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進入全面小康?習近平宣告近億農村人口脫貧


中國進入全面小康?習近平宣告近億農村人口脫貧 廣西柳州一個村莊的村民正在觀看在北京人大會堂舉行的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的電視直播。 (2021年2月25日)
中國進入全面小康?習近平宣告近億農村人口脫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38 0:00

在中國共產黨成立百年之際,中國成為全面小康社會,被視為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最重要政績。週四(2月25日),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在北京舉行 ,習近平宣布,全國脫貧工作取得全面勝利,近一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這場表彰大會以及近期圍繞扶貧攻堅的宣傳攻勢,背後蘊含什麼政治考慮呢?

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周五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有十人及十個團體獲得全國脫貧攻堅模范榮譽稱號,習近平向他們頒授獎章、證書及獎牌。另外,近兩千人及一千五百個團體獲得表彰。習近平宣布中國脫貧攻堅取得全面勝利。

習近平發表講話說,擺脫貧困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重要內容。他說:“9899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12.8萬個貧困村全部出列,區域性整體貧困得到解決,完成了消除絕對貧困的艱鉅任務。十八大以來,平均每年1000多萬人脫貧,相當於一個中等國家的人口脫貧。貧困人口收入水平顯著提高,全部實現'兩不愁三保障'。脫貧群眾不愁吃、不愁穿,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有保障,飲水安全也都有了保障。”

習近平還表示,脫貧攻堅的全面勝利標誌著實現共同富裕的道路上邁出堅實的一大步,但仍要解決發展不平衡等問題。

基礎不穩扶貧難鞏固

關注中國扶貧發展的成都維權人士黃曉敏向美國之音表示,基礎不穩是延續扶貧成果的最大障礙。

黃曉敏說:“因為很多政府官員一年以內要拿出三分之一的時間,一對一的幫助, 還是由政府官員靠政府文件,指定某某某官員,幫過某某某村民,實現年收入多少,生活水平改善到什麼程度,現在是靠一對一的定點跟踪援助。現在已有發生自然災害導致生活質量又下降了。”

黃曉敏以四川蓬安縣一個鎮為例。根據他掌握的信息,當地不少居民表面上享有社保和醫保, 但實際上是幾個人分享一個指標,而且未必能及時發放。

黃曉敏說:“河舒鎮低收入的一家想做一個低保指標,平均下來一個月的生活費也就三四百,平攤到每個人也就是八十塊錢,肯定達不到小康的標準,但是在政府的行政壓力下,你不簽名就拿不到錢,肯定是摻有水分的。”

身在澳大利亞的中國金融學者司令接受美國之音採訪。他相信,舉行表彰大會是為了給習近平長期執政造勢。

司令說:“習近平在這個大會上講話,特別強調的是,整個脫貧攻堅的出發點是要把共同富裕作為基本要求,突出這一點,是要符合他政治上向左轉,而經濟上回歸內循環,或者說,向計劃經濟還有國有經濟獨大。政府占主導或者國有經濟壟斷地位更加突出的這樣一個總體角色。其實扶貧攻堅是服務於習近平未來長期掌權,打下政治和經濟雙重基礎。”

官媒以史詩畫卷形容扶貧戰

近期中國官媒接連為以習近平為首的扶貧攻堅,發動宣傳攻勢,人民日報週二發表了題為“總書記和鄉親們的脫貧故事”的報導文章,而新華社同一天也發出了萬字通訊,匯集多個扶貧代表性人物和故事,形容扶貧是“展開了中國反貧困的史詩畫卷”。

司令說:“新華社的通稿明顯是在強調,脫貧攻堅取得最大成果,或者說,脫貧攻堅在消除絕對貧困方面,最大進展和最快的時期是在十八大之後,這變相是突出了習近平神話地位的政治安排。習近平高調宣布中國已經取得脫貧攻堅的全面勝利,等同以後如果有人說, 自己在中國仍然沒有脫貧的話,就有可能被當成是詆毀或妄議中央。”

習近平是在2015年制定為期5年的脫貧計劃,確立到2020年中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的目標。 2017年,中共十九大把精準扶貧作為“三大攻堅戰”之一,進行全面部署。有分析認為,脫貧攻堅關係到中共制定的兩個百年目標,除了是中國全面小康的重要部分,也是接下來中國農業農村現代化的前提。

雖然全國脫貧工作被形容為取得全面勝利,但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對美國之音表示,誰是中國脫離貧困的最大功臣,外界心裡有數。

夏明說:“因為習近平要抓核心的扶貧工作, 當然下面的各級領導,宣傳的干部,拼命的要去貼金,其實提到扶貧,誰的貢獻最大,當然是鄧小平。”

他說,很明顯的是,這場大會真正要表揚的並非扶貧攻堅本身。

學者扶貧是習近平亮點

夏明說:“我們如果說中國過去四十年的發展,習近平在過去八年接手的話,當然鄧小平還是第一位的,但是今天中國面對各種個人崇拜,包括習近平想捧毛澤東,貶鄧小平,他想與毛澤東並肩站在一起。”

原清華大學政治系講師吳強向美國之音表示,新冠肺炎疫情使中國在國際社會中陷入孤立,而“一帶一路”項目也前景未明,也因此,習近平看重扶貧是可以理解的。

吳強說:“從華國鋒(誕辰)一百週年紀念,扶貧慶祝表彰大會,以及下月召開兩會,都是為了習的二十大做準備,累積個人魅力。脫貧應該是他過去八年在內政方面所做的主要的事情。其他方面基本上乏善足陳。在扶貧上,他以社會工程的方式,動用全部的行政資源,調動中國現有的市場經濟力量,特別是國有企業的力量來支持,應該是他過去九年施政唯一的一個亮點。”

吳強認為,不能單純從經濟民生角度看待脫貧攻堅。

吳強說:“在市場經濟當中,中國的貧富分化卻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中國的基尼係數幾乎是世界最高水平。習的大力度扶貧實際上是為了政治安全以及維穩的需要。習的這種大張旗鼓的表彰,其實也是向黨的其他幹部表明,他有能力透過扶貧解決心腹大患,解決潛在的對黨的衝擊的問題。”

XS
SM
MD
LG