的意見,他又表示,無法評估盧文端的評論有多權威,民主黨成員將會按照自己的理念,以及對未來香港的想像,在9月26日的會員大會投票決定參選意向。

至於民主黨不參與12月的立法會選舉,是否等同違反國安法,羅健熙認為,香港政府有責任公開說明,以免有人誤墮法網。

羅健熙說:“我希望是可以遵守法律的,但是我都要知道那條法律到底是怎樣演繹,究竟是政府會怎樣去使用,我才可以有辦法去知道那條法律的界線在哪裡,現在法律界線是不清晰的話,我希望特區政府是可以作出一些澄清,讓大家都知道條法律界線是怎樣,原來政黨不派人參選,或者是不准黨友參選,是會違反國安法的,政府應該說出來吧,這樣我們就有多個參考,我們知道究竟在哪裡原來你是會抓人的,你是會檢控的,這樣我們就知道了,其實那個scenario(情況)非常之簡單的,就不是些甚麼假設性問題來的,是一些可能會發生的其中一個可能性而已,兩者其中一者而已,我相信政府是絕對有能力是回答這個問題,那個問題就只是它是否願意去回答而已。”

民主黨區議員批製造白色恐怖

民主黨深水埗區議員袁海文上星期二(9月7日),接受該黨前主席劉慧卿網台節目訪問表示,該黨過去從來沒有阻止黨員參選,個別成員一向都可以選擇退黨參選,他批評港府在區議員宣誓等議題上,不斷靠“放風”(放消息)製造恐慌,質疑盧文端的說法是製造白色恐怖。

香港民主黨區議員袁海文批評,港府在區議員宣誓等議題上,不斷靠”放風“製造恐慌,他質疑全國僑聯副主席盧文端多次撰文指,民主黨不參與年底立法會選舉,可能違反國安法,是製造白色恐怖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主黨區議員袁海文批評,港府在區議員宣誓等議題上,不斷靠”放風“製造恐慌,他質疑全國僑聯副主席盧文端多次撰文指,民主黨不參與年底立法會選舉,可能違反國安法,是製造白色恐怖 (美國之音湯惠芸)

袁海文說:“有一些成員可能是沒有得到黨的同意參選不同級別的議會,例如區議會,那些議員是需要被紀律處分,踢出黨,是有這些情況,我看不到你說有這些紀律處分,就等於是不讓他參選,因為始終參選是他的自由,他可以退了黨自己去參選,其實都可以的,這個也不能夠禁止了,只不過我想黨自己會作一個自己的決定,但是你“下下拉到去國安”(動不動就牽涉到國安),我覺得這個是、如果他(盧文端)不是想製造,那麼他是甚麼(意思)呢﹖我覺得這個是很不合理,以致剛剛都講,譬如(區議員)宣誓過往都是用一些放消息出來,但是沒交待法律理據,但是我不覺得我們應該是要助長這個風氣,應該是要用我們(民主黨)自己考慮不同的因素,自己的原則作一個自主的決定,這個是我會對民主黨的期望,都是我會盡量在現在的環境,議政任何事我盡量堅持的原則。”

袁海文中間方案“唔湯唔水”不誠實

對於民主黨內正醞釀“第三條路”的說法,袁海文認為,這個所謂“中間方案”是一個不誠實的做法,有誤導公眾之嫌,應該清楚交待民主黨選與不選的理據。

袁海文說:“還有一個所謂中間方案,就是(民主)黨即使不選,但是讓一些個別的黨員自己去選,但是我覺得這個對市民來講,是很不誠實的做法,我會覺得這個是比選擇了競選或者不競選(更差)的,即是你甚麼意思呢﹖你的黨揀了選或者不選,你個人又選,這樣究竟那個行為是黨還是不是黨﹖但是基本上公眾就會覺得是民主黨是有份支持,或者是同意去的,所以我覺得這個印象是不應該有,應該是很清晰,如果選你就交待那個原因,你的方針、你的理念、你的政綱是些甚麼,不選也可以有你的思路、你的考慮,或者會員之間那個關心、那個考慮點是甚麼,這樣就交待出來吧,但是‘中間不中間’,我覺得這個情況是‘不湯不水’,不是一個好的做法,我不知為何會嘗試引伸這些說法,或者是這些做法,但是我覺得這個是其實對(民主)黨,或者我想對在大陸的層面,在這個選舉制度的層面,我都看不到有任何好處的。”

袁海文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民主黨不參選可能會觸犯國安法的風聲,可能對個別黨員造成壓力,但是他個人不會受太大影響。

袁海文說:“可能對有些黨友事實上可能會(有影響),因為現在大家就會覺得,現在‘沒譜’的,很多事情大家想不到的都可能會這樣做,但是你問我自己其實沒有很大分別的,我自己覺得,因為過往可能這幾個月經歷得太多類近的‘放風’,其實我覺得你交待那個法律理據,如果解得通我就(服從),現在我做的處理都是想做任何事情都是合法而已,如果你講到真的如果決定(民主)黨不選、或者選,都是犯國安法的,是不合法的,如果很清晰的我當然會再考慮了,但是我真的現在看不到決定自己的組織不參選,或者不讓一些黨員是去參選,是會違反到國安法。”

學者指澳門立法會選舉反映香港情況更差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屆澳門立法會選舉的超低投票率,可以預視到今年12月的香港立法會選舉,情況只會更差。

鍾劍華說:“中共用這樣的方式來宣傳、或者說北京當局、特區政府怎樣‘死撐’,就算你找來一些社會名流,在那裡‘企街企多幾日’(開街站多幾天),我覺得結果都是一樣而已,今年年底、即是說(9月)19日那次(選委會)選舉,以及今年年底的立法會選舉,肯定就不會太樂觀,我覺得那個投票率一定會創新低,或者就算(投票率)不創新低都好,到時一定會出現大量的白票、廢票,甚至好像澳門(立法會選舉)、你看到澳門政府公佈那些廢票,有些、有相當之多都是寫上粗口,我想香港的情況肯定會比澳門更明顯了。”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表示,今屆澳門立法會選舉的超低投票率,可以預視到今年12月的香港立法會選舉,情況只會更差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表示,今屆澳門立法會選舉的超低投票率,可以預視到今年12月的香港立法會選舉,情況只會更差 (美國之音湯惠芸)

北京憂沒有真正民主派會相當難看

對於選委盧文端不斷在民主黨參選的議題上“放風”,甚至認為民主黨不參選可能違反國安法,鍾劍華認為,可能是一種分化策略,反映北京擔心修改選舉制度之後,完全沒有“真正”的民主派參選年底的立法會選舉,會相當難看。

鍾劍華說:“這種也是一種分化策略,我想北京一方面或者特區政府都擔心,如果今次(立法會選舉)真的完全沒有民主派人士參與的話,都相當難看,雖然有些‘假民主派’的人士參加,而這些人不要個個好像狄志遠那類,每個人都知他是‘假民主派’,所以我想它(北京)都真的想民主黨的名義有些人參加,讓(立法會)選舉會‘好看一點’。”

鍾劍華表示,北京都知道民主黨內部確實是有部份人士,有意參選12月的立法會選舉,甚至有傳聞指民主黨可能會分裂,參選派可能另組新黨參選,但是在最近的教協、民陣等民主派組織被逼解散,支聯會3名正副主席被控國安法的政治氛圍下,民主黨參選派另組新黨參選,都不一定能夠取得傳統的民主派選民支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