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立法會通過西九一地兩檢議案 民主派強烈譴責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立法會通過西九一地兩檢無約束力議案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為配合連接中國的廣深港高鐵香港段,計劃明年第三季通車,香港政府10月底向立法會提出,支持西九高鐵站一地兩檢無約束力議案,尋求民意及議會的授權,啟動落實西九一地兩檢的「三步走」。民主派議員認為政府方案破壞一國兩制,多次運用議事規則突襲,阻撓政府議案通過。不過,拖延3星期後,立法會大會星期三在佔議會多數的建制派議員支持下,通過西九一地兩檢無約束力議案。有民主派議員表示,港府沒有澄清西九一地兩檢的法律基礎等疑慮,批評港府借立法會製造虛假民意,並予以強烈譴責。我們接通香港的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的電話,連線報道立法會通過西九一地兩檢無約束力議案的最新情況。

主持人:經過3星期的辯論,香港立法會星期三(1115)下午,通過政府提出的支持西九高鐵站一地兩檢無約束力議案,請你講講投票的結果如何﹖

記者:經過5次的立法會大會,歷時3個星期,香港立法會在星期三下午,投票通過港府提出的支持西九一地兩檢無約束力議案。

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會見傳媒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會見傳媒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全體出席議員,包括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共61人,而梁君彥按慣例不投票,結果38票支持,全部是建制派議員;22票反對,全部是民主派議員。缺席投票議員包括民主黨的林卓廷、經民聯的石禮謙,以及無政黨的何君堯。另有6名民主派議員因宣誓風波被取消議席。

主持人:民主派議員認為,港府7月底公佈的西九一地兩檢方案破壞一國兩制,多次運用議事規則阻撓政府議案通過,最後一日的辯論情況如何﹖

記者:民主派議員在過去兩星期的立法會大會,多次運用議事規則阻撓西九一地兩檢議案表決,因為在建制派佔多數下,議案付諸表決肯定會獲得通過。前一個星期四(11月1日)的立法會大會,民主派議員朱凱迪更史無前例,動議要求傳媒及公眾人士離場。

立會大會星期三早上11時開始,完成6條口頭質詢後,下午兩點左右恢復審議支持西九一地兩檢議案。由於議員辯論已經完結,一開始就進入官員發言,並隨即審議議員修正案和進行表決,特首林鄭月娥星期二呼籲非建制派議員無謂阻撓。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一開始就邀請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發言,此時多名民主派議員提出規程問題,強調仍有議員希望發言,並要求翻看上次開會的錄影片段,但梁君彥拒絕。

袁國強總結發言後,多名民主派議員質疑袁國強發言內容的真確性,並要求澄清,但梁君彥表示,不認為袁國強的發言內容有問題,甚至表示「議員或者官員喺立會講嘅嘢係唔需要事實」。

梁君彥在議案通過後,感謝議員在「平靜」的環境下通過議案,他表示,雖然討論過程中有火花,但理解大家的意見南轅北轍。梁君彥表示,西九一地兩檢議案一共花了26小時辯論,當中4成時間是實際辯論議案,其餘時間用作點算法定人數、討論中止待續動議等。

主持人:對於港府一地兩檢無約束力議案獲得通過,民主派有何回應﹖

記者:民主派會議召集人莫乃光在港府西九一地兩檢議案通過後,與多名民主派議員會見傳媒。莫乃光表示,港府想利用這個方法製造虛假民意授權,之後港府官員就會強調立法會已經通過了這個議案,反映西九一地兩檢已經有多數民意支持。

香港民主派會議召集人莫乃光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主派會議召集人莫乃光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莫乃光表示,港府只是利用目前不正常的立法會,逃避民意諮詢。

莫乃光說:國歌法它(政府)也是說不會再做(民意)諮詢,一地兩檢它也說當做了諮詢,就是因為它們抓著立法會不正常的狀況,為所欲為。所以今日之後我希望市民亦都要記著、聽著,如果就著一地兩檢這件事,當然今日不是一個結局來的,這個不是最後的結局來的,還有其他三步它要走,還有其他政府的議案,政府日後還要交上來,包括一些法例的修訂,到時政府會說今日發生了的,就是得到民意授權。我希望再同市民講一次,這是假的民意授權、這個是不存在的,民意並非如此的,我覺得今日政府這樣做,還是振振有詞、強詞奪理,是讓人覺得非常之可恥。

主持人:有民主派議員表示,出席立法會大會的多名港府官員,仍未澄清西九一地兩檢的法律基礎等疑慮,這些疑慮主要是甚麼﹖

記者:本身是大律師的一地兩檢關注組召集人、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對傳媒表示,港府7月底公佈西九一地兩檢方案後,過去幾個月間,在毫無公眾諮詢下,作出一個對市民影響深遠並破壞一國兩制決定,她認為是不負責任;她又表示,在沒有法律基礎下,港府強迫市民接受西九一地兩檢方案,是不合理。

香港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陳淑莊表示,星期二晚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定國率團訪問北京,會見《基本法》委員會主席李飛,期後林定國轉述李飛就一地兩檢安排的法律基礎,特別針對《基本法》第18及20條。

陳淑莊說:大家想想,(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扭盡六壬,用了9年時間,終於想到《基本法》第20條、用《基本法》第20條做出這個西九割地兩檢的安排,但是昨日如果根據林主席的引述的話,其實連李飛都未確定是可以用第20條作出法律基礎,去做出這個割地兩檢的安排。大家如果有留意,今日袁國強司長在最後的總結發言的時候,就著法律基礎,其實他都不夠膽再重覆,去用《基本法》第20條。這個與他當日在7月25日宣佈一地兩檢的安排時,是有南轅北轍的表現。

陳淑莊又表示,按照西九一地兩檢三步走的時間表,今個月港府就要與北京方面簽署合作協議,但港府對立法會議員隱瞞合作協議內容細節和法律基礎,議員被蒙在鼓裡,她要求香港政府交待。她又形容香港政府是「賣港人豬仔」。

主持人: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對議案全部投反對票,主要原因是甚麼﹖

記者: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對傳媒表示,不認同有份負責西九一地兩檢的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表示,西九一地兩檢是民生問題。黃碧雲強調,出席的民主黨議員全部投反對票,是因為港府的西九一地兩檢方案違反《基本法》,她認為西九一地兩檢涉及憲政問題,質疑港府以民生問題轉移視線。

港府公佈的西九一地兩檢安排,將西九站超過10萬平方米的範圍劃為「中國口岸區」,全面實施中國法律。黃碧雲表示,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但是無可能變成在香港同時實行兩套法律。

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黃碧雲說:地面就行香港法律、西九的地底就行大陸的法律。地面就香港人、香港的執法人員去執法,地底下面就有國安、公安,在下面操作,這是徹底破壞一國兩制及基本法,而竟然我們的問責官員及政府,是張大眼睛講大話,甚至整個三步走的方案是沒有任何細節,無諮詢過我們在地底下的(中國)國內國安人員,究竟他們在下面會怎樣操作,市民有事時是求助香港的管治隊伍還是大陸的管治隊伍,這些細節是完全沒有披露,所以民主黨對政府這是「監粗來」,要通過西九一地兩檢方案,我們是予以強烈的譴責。

主持人:民主黨議員涂謹申表示,星期三第一次聽到港府官員提及,西九一地兩檢與保障中國國家安全有關,他認為這個論點對一國兩制有何影響﹖

記者:涂謹申對傳媒表示,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在最後回應西九一地兩檢議案時提及,「保障中國和香港安全所必要」。涂謹申表示,這是他第一次聽到有香港政府官員表示,西九一地兩檢是涉及保障中國國家安全所必須,他認為這個論點很重要,無論民主派議員提出甚麼論據,質疑西九一地兩檢違反一國兩制,港府官員都可以提出,維護中國國家安全先於一國兩制。

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涂謹申認為,這是很危險的,因為維護中國國家安全到底要做甚麼工作,港府官員沒有解釋清楚,令香港市民擔心銅鑼灣書店的跨境執法等問題,可能在將來的西九高鐵站重演。

涂謹申說:如果它(政府)說這(西九一地兩檢)是(中國)國家安全所必須,我就會懷疑有些事情是我們未想得通,即是有人講過說(高鐵)運兵之類,我聽有人講過、我們的同事,無論如何我覺得即使今日你硬是「大石壓死蟹」,過到(西九一地兩檢議案)也好,如果這是同(中國)國家安全這個高度、或者這個重點所必須的呢,請它詳細解釋。因為換句話說,這一點我們就要知道你為何突然要在那個地底要(中國)國家安全呢﹖是不是有些事情你不肯說,或者你故意去隱瞞,或者甚至(北京)中央要你隱瞞,有些事情不能講出來的,我覺得這件事情滋事體大。

主持人:民主派議員還有甚麼後續行動,反對西九高鐵站實施一地兩檢﹖

記者:香港本土的毛孟靜表示,今日的表決只是西九一地兩檢一小步的告一段落,未來港府推動一地兩檢「三步走」的落實程序,包括北京與香港特區達成《合作安排》、《合作安排》由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批准及確認、香港特區透過本地立法實施,毛孟靜表示,民主派議員每一步都會奉陪到底。

主持人:香港政府官員對西九一地兩檢議案缺乏民意諮詢有何辯解﹖

記者: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在發言時表示,政府透過提出動議,聽取議員意見,是有效的尊重民意方式,即使政府無做公眾諮詢,但不代表政府漠視民意。他表示,社會上有部分人士對西九一地兩檢或「三步走」提出問題是可以理解,但並不代表每當有部分社會人士認為,仍有問題時便應必然地擱置建議。袁國強表示,香港是多元化社會,政府必須顧及整個社會不同人士的需要和意見,並以香港的整體利益為依歸。

袁國強表示,有部分議員指表示,在西九高鐵站落實一地兩檢會構成壞先例,甚至以「割地」、「自閹」、「黑洞」、「木馬」和「隨意門」等負面,甚或過度政治化的形容詞去抺黑一地兩檢,他強調香港政府絕對不認同這些言論。

在立法會表決通過港府西九一地兩檢議案後,袁國強表示,歡迎議案獲通過,並表示往後就可以推進三步走的工作,由於要趕及明年第三季廣深港高鐵香港段通車,所以有關工作時間緊迫,希望今年底前完成三步走中的首兩步工作,然後著手處理第三步、即是香港本地立法工作,他希望在明年立法會暑假休會前完成本地立法。

主持人:民主黨議員涂謹申在星期三的立法會提出口頭質詢,問及早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工作報告中提及,北京全面管治權與香港的高度自治權「有機給合」,質詢的主要內容是甚麼﹖

記者:涂謹申質詢表示,到2014年才首次提述北京擁有對香港特區的全面管治權,政府有否向中央了解,主權和全面管治權的分別在哪裡;有否評估中央不只一次作此提述有否縮窄香港特區根據《基本法》享有的高度自治空間﹖

涂謹申質詢表示,港府有否向北京尋求解釋,其擁有對香港特區的全面管治權所涵蓋的範疇,以及中央有何具體措施,把維護中央對香港特區全面管治權和保障香港特區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起來﹖

涂謹申並質詢,港府有否向中聯辦了解,他們邀請中學校長和教師商討香港初中中史科課程,是否屬體現北京擁有對香港特區全面管治權的舉動;有否評估該舉動有否削弱香港特區的高度自治﹖

主持人: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有何回應﹖

記者:聶德權回應表示,全面管治權係中國的應有之義,他引述《基本法》以及前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的講話內容表示,北京與香港的關係是授權與被授權的關係,《基本法》已規定北京行使管治權的方法,就是部份權力由北京機構直接行使,部份由中國人大授予香港特區行使。

聶德權又表示,北京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的講法,並非2014年公佈的一國兩制《白皮書》首次提出,而是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後,中國已經擁有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

至於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最近提出的北京全面管治權,與香港的高度自治權如何「有機給合」,聶德權回應表示,就是要落實一國兩制。

聶德權說:具體上這樣有機結合怎樣做出來,其實正正就是一國兩制的實踐,一國兩制的實踐,就是要去維護(中國)國家對香港行使的全面管治權,同時間亦是(香港)特區享有高度自治權。

至於涂謹申問及,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與香港中學校長商討初中中史科課程,聶德權回應表示,中聯辦的主要職能是促進中港兩地經濟、教育、科學、文化、體育等方面交流合作,因此中聯辦按工作需要與香港不同界別溝通實屬正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